现实中,人只要一成群,成为群众,便很容易受他人追求私利的甜言蜜语哄骗。

——坤鹏论

坤鹏论:什么是修辞学?(下)-坤鹏论

一、修辞学发展简史——西塞罗和《论演说家》

在我的眼中,当他(柏拉图)对他们表示一连串的蔑视时,他绝对像个演说家。

——西塞罗

这句话用的是修辞学的“夸饰”手法,讽刺柏拉图蔑视演说家的时候,却忘记自己其实正在像着他所蔑视的人的样子。

用咱们的俗话说就是,乌鸦落在猪身上,看不到自己黑;人不知己过,马不知脸长,驴不知自丑,牛不知角弯,猴不嫌脸瘦。

当罗马帝国征服希腊后,修辞学得到了蓬勃发展。

古罗马人在接纳了古希腊人修辞学要素的同时也做出了大量扩展。

与古希腊智者派过于强调逻辑推理不同,古罗马演说家和作家更多依赖于丰富的文体、内联的故事以及令人信服的隐喻来增强说服力。

古罗马时期,修辞学领域继亚里士多德后首屈一指的大师当属西塞罗。

他天才般地在修辞学中将文学艺术表达方式与政治宣扬手段完美地统一到了一起,在共和末期那样特殊的社会背景下,将修辞学推上了新的发展巅峰。

后人认为,他的修辞学实践水平和理论水平都达到了当时的最高境界。

西塞罗的全名是马尔库斯·图利乌斯·西塞罗,生于公元前106年1月3日,卒于公元前43年12月7日。

他被誉为古罗马著名政治家、哲人、演说家和法学家。

西塞罗青年时期就投身法律和政治。

后来因为善于雄辩而成为罗马政治舞台的显要人物——曾担任过罗马共和国的执政官。

正是通过他,一直存在的“哲学与修辞学之争”才得以暂时的平稳化解。

也正是他,一举奠定了作为普遍文化形式的修辞学最终享有的地位。

西塞罗一生中写了不少关于修辞学的著作,包括如何创新、如何演讲以及如何寻找话题等。

这些著作直到文艺复兴之前,一直为学校采用。

特别是《论演说家》,是他创作过的各种修辞学论著中最长、最详尽的著作,从抽象的说服理论到最富技巧的措辞和发音的细微之处,一应俱全。

该书与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并称修辞学最重要的两部著作。

西塞罗认为,一个人如果要想拥有强大的说服力就必须具备多方面的知识,比如:历史、政治、文学、艺术、道德、法律和医学等,只有这样,他才能给任何听众演讲。

“至少根据我的意见,除非一个人获得了与所有重要之事和重要技艺有关的知识,否定他不能成为饱受各种赞誉的演说家……如果主题事实不被演说家觉知和理解,那么他的演说的措辞就有点琐碎、几近幼稚了。”

西塞罗勾勒出了理想演说家的形象——由于全知,所以完美(至少是在有关事务上)。

有专家认为,这更像是为了专门回应《高尔吉亚篇》中苏格拉底的论证:无知的演说者只能感染同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