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在生活中,为了打败敌人,必须了解敌人,在医学中尤其如此。

——坤鹏论

坤鹏论:战胜恐惧=定义恐惧 看完这篇你肯定就安心地呆在家里了-坤鹏论

谁也没想到新型冠状病毒会成为2020年第一只飞临的黑天鹅。

遥想2019年以来,N多的专家、学者众说纷纭着各种可能的黑天鹅,但无一说中。

所以,这再次证明了,预测彻头彻尾就是个完全不靠谱的事情。

坤鹏论曾讲过,战胜恐惧=定义恐惧,用实际行动去衡量和定义恐惧。

就像在生活中,为了打败敌人,必须了解敌人,在医学中尤其如此。

这就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教诲: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所以,坤鹏论宅在家不给国家添麻烦期间,也认真地学习了关于病毒的基础知识。

一、精彩的科普视频和图书

网上流传着不少版本的病毒普及视频,坤鹏论认为讲得最好的之一是李永乐老师。

1000%墙裂推荐大家一看要看,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李永乐老师讲新冠病毒

另外,还有一部国外纪录片也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两相对照,李老师的讲解更加简洁,而纪录片更详尽,画面感更强。

还有一本非常非常著名的书叫《病毒来袭》值得推荐。

坤鹏论:战胜恐惧=定义恐惧 看完这篇你肯定就安心地呆在家里了-坤鹏论

它从物种进化的角度整体观测人类与病毒的关系,非常精彩,属于科普类图书,虽然要读很久,但读起来真不累,坤鹏论觉得挺好看。

另外,坤鹏论还特别推荐《我们为什么生病》这本书,它在豆瓣的评价相当高,超过《病毒来袭》。

同样也是一本基于进化论的科学普及名著,且比较颠覆我们的健康常识。

坤鹏论:战胜恐惧=定义恐惧 看完这篇你肯定就安心地呆在家里了-坤鹏论

二、《枪炮、病菌与钢铁》怎么说

《病毒来袭》被称为“继《枪炮、病菌与钢铁》之后最引人关注的疾病社会史新锐之作!”

两本书的相同之处是同源——物种进化,但是,前者专精病毒,后者相当于一部最近13000年的人类简史。

之前坤鹏论曾在《每天工作8小时太辛苦 这事只能怨咱的祖先!》分享过《枪炮、病菌与钢铁》这本连芒格都推荐的经典,而更流行的《人类简史》也算是脱胎于它。

写完那篇文章后,有网友留言探讨说,部落生存的人类肯定比靠伺候农作物的人类猛呀,怎么可能输给农民呢!

确实,在1V1的战斗中,赤手空拳的农民很可能并不是狩猎采集者的对手。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作者贾雷德·戴蒙德对这个问题怎么说呢?

正好赶上这个时机,坤鹏论再补充介绍一下该书作者的说法。

第一,农民有集体的力量,粮食生产所能养活更稠密的人口。

10个赤手空拳的农民一顿围殴,肯定会让一个赤手空拳的狩猎采集者跪地求饶。

第二,农民拥有更好的武器和盔甲,而且还有更有效的战斗技术和策略。

第三,农民有集中统一的政府,这种政府里有更懂得如何去发动征服战争、有文化修养的杰出人物。

第四,农民往往会呼出更可怕的病菌。

前面三个该书作者都有分别讨论,但和今天的主题不太相关,坤鹏论主要讲讲病菌这一部分。

《枪炮、病菌与钢铁》将这一章节的名称叫作:“牲畜的致命礼物”。

坤鹏论:战胜恐惧=定义恐惧 看完这篇你肯定就安心地呆在家里了-坤鹏论

三、近代史主要的人类杀手都来自动物

它们是最精明的杀手。

再高明的人类杀手都难以与其相提并论。

它们的手段极其凶狠又极其隐蔽。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

它们是最低调的阴谋家,参与过王朝的覆灭,参与过殖民地的掠夺。

而那些被覆灭的和被杀戮的,甚至可能不知道它们曾经来过。

它们曾几度横扫欧洲,所过之处,市镇袅无人烟,红颜化为枯骨。

整个近代史,人类的主要杀手是天花、流行性感冒、肺结核、疟疾、瘟疫、麻疹和霍乱。

而它们都是从动物疾病演化而来的传染病。

不管是战争,还是征服新大陆,病菌都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远远比那些所谓的大人物们重要得多。

这一点坤鹏论后面会细讲。

令人奇怪的是,如今引起我们人类流行疾病的大多数病菌却只限于在人类中流行。

四、病菌也是生命

我们住在一个布满病菌的星球上。

大多数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都与我们和平共处,也有一小部分会引起致命的流行病。

随着人类的进化,人们学会了狩猎,开始驯养动物,同时拥有了大规模的城市、固定社区。

这些让病菌与人类的联系更加密切,为病毒风暴的酝酿创造了条件。

首先,让我们放下偏见,换位思考,从病菌的角度来考虑疾病的问题。

病菌和我们一样,都是自然选择的产物。

它们演化的目的为什么是使人类生病呢?

为什么其他大多数生物物种却不会使我们生病。

病菌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使我们生病,想想艾滋病、麻风、狂犬病以及这次的新冠肺炎……

而且,它们这样做会得到什么样的演化利益呢?

其中最令人费解的是,病菌会杀死了它的宿主,这不就等于也杀死了它自己吗?!

1.病菌的演化没什么两样

从根本上讲,病菌的演化和其他物种没有什么两样。

演化所青睐的都是那些——在繁殖后代和帮助后代向适于生存的地方传播方面最有效的个体。

从数学上讲,就是:

第一,单个原发病人传染的新的受害者的数目,它的大小取决于传染性持续时间的长短。

第二,这种病菌从一个受害者转移到下一个受害者的效率高低。

人类在进化,病菌一样没闲着,它也在不断演化,并且已经演化出各种不同的方式,比如:如何从一个人传播给另一个人,以及如何从动物传播给人。

结果,传播能力强的病菌繁殖的后代更多,结果就会得到自然选择的偏爱。

2.使我们生病是病菌的传播策略

我们所得疾病的许多症状,实际不过是某种非常聪明的病菌在改变我们的身体或行为,使我们主动帮助它们更高效地进行传播。

所以,从病菌的角度讲,我们人类的疾病症状是它们传播的方式而已。

在传播方式上,病菌最不费力的一种就是,等待被动地传染给下一个受害者。

有的病菌等待一个宿主被下一个宿主吃掉。

比如:沙门氏菌就是因为我们吃了已被感染的蛋或肉而感染上的。

引起线虫肉芽病的寄生虫则是喜欢吃寿司的日本人和美国人,因为吃了生鱼片而有时感染上的。

有些病菌不是等到旧宿主死后被吃掉,而是在昆虫的唾液中搭便车。

就像蚊子、跳蚤、虱子、苍蝇等,当这些昆虫在“叮咬”了病菌原来的宿主,病菌就会藏身于它们的唾液,并在新宿主被“叮咬”时进入其身体。

还有一些病菌则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办。

它们改变宿主的结构和习惯,来加速自己的传播。

比如:天花造成皮肤损伤;

流感和普通感冒以及百日咳病菌,它们诱使受害者咳嗽或是打喷嚏,把一群病菌向未来的新宿主喷射出去;

霍乱病菌促进受害者大量腹泻,把病菌送入潜在的新受害者饮用的水源。

这次的新冠病菌则会引发人们咳嗽、呕吐、腹泻等症状,甚至更狡猾的是,它会让宿主在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典型症状。

改变宿主行为方面,最厉害的还是狂犬病病菌,它不但进入了受到感染的狗的唾液中,而且还驱使这只狗疯狂地乱咬,从而使许多新的受害者感染。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腹泻、咳嗽、流鼻涕都是症状,但从病菌的观点看,这些都是它们传播的演化策略。

以上就解释了为什么使我们生病符合病菌的利益。

3.使宿主死亡只是病菌的无心结果

从病菌的角度看,它们并不想演化出杀死宿主这种自掘坟墓的策略,只是它们为了提高自身传播效率,玩命促进宿主的症状加重,却没有考虑到宿主体质是否受得到了,算是无心的附加结果。

就像一个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的霍乱病人,最后可能因为每天拉稀几加仑而送命。

但是,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只要这个病人活着,霍乱病菌就会由于大量传播进到下一个受害者的饮用水源,而得到好处。

如果每个受害者平均感染一个以上的新的受害者,即使第一个宿主碰巧死了,霍乱病菌仍然会传播开去。

坤鹏论:战胜恐惧=定义恐惧 看完这篇你肯定就安心地呆在家里了-坤鹏论

四、我们和病菌的斗争

1.人类对病菌的抵抗

人们受病菌感染后的一个普遍反应是发烧。

这不是病菌自主引发的症状,而是我们的自救反应。

体温的调节是受到基因控制的。

有些病菌对热的反应比我们的身体更敏感。

所以提高体温,实际就是要在烤死我们自己之前把病菌先烤死。

生理学家马特·克鲁格认为,发热是一种针对感染的防御性适应,在整个动物界已经存在了亿万年之久。

他还认为,用药物控制发热,有时反而会使病情加重,甚至致命。

不仅是人,兔子在感染后会自行发热,一旦被退热药阻断,很容易死去。

就连冷血的蜥蜴在被感染后,也会选择一个温暖的地方使体温升高一些,大约2℃左右。

二十世纪之初,居利士·瓦格纳·焦内格发现,有些梅毒患者在得了疟疾后,病情会有所好转,而且疟疾高发地区梅毒也比较少见。

于是,他大胆地让上千名梅毒患者感染疟疾,这种发热治疗法达到了30%的缓解率(当时梅毒自然缓解率不到1%)。

这一重大成果,使他获得了1927年的生理医学诺贝尔奖。

人体的另一个普遍反应是免疫系统大动员。

白细胞和其他细胞会积极地搜索出并杀死外来病菌。

并且,在这个抵抗过程中,人体会产生对有些受感病菌的特定抗体,使得我们痊愈后不大可能再次感染。

不过,对于流感和普通感冒,我们对它们的抵抗力只是暂时的。

所以,即使今年得了,明年,甚至下个月,你依然可能会得。

但是,对于其他一些疾病,比如:麻疹、流行性腮腺炎、风疹、百日咳、天花等,人们一次感染就会激发出抗体,终生免疫。

这就是疫苗的原理——给我们接种一种已死的或变弱了的菌株,促使我们的抗体产生,而不必真的去生病。

2.病菌的不屈服

病菌和人类斗争的历史悠久绵长,病菌一直不曾屈服过。

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它们中有些甚至学会了通过改变人类抗体能认出来的某些分子结构(所谓的抗原),从而使得我们上当。

最典型的就是流感,它通过不断的演化和改造,产生了不同的抗原。

这就是为什么流感几乎年年有不同,人们年年都中招。

最难抓住的是艾滋病,它甚至在一个病人的体内也能演化出新的抗原,从而破坏了这个病人的免疫系统。

可以说,我们和病菌将一直共存下去,一直斗争下去。

病菌演化的结果是以人类体内的养料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