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运气令人羡慕,而战胜厄运则更令人惊叹。

——培根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自从专心钻研股票以来,越来越发现投资的工夫在诗外,甚至还要不断颠覆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观念,比如:二元论思维;比如:复杂性科学;还比如:运气等。

小时候我们就被教导努力最重要,运气这事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运气不过就是情况与情况的结合 。

还有人告诉我们,运气是强者的谦词,命运是弱者的借口,浅薄的人相信运气或境遇,坚强的人相信起因和结果。

但是,在生活起起伏伏磨练中,你会发现,有些不可解释的结果,兜兜转转只能用运气来解释。

一、概率的法则并不排除运气的作用

概率论告诉我们,股票投资这事,你只有承认运气的存在,才算一只脚踏进了成熟投资者俱乐部的门槛。

甚至我们大部分的人生决策都涉及隐藏信息,而且受到运气的影响更大。

就像掷硬币,出现正面和反面的概率均为50%。

但是,即使知道50%的概率,在下一次抛硬币时,我们还是无法预测到底是正面还是反面朝上。

可能连续10次都是正面向上,也可能一次都没有。

还记得坤鹏论在《上市公司造假 统计学告诉你怎么破!》讲过的那个故事吗?

在这里大致重温一下。

美国一位大学教授每年在开始教统计学前,都要求班上每个学生假装随便扔20次硬币,并把想象的结果写在一张纸上,用X和O分别代表硬币的正面和反面。

同时,他还会指定一名学生必须真的扔硬币,而且照实记下结果。

在学生做这项功课时,教授会暂时离开,等学生都完成后再到教室。

接下来,他要从所有提交上来的纸张中挑出那个真正扔硬币记录的结果。

结果,多年过去了,教授从未失手,每次都能指认无误。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是因为真正扔硬币的结果,几乎都会包含有最长的连续正面或反面组合,比如:

OXXXXXOXOOXOOXOOXOOX

而想像的结果通常是这个样子的:

XXOXOOOXOOXOXXOOXXOO

但是,我们普通人都会低估连续丢出好几个正面或反面的运气,所以才不会写出一长串相同的组合。

概率的法则并不排除运气的作用。

在概率论体系,运气可解释为独立的随机事件。

独立,意味着有些运气A与运气B之间可能没有任何关联,不会因为运气A是坏的,运气B就能成为好运,也就是说,运气不能预测。

随机,意味着没有规律,古人为了能活下去,擅于从琐碎生活中总结规律和经验,然而有的事情就自然发生了,并没有规律。

所以,运气这样独立的随机事件,具有不可预测,没有规律的特性。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二、历史和英雄的运气

世界充满了运气和偶然。

我们甚至要庆幸自己能够存在于这个世界,因为我们绝对是亿万个竞争者中的幸运儿。

而我们所走过的历史也要感谢运气,因为它也不过是无数种可能与岔路中的一个。

想想坤鹏论曾介绍过的复杂性科学,你就会发现,古老而悠久的历史先生在其成长过程中不断遭遇湍流、混沌、蝴蝶效应、涌现……

许许多多的大事件,完全是由一些偶然的、微不足道的事决定的。

自古以来,人总想着改变世界,改变别人,特别是君王皇帝们。

结果却发现,历史不过是世界身上那条无关紧要的盲肠,是人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之后创造出来的一种自大的可笑的一种宣言。

每一个节点上,都会有无数种可能,所以才会有那句“天要亡我,非战之罪”的废话。

很可笑吧,人只有到了绝境才会想起这个世界并不由他来掌握,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叫:运气……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之前,坤鹏论看到过一个关于拿破仑为何兵败滑铁卢的野史,内容相当野!

据说,拿破仑在滑铁卢大战之前,因为健康问题,连马都骑不了了,而且一种病症让他痛苦万状,直接影响了他用正常的思维来指挥作战。

啥病?

野史说,痔疮!

在战争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拿破仑住在一间农舍里。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了,但是他的将军们却发现皇帝陛下陷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中,痛苦地埋着头,用手肘支撑着脸庞。

此时的拿破仑患有十分严重的痔疮,长期坐在马鞍等硬的东西上让病情迅速恶化患上了“直肠垂脱”,与此同时还有很严重的“膀胱炎”。

在长期的“难以启齿”的疾病的折磨下,拿破仑每天难以入眠,甚至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

换句话说,以当时的身体健康情况,他根本不具备指挥一场大型战役的能力。

最终,滑铁卢之战兵败痔疮,让为人傲慢,并没有耀眼才华的威灵顿捡了大便宜,终结了拿破仑的统治,将其拉下了神坛,一举成为了全欧洲的英雄。

如果这个野史是真的,威灵顿可算是运气爆棚。

当然,正史从来不屑运气,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胜利者要的是自己胜利的必然,绝对不能偶然,于是许多本来应该是正史的正史变成了野史。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曾写过一本叫《未曾发生的历史》的书,他让偶然性在历史进程中翩翩起舞,设想了一系列人类在某些重大时刻可能进入的历史分叉小径,比如没有克伦威尔的英国,独立战争遭到镇压的美国和爱尔兰,二战中向德国投降的英国以及最终被法西斯全盘纳入统治范围的欧洲等。

《随机致富的傻瓜》、《黑天鹅》、《反脆弱》等著作的作者纳西姆·塔勒布曾说过:我们经历的现实只是所有可能出现的随机历史中的一个,我们却误将它当做最具代表性的,忘了还有其他可能性。

综观人类书写的历史,似乎总有英雄在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不是开天辟地,就是力挽狂澜,其实这是人们最常见的逻辑谬误——幸存者偏差在作怪。

也就是在成功的基础去臆想成功的原因,典型的后见之明,在中国还有个俗语大意也指的是这类事情——事后诸葛亮。

简言之,幸存者偏差是指“表现最好的最容易被看到”。

为什么?

因为输家并没有现身。

比如:基金行业总是悄悄剔除输家来获取人们的掌声与喝彩,因为他们在统计数据时,从来不会把已经退市的基金计算在内。

这种问题被称为“沉默的数据”、“死人不会说话”。

三、靠运气猴子也能成为伟大的经济预言家

可以说,历史记录并不是对未来事件良好的指示仪,因为运气常常发挥作用。

让我们看看1000只猴子如何诞生了神准的预言家。

假设房间里有1000只猴子,每只猴子都在试着预测利率的方向(或上或下)。

10次预测后,有一只猴子在预测利率变化方面的记录堪称完美。

它被视为天才和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即使这只是运气使然。

其实,只要有足够庞大的预测师队伍,在这种运气参与的预测过程中,终会有一个人能够预测正确所有利率变化,成为媒体纷纷追逐的对象和众星捧月的英雄。

有时候我们只看到表现耀眼者。

部分原因是因为胜利者总有炫耀的天性(1只猴子),而失败者(999 只猴子)却很安静。

如果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中出现胜利者,我们不必为此感到惊讶,就像在10000只猴子中发现10个天才一样。

在衡量表现时,我们必须同时考虑到成功的人数(1只猴子)和失败的人数(999个猴子),还有参照群体的总数(1000只猴子)。

在这种与运气相关的事件中,参与人数越多,优异者的表现越有可能是运气和机会在帮忙。

因为,只要发生的概率足够高,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就像在火星、石头、云彩,甚至昆虫的身体上也能看到人脸,这并不神奇。

只要有足够数量的石头、云彩和昆虫,早晚我们会发现它们中的一个与人脸、甚至与某一人的脸型相似。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四、炒股其实都是在碰运气

有人研究了美国股市50多年的数据后发现,对于大多数基金管理者来说,选择股票更像是全靠运气的掷骰子,而不是玩扑克牌。

任何一年中,往往每三只对冲基金中至少有两只的表现要比整个市场的整体表现差。

更重要的是,对冲基金收益的年度相关系数非常小,也就是比零稍高那么一点点。

每年成功的基金差不多都是靠运气,或者说他们骰子掷得好。

甚至有专家这样认为,几乎所有炒股的人,不管他们对股票是否了解(其实很少人了解股票),都在玩碰运气的游戏,交易者的主观经验只不过是他们在很不确定的情况下作出的看似明智的猜测而已,然后在高效率的市场中,明智的猜测比瞎猜也准不了多少。

而这里的所有投资者,不仅包括你我这样的小散,也包括那些著名基金的著名基金经理,从过去到现在,无一幸免。

先锋基金公司的约翰·博格尔对于如何评价彼得·林奇的成绩时,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很难说清,在这段时期成功的投资方式在另一时期并不一定管用。统计表明,需要花70年的时间来追踪一个投资经理人的业绩才能判定他的成功是归因于他的天分还是纯粹的运气。”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巴菲特从事投资60多年(他22岁开始投资,1957年27岁时,成立非约束性的巴菲特投资俱乐部,算是正式踏进专业投资的大门),也尚未满70年,从严格意义上讲,同样无法定论他成神是天分还是运气。

他自己在2019年致股东信中再次表示,回顾自己的投资历史,他和芒格高兴地承认,伯克希尔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幸运地搭了美国经济的顺风车(即“美国顺风”)。

巴菲特在其“我为什么捐掉99%的财富”的演讲中说道:“我的财富还要拜以下三点所赐:生在美国,一点幸运基因,以及广泛的兴趣。我和我的孩子都有幸赢得了‘卵巢彩票’。”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夯实了前面炒股凭运气的说法。

五、科学要感恩运气

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都承认:知识往往是在偶然的科学研究中所产生的。

然而,科学家们年复一年地花费大量资金研究各种试验,付出巨大心血和时间,但研究结果和成效总是收效甚微。

如今,在美国有3300万各种各样的技术专利,其中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走出实验室进入市场,而这些进入市场的技术当中,又有80%会失败。

可以说,科技的创新似乎总是在突然之间产生,而最有可能发展为新技术的通常都没有实现。

这是因为,技术进步之路充满着不确定性,并受到未知事物、僵局和死胡同的阻碍,只有偶尔的意外运气才使它变得明朗起来。

2012年有媒体刊载文章称,除了2006年授予发现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各向异性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外,其他天文学研究获得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最初研究目的和最后获奖的天文发明明显不一样,大部分没有关系,甚至完全相反。

该文章称,“也就是说大部分重大天文观测成果的获得,看起来靠的是偶然和运气。”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甚至从历史的角度观察,人类发展出科学技术是一件相当偶然的事,并且科学技术并不是必然会发展出来的,其实人类差一点发展不出科学技术。

像美洲,独立发展了很久,在没有被发现之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能发展出科学技术。

印度也有非常悠久的文明,文化精深而复杂。

但是,它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可以发展出科学技术。

有人断言,假如让印度独立发展1000年也发展不现代科学技术。

源于古希腊的逻辑学,源于工业革命时期的蒸气机,使得科学得以诞生。

其实,就是在科学的发源地——欧洲,相当多的时间里,从事科学技术的人也是非常非主流,社会的主流是无知的贵族、教士。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曾讲过,如今的汽车也要感谢运气,因为20世纪初,蒸汽机在技术上和应用上都占着优势,汽油发动机难以望其项背,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但是,1914年,北美突然爆发了一场口蹄疫,导致了汽油发动机技术的广泛应用。

其原因是蒸汽机车每行驶30英里~40英里就要加一次水,车站上供马饮水的木槽是蒸汽机车加水的唯一设施,那场口蹄疫使马的数量锐减,饮水槽成为了多余的设施,纷纷被拆除,蒸汽机车一时间找不到加水的地方,效率大减,从此被汽油发动机取而代之。

而如今强大的微软,也靠的是运气起家。

1980年,IBM为了加速其第一代个人电脑进入市场的速度,决定使用微软的DOS操作系统,而该系统恰恰是微软碰巧刚花了5万美元从西雅图计算机公司购得。

据比尔·盖茨回忆说:“和IBM交易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因为在我正式给IBM提供Q-DOS(MS-DOS的前身)的使用许可后,有48小时的时间,而我在当时并没有真的拥有DOS。”

后来,《微软之路》作者兰德尔·斯特罗斯把这笔交易称为“走红运”。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六、伟大的公司和CEO也离不了运气

曾经有本特别著名的图书叫《基业长青》,它包含了18组相互竞争的公司的全部情况分析,每组中都有一家公司比另一家更为成功,这些对比数据包含对企业文化、经营策略和管理措施等众多方面的评估,两位作者在书中宣称:“我们认为世界每一位执行总裁、经理和企业家都应该读读这本书,读过之后你就能建造一家梦想的公司。”

但是,就在这本书出版一段时间后,其中优劣分明的两类公司在效益和股票收益等方面的差距几乎趋近于零。

还有一本叫《追求卓越》的畅销书,作者通过访问美国62家大公司,从而总结出了优秀公司的八大特征。

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其中提到的公司的平均盈利额大幅下降。

坤鹏论:炒股其实都是碰运气-自媒体|坤鹏论

《财富》杂志曾经做过一项关于“最受推崇的公司”的调查,调查发现,在过去20年里,评级最差的公司比最受推崇的公司的股票收益更高。

你可能会试图用因果关系来解释这些观察到的结果,也许成功的公司变得自满了,不怎么成功的公司则更努力,但是,这么想是错的。

因为,最初的差距大都是因为运气所致,是运气使顶尖公司成功,使其他公司落后。

但是,大部分人很难接受这样的说话,更不会认同运气的决定性力量。

瑞士一所商学院的教授菲利普·罗森茨威格曾写过一本书——《光环效应》,他在书中表明,有两种类型的商业图书很受欢迎,能够满足人们对虚幻确定性的渴求。

这两种类型分别是:描写特别的个人和著名企业成功与失败的历史;分析成功与比较成功企业之间的区别。

他总结道:成功和失败的故事常会夸大领导风格和管理措施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因此这些故事基本上都没什么用,因为运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人们总是以成败论英雄,一个企业CEO,前一年他带领公司风生水起,因为光环效应的影响,人们啧啧称赞,左看右看千般好,放个屁都是香的,但一年后,同样的CEO,公司却干啥啥不成,于是他很快就成了人们眼中的垃圾,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不行。

今天,坤鹏论介绍了运气这个神奇的存在,并不是要全盘否认必然性,更不是否定努力、积累、坚持等品质强大的复利效用。

坤鹏论一直坚信,人可以一时走运,但绝对不可能一辈子都鸿运当头。

正如洛克菲勒更是对自己的孩子所说的:“一个人不可能靠着运气而成功,而是要付出努力的代价。”

只是,在投资中我们逃不过运气,在生活和工作中一样无法避免,所以,勇敢地承认运气,你的人生会更加洒脱与谦和,起码不会臭不要脸地在牛市把运气当成自己的技能,以为自己是股神。。

最后,把海明威的一句话送给大家:“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日子。走运当然是好的,不过我情愿做到分毫不差。这样,运气来的时候,你就有所准备了。”

明天,坤鹏论会继续这个话题,和老铁们讨论如何在生活和投资中正确对待运气。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创始人为: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6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8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20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