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少的实践,让我们变得越来越缺乏真正的知识——经验。

——坤鹏论

坤鹏论:人类的教授教鸟儿如何飞翔!-自媒体|坤鹏论

前面的文章讲了人类的两种知识,一个是实践出真知,一个是学校里学会的东西。

本来人类一直靠着前者进步到现在,结果当今的知识型社会却主要被后者所统治。

为什么人们会接受和认同第二种知识呢?

今天就来讲讲塔勒布对此的分析以及坤鹏论的思考。

一、人类的教授教鸟类如何飞翔

为什么人们会接受和认同第二种知识?

这就牵扯到了副现象。

有句名言“学生很聪明,受称赞的却是老师。”

它是对此的最好诠释,让我们一步一步进行分析。

塔勒布举了个例子,一群哈佛的鸟类学教授给鸟类上课,教它们如何飞翔。

他们满口专业术语,写了很多数学方程式,揭示飞翔和羽翼扇动技术。

课上完了,窗户一开,鸟儿果然扑棱棱地全都飞了出去。

这些教授兴奋至极,赶紧著书立说,鸟儿是听了他们的课才学会飞的。

其中的逻辑关系如下:

数学→鸟类飞翔和羽翼扇动技术→(忘恩负义的)鸟类会飞了

如果你不知道鸟为何物,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无可辩驳的因果关系推论。

他们由此得到社会的尊重,还获得了政府为其贡献所拨的研究经费。

在讲幸存者偏见时,坤鹏论提到过沉默的证据。

也就是,当我们盛赞英雄时,很少想过去问问沉默的失败者或者无法说话的参与者。

那些听课的鸟儿也是课堂的主角,更是飞翔的唯一主角。

但是,它们写不出人类的论文和书籍。

因为它们只是鸟类,无法说人话,所以我们也拿不到它们的证词。

这些教授不断向一代又一代的人类推广他们的理论。

渐渐地,没有人讨论鸟类不需要这种课程也能飞行的可能性。

也没有人去现实中观察,有多少鸟在飞行时并不需要这些“伟大”科学家的帮助。

可能你觉得上面这就是个笑话,瞎编乱造。

但是,如果我们把鸟换成人类呢?

说人类之所以会做事,是因为上过学,是老师、学者授课的结果,你还会觉得有问题吗?

但是,实际生活中,有多少事是经济学家教会我们的?

企业家之所以成为企业家,都是因为事先有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教的吗?

如果经济学家的理论真有用,世界早就应该没有经济危机了。

经济是劳动人民、企业家干出来的。

但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经济学家却可以纸上谈兵地为国家经济出谋划策!

这不禁又让坤鹏论想起了第8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监守自盗》。

它讲的是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

《监守自盗》中分析称,该危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冷战后,大批物理学家、数学家进军华尔街。

也就是他们,这些在金融领域运用数学模型进行量化分析的金融工程师们,制造出来了不同以往的金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金融衍生品。

通过这些衍生金融产品,银行家几乎可以买卖一切,他们可以下注于油价涨跌、公司破产,甚至是天气。

所以,也就有了那句名言:真正的工程师造桥,金融工程师造梦,一旦变成恶梦,其他人帮他买单。

而塔勒布在书中一再批判的脆弱性推手格林斯潘,恰恰就是经济学家出身。

坤鹏论:人类的教授教鸟儿如何飞翔!-自媒体|坤鹏论

二、什么是副现象?

给鸟类开设飞行课,就属于一种被称为副现象的因果错觉。

比如:当你站在船上的驾驶台里,面前放着一个大罗盘时,你很容易形成一种印象,以为罗盘在指引船只行进的方向,而不仅仅是反映船只前进的方向。

还有,我们看到富裕和发达国家的学术研究水平很高,于是不加批判地认为,研究能创造财富。

再有,我们看到富裕和发达国家的教育水平很高,同样也会不加批判地认为,教育能够创造财富、促进经济增长。

但是,经济学家兰特·普里切特表示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提高教育的整体水平就能够提高国家的收入水平。

英国女经济学家兼作家艾莉森·伍尔夫,她通过观察埃及等国家的情况,发现教育水平的巨大飞跃并没有转化为受人瞩目的GDP增长。

“投资教育就能促进经济增长——根本不存在。此外,教育部门越大越复杂,并且与生产力之间的关系也越不明显。”

当然,把这个结论倒过来却是成立的、是真的,也就是财富和经济增长会提高教育水平。

为什么我们总觉得理论指导实践,并且认可先有理论才有实践呢?

如果生活是向前的,记忆则是往后的。

越来越少的实践,让我们变得越来越缺乏经验。

如果让毫无经验的我们站在今天的时点回顾过去,往往就会在因果关系上产生错觉。

穿越小说一直是特别流行的意淫类文学作品,个个回到过去的男主女主似乎都会成为那个时代的主宰。

但是,《枪炮、病菌与钢铁》的作者贾雷德·戴蒙德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就算是现在,把你扔到原始丛林,你和人家现存部落里面的小朋友比,在许多方面差得太远太远,能不能活过一天,都是个严肃的问题。

坤鹏论:人类的教授教鸟儿如何飞翔!-自媒体|坤鹏论

叔本华观察到,书籍会加剧这种效应。

我们一直这样认为:只有先读书,才会有想法。

但是,我们却不曾想过,或许应该反过来才对。

也就是,其实是人们读书,更多是努力寻找支持其想法的书籍来看。

这就是坤鹏论以前讲过的验证性偏见,为了证明自己,然后才会拼命去寻找,能够验证或是符合自己想法的文章、图书、名言警句等。

就像投资者持有一只股票后,会不由自主地不断寻找证明它很好的证据。

网上论坛为什么一直经久不衰的火爆?

就是因为里面更容易找到与你想法相似的人,你们相互提供验证,都会心满意足。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陷入这样的误区,慢慢变成一只井底之蛙,就是要让自己尽可能多地涉猎和实践不同领域的知识。

现实中,还有一种典型的副现象,也就是当你看到A的时候通常都会看到B,你很可能认为,是A引起了B,或B导致了A。

我们的媒体往往都是这种思路的最常使用者。

我们不会认为男人大多数留短头发,就认为头发的长度决定性别,也不会认为戴领带的就能成为一名商人。

但是,只要我们被新闻淹没的时候,却会很容易地陷入其他的副现象。

就像美联储会给经济带来巨大破坏,但人们仍旧确信它的有效性。

同样,医源性损伤极度泛滥,但医疗仍被认为不可或缺。

每当经济危机发生时,贪婪总被拉出来当作罪魁祸首。

于是,我们认为,只要找到它的根源并将其从生活中连根拔除,经济危机就会被消灭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副现象。

真相是,经济危机源于系统的脆弱性,贪婪比其更古老,自人类历史以来,贪婪就存在。

公元前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就说过“对黄金的贪婪”以及“贪婪是邪恶的根源”。

只要是描绘人类的贪婪,我们不管选取人类历史哪个时代的话,你都会觉得它犹如新鲜出炉般是至理名言。

贪婪总是以惊人的规律性反复被人视为罪魁,但是,它是人性,我们基本改不了它。

那么,为什么不建立一个抗贪婪的系统呢?

可惜它很难办到,因为我们又有太多的生意完全依靠于它。

还有缺乏警惕也常常被视为错误的根源。

但是,就像一个黑帮老大死亡的原因基本不会是缺乏警惕,而是树敌太多,解决方法就是多交朋友。

三、如何看穿副现象?

坤鹏论:人类的教授教鸟儿如何飞翔!-自媒体|坤鹏论

塔勒布推荐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的方法。

格兰杰全名为克莱夫·格兰杰,出生于英国的美国人,200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

他是经济时间序列分析大师,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计量经济学家之一。

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严格的定义是,依赖于使用过去某些时点上所有信息的最佳最小二乘预测的方差。

听着就那么高大上,因为听不懂!

其实,它就是通过观察事件的先后顺序,看看某件事是否总是发生在另一件事之前,如果是,它们就有因果关系。

就像前面所说的A和B的例子,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会先为A和B两件事,引入一个时间维度,看谁先发生,并且还要分析证据是否可靠。

但是,格兰杰本人也承认,即便通过数学的证明,作为诺奖得主也不能将一个因果关系解释的十分清楚。

换句话说,格兰杰并不相信通过数学工具可以佐证一个实际的因果关系。

所以,因果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不管是从数学的角度还是常识的角度。

不过,人们都存在因果错觉,只要给个理由先,即使你给出的因果毫无道理,都可能得逞。

比如在办公室,大家排队复印资料,你可能只需要说一句:“因为我着急,所以先请让我复印吧。”就能不必排队。

这是一位心理学家的实验结果,你也可以经常有意识地试试。

但是,这招尽量别用在比你职位高、比你更有学问的人。

因为面对一个眼界、知识面比你宽、比你丰富的人,你所考虑的因果,实则不堪一击。

你本想显示自己聪明伶俐,结果往往得不偿失。

要明白,在社交生活中,被别人划为智商堪忧绝对是第一大忌。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个群通常是按认知而分的。

(未完待续)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