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他选别人,而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被别人选。

——坤鹏论

坤鹏论: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选择权(上)-自媒体|坤鹏论

这部分是《反脆弱》核心的核心,所以,坤鹏论拆开来分享。

经过前面的讲解,我们明白了不管是脆弱性还是反脆弱性一直处于不对称的状态。

不对称的两端一个是有利因素(得到),一个是不利因素(失去)。

脆弱性=有利因素<不利因素=有利因素-不利因素<0

反脆弱性=有利因素>不利因素=有利因素-不利因素>0

作为趋利避害的我们,肯定要始终以“>0”为目标。

据此,塔勒布为我们提供了反脆弱性的方法——杠铃策略。

也就是不要中庸,因为它在复杂性系统中基本不存在或很难抓住,且有利因素-不利因素=0,就是空,啥也得不到。

有人会说,那我只在有利因素下注呗。

这也是个选择,但它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黑天鹅降临时,有利因素会变成不利因素,结果就是满盘皆输,而此时,不利因素会摇身为有利因素,成为赢家;

第二,有利因素的收益是有封顶的,但是,不利因素变成有利因素后,赢的收益则是无限的。

这里面的硬道理就是《老子》所说的:“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也就是万事万物都有两面性。

所以,塔勒布用杠铃策略告诉我们,只有两面下注,你才不会在福祸转化中成为摔碎的玻璃杯。

当然,下注的方法也要不对称性,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要在安全这边下重注,在风险那边下小注。

一、反脆弱性就是有选择权且选择多

我们生活在选择的世界,从睁开眼睛起,我们就开始了不停地选择和被选择。

人和人最大的区别也就在于选择权;

所谓的安全感也是选择权,越大越安全。

所以,最好的生活、最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100%的选择权:

——只有你选别人,没有别人选你!

拥有选择权的人生,才最幸福。

当然100%有点夸张,除非站在金字塔的塔尖。

坤鹏论: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选择权(上)-自媒体|坤鹏论

我们都知道孙悟空有72变。

中国神话中,基本也是以谁的变化多端来进行强弱排名的。

猪八戒会36变,沙僧只有18变,所以他们只能是孙悟空的师弟。

还记得坤鹏论开始讲反脆弱时举的例子吗?

反脆弱就是九头蛇怪,而且最大的头被砍了还能长出两个。

反脆弱就是特殊材质的杯子,摔在地上能变成两个。

孙悟空的72变,说明他遇到难题或是风险时,能够有72种不同的选择来解决。

这其实和人一样,有些人解决问题的能力强,关键在于人家的招儿多,别人想得到的方法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方法他还知道。

同样,芒格提倡的多元思维模型,其中的道理就在于人类的行动全由思想指导,思维模型多,意味着解决时可选择的方法也多。

所以,反脆弱性的两大核心就是:

第一,只有正收益才算是反脆弱性。

杀敌800,自损800,甚至是1000,那真不是反脆弱性,那是脆弱性。

第二,有选择权——可选择性强,选择多。

就算明天没了工作,也不担心,因为你优秀,还有大把工作等你选择去上岗;

同时,你也可以选择不工作,因为你早就布局了其他生存选择,且它们已经为你提供了稳定的收入;

另外,还有风险投资人排着队要给你钱撺掇你创业;

……

所以,但凡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他选别人,而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被别人选。

就像贷款一样,银行都是追着优质企业放贷款,优秀的人也一样,机会会追着你来。

这让我们再次感叹,想得到什么,先让自己配得上,这句话是多么多么真理!

配得上就是拥有选择权。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这样总结:

越是反脆弱性强,选择越多,可选择性越强,选择权越强。

越是脆弱性强,选择越少,可选择性越弱,甚至没有选择权。

坤鹏论: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选择权(上)-自媒体|坤鹏论

二、观光客和理性的漫游者

在《反脆弱》中,塔勒布从选择权这个角度,将人们分成两类——理性的漫游者和观光客。

前者代表着反脆弱性强者,后者则是芸芸众生的大多数,脆弱性强。

他认为,现代生活把人视为了洗衣机,人只能按照详细的用户手册做出机械的反应。

我们用系统性的方法清除事物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以便在最细节的层面确保高度的可预测性。

其目的就是为了舒适性、便利性和效率。

这使得我们就像生活中跟团的观光客,根本没有选择权。

我们早早就被规划好了人生旅行的行程,甚至就是个演员,必须按照别人写好的脚本来表演人生。

比如:几乎所有家长都期望自己的孩子学校认真学习,不惹是生非,小学、中学、大学,毕业成为精英。

可以,真实情况却是,很多人大学毕业后反而什么事都不会干,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结果更显平庸。

这就是观光化生存的真实写照——

走马观花地按照别人安排好或是社会安排的生活、学习、工作;

什么有价值、什么真正需要,全然不知;

于是,也就根本没有能力应对意外,因为人们只知道剧本写好的做法。

坤鹏论: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选择权(上)-自媒体|坤鹏论

所以,坤鹏论一再强调,对于孩子,放,才是最大的爱。

让孩子也拥有他该有的选择权,发挥出自己的生物自卫本能,以及他们对自然生物的爱。

只要保证没有生命的危险,就让他们随心地选择、尽情地玩耍、冒可以承受的风险和错误。

这就是教育的杠铃策略。

同样,在孩子的成长中,也应该如此,不要给他使用手册,不要干涉太多,这些都是剥夺选择权,直接阻碍孩子反脆弱性系统的培养。

其实是在害他。

家长应该是孩子的教练,场下训练他,甚至陪他练,但在真正的人生赛场中,永远不要替他选择以及比赛。

就像塔勒布所说,“限速,但不要替他开车。”

也就是,保持干预的存在,但是,不要盲目上场、亲自上手。

可惜,这些对于家长来说,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尽量吧。

而且,观光客化生存最大的问题就是,以为自己知道自己的方向,甚至以为自己有选择权。

而一个理性的漫游者则不然,他在旅途的第一步都可能导致他修改日程安排,这样他就可以根据新的信息制订计划。

比如:一大早起来,外面下起了雨,漫游者可以选择将外出改为购物,但是跟团的观光客却不可以。

跟团的观光客,不管是真正的还是比喻意义上的,他们都抱有自己有选择的错觉,他们假定愿景的完整性,并将其锁入一个难以修订的计划。

而漫游者却会持续、合理地根据他获得的信息随时修订他的目标。

一个人如果能够改变一个行动,那表示他有改变的选择权。

理性的漫游者正因为拥有选择权,所以他可以去比观光客更多的地方,看到更多人生风景,收获更多。

不过,要提醒的是,漫游者的机会主义虽然在生活和事业中都很管用,但不包括私人生活和涉及其他人的事务。

在人际关系中,最有效的永远是诚实、可靠,但这需要耐心地遵循长期主义,因为,短期总是惩善扬恶。

坤鹏论: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选择权(上)-自媒体|坤鹏论

三、美国最优质的资产是冒险和可选择性

从上面的阐述,我们应该抓住一个重点,那就是选择,观光客和漫步者的最大区别就是——有没有选择权。

有人说,美国如今的成就靠的是它众多优秀的大学,培养出了一批批优秀的人才。

塔勒布认为这是错误的,大学所获得的赞美远多于它们实际的贡献。

美国最优质的资产很简单,和工业革命时的英国一样,就是在冒险和运用可选择性方面的能力。

也就是,参与到合理的试错活动中,失败了也不觉得耻辱,而是重新来过,再次失败,再次重来。

但是,我们则恰好相反,在二元论的思维下,成功的反义词就是失败,没有中间词汇。

尽管老祖宗说过虽败犹荣,可是,我们总是认为,失败就是不成功,是耻辱。

于是,我们想方设法地隐藏风险,或者明知道现在是不对的,这样下去的未来必定很差。

总是心存侥幸,甘于守候,不去冒险,不去选择。

其最大的风险便是,小错误不会因时间而消失,反而容易累积成更大的错误。

四、我们的悲伤——以为自己有选择权

人生最大的选择永远是——未来我向哪里去?

西方神学中有一句著名的话:“代理人若非为了一个明确的结果是绝对不会行动的。”

塔勒布认为,自这句话诞生之后,西方世界的整个思想传承都植根于它。

但是,这反而造成了人类最普遍的错误——目的论谬误。

也就是以为自己确切地知道将来的方向,在过去也确切地知道自己将来的方向。

从而以为别人的选择是自己的选择,而甘愿一生活在其中。

套用那句俗话就叫:被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

而这个谬误还会导致另一个谬误——其他人也知道他们要去往哪里,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而且如果你问他们,他们一定会告诉你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但是,乔布斯秉承的理念却是,人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直到你提供给他们。

所以最重要的是跟随自己的想象。

他之所以获得巨大成功,就在于他明白大多数人没有选择权,且不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权。

五、历史上第一个期权

期权就是一种选择权的金融化产物。

坤鹏论曾在《期权比期货还刺激 但90%的人玩不转》中讲过期权,其中讲了亚里士多德提到的哲学家泰利斯(也有译为泰勒斯)玩期权的故事。

坤鹏论:成功的人生就是拥有选择权(上)-自媒体|坤鹏论

塔勒布在《反脆弱》也提到了这个故事,但是他的说法却有些不同。

亚里士多德表示,泰利斯靠自己超牛的天文学知识预测到:第二年秋天橄榄将会获得百年不遇的大丰收。

所以,他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钱当做首付款,以很低的租金租用了当地所有橄榄油压榨机的季节性使用权。

亚里士多德接着这样写道:“大丰收果然来临了,压榨机的需求骤然增长,这一下泰勒斯得到了向求租者漫天要价的机会,结果大发横财。”

塔勒布认为,泰利斯根本不需要了解太多天文学知识,因为这件事就是不对称性的代表。

让我们一起捯饬一下。

其实,泰利斯只是很简单地和别人签订了一份合同,合同约定:

第一,泰利斯交很少的首付款,获得第二年秋季所有压榨机的优先使用权,如果他到时不用,首付款不退。

总结:有权利,没义务——有优先使用压榨机的权利,但没有必须租用压榨机的义务。

第二,压榨机出租者,获得泰利斯的首付款,只要泰利斯使用,就不能租给别人,不管别人出多高的租金。

总结:有义务,没权利——负责提供压榨机的义务 ,但没有其他权利。

显然,这是一份非常不对称的期权合同。

泰利斯运用的就是典型的杠铃策略,为了这个选择权只付出很小的代价,损失有限(很少的首付款),但是获益可能很大。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有记录的期权。

这个故事比塞涅卡早了600多年,比亚里士多德的时代早了300年。

泰利斯被认为是古典哲学和现代哲学的鼻祖。

是古希腊七位贤哲之首。

据说,水是万物之源是他自然哲学的基本思想。

据古代传说,他曾就如下问题做过回答:

世上最难的事情是什么?

——认识自己。

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是什么?

——给别人出主意?

上帝是什么?

——既无始又无终。

怎样才能过一种真正有德行的生活?

——我们谴责别人做的事情,自己也永远不要做。

看看,你还瞧不起古人吗?!

六、选择权和不对称性

先重温一下反脆弱性公式:

反脆弱性=获得的比失去的更多=有利因素比不利因素多=(有利的)不对称性=偏好波动性

如果决策正确所得到的利益大于决策错误所受到的伤害。

那么,从长远来看,你就将从波动性中受益,反之亦然。

所以,对于期权来说,只有当你一再为购买期权支付太多钱时,你才会受损。

我们都知道,金融期权可能很昂贵,因为人们都知道它是期权,有人出售期权并收取费用。

塔勒布在这部分告诉我们,大多数有趣的期权是免费的,或者至少价格便宜。

最重要的是,期权一定要像泰利斯那样用便宜的价格买入,这样即使你不知道发了什么,也没有关系。

回忆一下杠铃策略,也是在风险端下小注,且损失可知可控。

既然买的便宜,损失可知,塔勒布认为,这种时候,你就不需要完全了解它。

这就是他所说的,如果你有选择权,可选择性大,就不太需要智力、知识、洞见、技巧以及那些需要耗费脑细胞的复杂事情。

因为你不必每次都正确。

你只要不做不明智的事情,避免伤害自己就好。

后面就可能在有利的结果发生后乐享收益了。

也就是说,可选择性可以让我们获得比知识所能带给我们的更多的收益。

塔勒布称其为炼金石,或是凸性偏差。

他甚至还做了一个大胆的推论,即我们以为靠自己技能成就的许多东西,其实大多来自选择权,而且是被妥善运用的选择权,就像自然选择,而不能归功于我们自认为掌握的知识。

这种可选择性带来的优势,就是当你正确时,你会获得更大的收益,从而使你没必要每次都正确。

塔勒布所说的期权,其实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那些选择权。

比如:一家餐厅的选择较多,则最容易提供符合更多人口味的菜品(假设它大部分菜品都很美味),而选择较少的餐厅则可能慢慢变得少有人光顾。

所以,对于请客来说,去选择多的餐厅比较适合,因为你不用提前研究它的菜谱,也不需要事先了解朋友的偏好。

另外,坤鹏论以前讲过,财务自由的关键不是财富,而是在于有可以说不的权利,这个可以说不,就是选择权。

财务自由让你变得更加强韧,且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权,并让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所以,自由永远是最终级的选择权!

可悲的是,我们绝大多数没有选择权。

就像许多不好的事情发生后,当事人常会编个故事,声称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比如:贫穷,好像他们有选择权一样。

所以,伊索寓言中那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就是人类的写照,不过是说服自己相信自己摘不到的葡萄就是酸的。

还有不少人表示,自己不喜欢追求权势,到底有多少是真不喜欢,还只是在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有句话很经典:人们真的是恨贪污腐败吗?错!大部分人恨的是自己没有机会贪污腐败而已。

泰利斯自己赚钱资助自己研究哲学,成为自己的赞助人。

这可以算是我们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同时实现财务自由和拥有知识生产力。

塔勒布还举了一些生活中的期权例子,比如:

你到了一个城市出差,有位平时关系一般的朋友邀请你去参加一个聚会,但也没有敲定,他让你自己看时间决定。

此时,你可以先给相熟的朋友打电话,看有没有可以一起吃饭的,如果没有,就去那个聚会。

摆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选择,而不是义务,不会有任何成本,不利因素很少,甚至没有不利因素,但有利因素则很多,比如:免费吃一顿饭;结识新朋友等。

这就是一个免费的选择权。

(未完待续)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