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总是垂涎短期平静的那一点点小利,结果总在一次次的崩溃中,把之前的那些小利赔到前功尽弃。

——坤鹏论

坤鹏论:人类社会运转靠信息 反脆弱的压力源于信息-自媒体|坤鹏论

昨天,坤鹏论讲了,反脆弱的核心是压力,它主要通过压力来产生、增强。

其中,压力源的刺激频率最重要。

急性刺激并带有较长恢复期的压力远远好于文明带来的慢性刺激压力。

后者甚至还会对人的健康造成危害。

坤鹏论以前一直强调人生在世,最该关注快乐时光。

它不仅等于幸福,还能够让人更健康,激发人体自带的小药箱功效,提高免疫力。

就像这次,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最终可能都不会有的疫苗身上,真不如让自己更快乐,以及想办法提升自身免疫力。

因为,不管天灾,还是人祸,除了稀有的运气之外,最终,全都要靠自己,而反脆弱性会起到极大作用。

塔勒布所说的,急性刺激其实基本都是由随机、不确定造成的。

甚至像他所坚持的极限健身法,每一次增加重量挑战纪录,结果都不确定、难以预知。

这里坤鹏论补充一点,为什么塔勒布会对骨骼情有独钟,总是在书中举关于它的例子,并且倡导通过提重物而非使用健身器来强健骨骼。

这是因为他看到2003年《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衰老可以导致骨骼老化(骨密度下降,变得脆弱),但反过来亦然,也就是骨密度的下降和骨骼健康状况的恶化,也会导致衰老和糖尿病,男性则会失去生育能力和性功能。

虽然他没有具体说自己坚持多年的效果,但一直能坚持,说明肯定受益匪浅。

坤鹏论:人类社会运转靠信息 反脆弱的压力源于信息-自媒体|坤鹏论

今天,坤鹏论主要和大家分享《反脆弱》中关于压力源自哪里等内容。

一、信息也有反脆弱性

塔勒布认为,信息也是有机体。

所以,它具有反脆弱性。

所以,毁灭信息的努力比宣传信息的努力更能增强信息的力量。

也就是信息受到了压力,反而传播的更广泛。

不信,你现在就去告诉别人一个秘密,然后再三强调只告诉了他一个人,恳请对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事实呢,你越是强调,它传播的就越快。

有句名言——“当真相还在穿鞋时,谎言已经跑了半个世界。”

为什么?

真相是事实不是信息,而关于它的谎言是信息。

对于许多人来说,越是起初,真相越未知。

那么关于它的信息就是秘密。

甚至越说它是谎言,越会令它传播得更广更快。

老谋深算的威尼斯商人深谙此道,很早就知道如何利用故意隐藏信息来促使信息的传播。

“有了障碍物,烈火才烧得更旺”。

历史上很多书籍和想法因遭查禁而广为传播。

正因为如此,塔勒布这样写道:“请将我的书列为禁书!”

禁书都在禁令面前显示出了反脆弱性。

但是,禁止除了像国家、教会这样规模化的组织能做到外,其他组织和个人都很难做得到。

于是,比它稍弱的压力更频繁发生着作用,比如:批评。

坤鹏论以前曾讲过,娱乐界有这样的名言:没有人骂(批评)的娱乐节目,是不成功的。

当年,超级女声火遍大江南北,其中关键就在于有多个争议选手。

人们对他们爱憎分明,有铁粉,还有黑粉,意见鲜明,给超女制造了N多的话题。

那时候,这些话题绝对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资之一。

正因为有人骂,没看过的人会很好奇,肯定得亲自瞧瞧到底有多傻。

骂的人越骂越看,因为在看的过程中不断去验证自己的观点,寻找不喜欢选手的各种糟点。

有人总结,超女的成功在于它是一个被很多人骂的娱乐节目。

后来,节目组又转向让评委组担当这个被骂的主角,使得超女继续辉煌。

当时所选的评委现在看来,堪称经典,个性超载、言语犀利、毒舌苛刻……

一下子,人们刚疲劳的神经又兴奋了,开始了新一轮的骂,这次改骂评委了,于是越骂越看,骂得越多看的人越多。

超女再次获得成功。

《反脆弱》中也有这样一个类似的例子。

塔勒布的曾祖父是一位政治家,尽管树敌众多,却成功地长期把持政坛宝座,并大权在握。

后来,塔勒布的外祖父也有望从政,可是他的父亲(塔勒布的曾祖父)在临终前说:“我的儿子,我对你失望,因为我从未听到外界对你的指责,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根本无法激发别人对你的嫉妒。”

联系到我们实际生活和工作,那些交口称赞的人,往往都是老好人。

显然,他们很可能情商高,但实际的工作能力并不出色,甚至是平庸。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被大多数人认为不如自己的人,才会获得最多的善意。

只要你比别人好,就会被嫉妒,比别人好很多,就会被羡慕嫉妒恨。

嫉妒恨到会被无妄地指责和诽谤。

坤鹏论:人类社会运转靠信息 反脆弱的压力源于信息-自媒体|坤鹏论

二、压力源自哪里?

塔勒布认为,打造反脆弱性系统的压力应该主要源于随机性所带来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

但是,前提是:

一定得有度!

一定得有度!

一定得有度!

不能超过一定限度,比如:危及到了生命。

那么,这些压力从何而来?源自哪里呢?

塔勒布认为,压力即信息,压力即知识。

也就是压力从信息中来,压力源自信息。

因为,人类社会是复杂性系统,如同所有复杂性系统一样,各部分的关系犹如蛛网交织。

复杂性系统的核心就是,通过压力源或借助压力源,向其组成部分传递信息。

我们的身体之所以能够获知有关周围的信息,并非源于我们的逻辑机制、智慧、推理能力或计算能力。

而是源自压力,并通过我们的荷尔蒙或人类还没有发现的其他信息传导机制向我们传递。

这里坤鹏论补充一下,复杂性科学认为,只要有生命,个体是复杂性系统,由其组成的群体也是复杂性系统。

所以,《人类简史》说,人类之所以成为地球的主宰,就在于人类能创造并且相信 “虚构的故事”。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人类其实就是信息生物,一生泡在信息,总是因信息而行动。

所以,复杂性系统的运转完全依仗信息,信息就是它的能量。

想想看,我们的文字、我们的语言、我们的符号、我的基因、我们的肢体语言、我们的眼神和表情……

哪一样不是为了传递信息?

而我们的行为,哪一个不是因为接受到信息才行动的?

要注意的是,在人类社会中,传递周围信息的渠道有很多,往往不是眼睛所能发现的。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隐蔽性,它造成我们很难看到从原因到结果的明确指向,也使很多传统的分析方法与标准化逻辑完全失效。

正像坤鹏论曾说过的,除非能看到底牌,谁也不能说自己是高手。

但是这个世界这样的人能有几个——既能高瞻远瞩看到宏大全局,又能明察秋毫观察到最微小的反应呢?

所以,具体事件的可预测性几乎为零,不仅因为有因果隐蔽性,而且复杂性系统还有非线性的重要特征。

就像你张开手放飞一只麻雀,你能100%提前预知它会飞向何方吗?

坤鹏论:人类社会运转靠信息 反脆弱的压力源于信息-自媒体|坤鹏论

三、谢谢你,错误!

错误及后果是压力,同样它也是一种信息。

比如对于小孩子来说,疼痛是唯一的风险管理信息,因为他们的逻辑推理能力还不完善。

对于错误的话题,坤鹏论讲过不少,其中的关键就是,做事才会犯错,人只有睡觉时不会犯错。

塔勒布也对错误持着正向态度,他认为,只有脆弱的时候,人才会害怕犯错,墨守陈规,尽量减少变化,因为变化往往弊大于利。

这就是为什么越是韭菜,越需要明确的预测方法,甚至是明确的预测。

但是,预测带来的只能是脆弱性。

所以,人应该理性地进行试错,将错误当成一种压力源、信息源。

比如:我们应该从他人的错误中学习。

彼得·考夫曼在《穷查理宝典》中曾写道:

“在他(芒格)漫长的一生中,持续不断地收集并研究关于各种各样的人物、各行各业的企业以及政府管制、学术研究等各领域中的著名失败案例,并把那些失败的原因排列成做出决策前的检查清单,这使他在决策上几乎从不犯重大错误。”

最善于向他人的错误学习的总是整体。

就像人类社会的许多进步建立在错误之上,而这些错误几乎都是个体犯的。

所以,塔勒布说:“系统的反脆弱性是通过牺牲个体为代价取得的。”

不断牺牲个体,不断使自己的反脆弱性更强。

比如:如果没有泰坦尼克号事故,人类将会不断建造越来越大的远洋客轮,而下一次灾难将是更大的悲剧。

再比如:每一次飞机失事都让我们离安全更近一步,因为我们会改进系统,使下一次的飞行更安全。

所以,成功者往往是那些虽然犯错多,但每次都反省,并且保证下次绝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倒的人,变化导致错误,也增强了他们的适应性,适者生存!

而失败者往往在犯错后不内省,不探究,觉得难堪,听不得批评,试图解释自己的错误,而不是用错误产生的新信息丰富自己。

这些人往往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受制于某个大阴谋、糟糕的老板甚至是恶劣天气。

反正就是总有刁民要害朕!

总之,犯了很多错但却从来不会犯同样错的人,要比那些从来没有犯过错的人更可靠。

关于整体和个人的问题,坤鹏论补充几句。

《枪炮、病菌与钢铁》和《人类简史》则认为,生物数量越多,从生物整体上讲是好事,但对生物个体不见得过得更好。

进化越成功,人口越来越多,人类群体会越来越文明,但个体却越来越不幸福,越辛苦不堪。

而国内有位叫王东岳的自由学者,则从中继续总结出一个名词——递弱代偿。

它讲的是,万物演化的方向都是越来越弱,生存度越来越低。

作为补偿,万物的属性越来越丰富,花样越来越繁多。

人类文明同样也在此规律之中。

整体越来越强,但个体依赖性越来越大,个体的生存度越来越低。

坤鹏论:人类社会运转靠信息 反脆弱的压力源于信息-自媒体|坤鹏论

四、随机性的好,你可能没想到

有个著名的假想试验叫布里丹之驴。

话说,一头又饥又渴的驴,刚好站在距离食物和水一样远的地方。

由于在先喝水还是先吃草这两个选择间难以取舍,它最终死于饥渴。

但是,如果它被随机地往水或食物的方向推进了一步,问题就解决了,它也活了。

它是由中世纪的哲学家让·布里丹引入的,所以才叫布里丹之驴。

这个实验除了复杂的哲学理论外,还给人类创造了另一个贡献,就是引入了思维实验。

它告诉我们,当某些系统陷入危险的僵局,只有随机性才可以解决它们,给它们自由,如果没有随机性,驴必死无疑。

这也告诉我们,未来不可预测,历史其实都是在一个个岔路口的选择结果,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重要的不是选择,而是干!

干了,一切皆有可能,不干,万事皆空。

基本上,遇事不是先自己找答案,自己去尝试,而是上来就东问西问的人,都不算太成功的人。因为他们缺少了成功最根本的素质——Just Do It!​

坤鹏论:人类社会运转靠信息 反脆弱的压力源于信息-自媒体|坤鹏论

给人一点点困惑有益无害,比如:一个非常守时和可预测的人,每天晚上6点钟准时到家,15年如一日。

如果有一天他哪怕只晚回来几分钟,他的家人也会因此感到焦虑。

而一个回家时间不固定,行为也不太可预测的人,则不会让家人焦虑。

随机性带来的变化,还会起到大清洗的作用。

森林定期发生的火灾清洗了那些最易燃的树木,使其没机会继续繁衍。

而系统性地预防森林火灾,见不得一点火星,却可能导致下一场火灾的程度更加惨重。

科幻作家王晋康在自己的作品中也多次提到一个概念,叫“低烈度纵火”。

说的是森林防护人员,会有意地烧一把大小可控的火,相当于定期的火灾演习,同时,可避免森林过于茂盛,真的发生大火难以控制。

正如森林里的小火灾会燃烧掉森林中那些更易燃的植物一样。

经济中的小伤害也会尽早地淘汰弱势企业,让它们“尽早失败”(从头再来),并尽量减少对系统的长期损害。

同时,稳定并不利于经济的发展,由于缺乏挫折的磨练,企业在长期的稳定繁荣中变得非常脆弱,隐藏的脆弱性在平静的表面之下暗暗积聚,所以,将危机延后并非良策。

同样,市场缺乏波动性会导致隐性风险肆意增长,市场越长时间地规避了动荡,当危机真正来临时,损失就越惨重。

股市也一样,具有波动性,甚至是创下新低, 并非坏事,它实际起到的作用是,将菜鸟排挤出局。

菜鸟就是那些脆弱但不自知的人。

菜鸟过多的市场,往往更容易出现崩盘。

所以,有机的整体更偏好风险,因为它们总能以牺牲局部的个体为代价,来获取反脆弱性。

想想看,我们都是从他人的错误、危机和灾难中学习的,从而避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损失。

比如,商业社会作为一个整体,会以局部的“个体”,也就是一些竞争力不够强的公司亏损或破产为代价,来推动整体的增长和繁荣。

接二连三的个体失败正是为了维护整个系统的反脆弱性。

从这个角度来说,比起保守的职业经理人,失败的创业者为商业繁荣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正是个人创业者的脆弱性和他们必要的高失败率成就了生生不息的创业精神。

总的来说,没有波动,就没有真正的稳定。

所以,阻止随机性,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因为随机性是反脆弱性系统的必需燃料。

将随机性噪音注入系统以改善其功能的想法,已在各个领域得到了应用。

比如:通过一个被称为随机共振的机制,可以在背景中添加一些随机性噪音,会使我们听到的声音(比如:音乐)更加真切。

再比如:冶金工业的退火工艺,也相当于利用随机性使金属更强韧、质感更均匀。

其方法是将金融缓慢加热到一定温度,保持足够时间,然后以适宜的速度冷却。

就像布里丹之驴一样,热量导致原子脱离最初的位置,随机地在高能状态下漫游,冷却则给了它们更多的机会,寻找新的、更好的结构。

总的来说,系统通过不断地试错,这些小错误并不会威胁到系统的健康,正如一般的感冒不会威胁到我们的健康一样。

相反,错误会使系统更加健康。

如果消除了错误带来的压力源,就会导致系统紊乱。

虽然表面上看,系统趋于平静,其实风险不断积聚,最终把风险的钟形分布转化为长尾分布,一旦爆发风险,整个行业崩溃,所以彻底消除波动和变化,只会危害健康、生命、生活和经济。

这个在复杂性科学也有相应的解释,坤鹏论认为比这个更精妙,后面会讲。

可以说,人类总是垂涎短期平静的那一点点小利。

结果总在一次次的崩溃中,把之前的那些小利赔到前功尽弃。

(未完待续)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