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资永远是做减法而不是做加法,如果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大概率会是韭菜命。——坤鹏论

坤鹏论:为什么巴菲特选股先选人?因为企业的安全边际是管理者-自媒体|坤鹏论

一、企业造假到底谁之过?

坤鹏论一直在奋笔疾书着财报分析的专栏,不断写不断反思,为什么财务造假如此延绵不绝?

从商业诞生之日起,造假就像癌症般如影随形,不管法律法规如何严苛,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法根除。

而股市更是给了造假以肥沃的土壤。

在这里,假可以轻松地换来真金白银的利益;

在这里,假几乎可以不用付出什么劳动,只要动动笔,改改数据,就能疯狂地收割韭菜;

在这里,假可以造得比天大,在人类的非理性之下,就算业绩捅破了天,也有大把的人用脚来投票。

什么事情都讲究追根溯源,这样才能直击本质。

企业造假,谁之过?

这还不简单,肯定是谁说了算,就是谁的过。

于是,造假之源昭然若揭。

所以,芒格说,一家伟大企业的安全边际是,当管理失误这种不幸情况发生的时候,它能经得住不利的打击。

也就是如果公司由水平一般或者更糟糕的管理人员经营的时候,它的绩效虽然没平时那么好,但不会死。

简而言之,企业的安全边际是管理者。

当然,优秀的管理者总是凤毛麟角。

巴菲特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我喜欢投资那些易于运营的公司,而且甚至是一个傻瓜都能很好地经营,因为迟早这样的人将接管公司。”

评估人是投资和管理方面一项十分重要的艺术。

据芒格说,巴菲特简直天生就很善于判断人,他能嗅出一个人的问题。

坤鹏论之前一直强调,巴菲特选股先选人,人不行,股再行,也不选。

这同时也是戴维斯的卓越经理人理论。

而大部分投资者往往会忽视这一点,甚至会认为明星CEO才是最佳选择。

对于这一点,坤鹏论只想说一句:

商场不是演艺场,企业赚钱不是靠演技,什么事都要讲究度,如果CEO成天不干正事,天天出位当网红,必然就在企业经营管理上少了不少时间,这只能说明他并不是一位职称的CEO。

今天,坤鹏论就来聊聊,为什么巴菲特选股先选人,或者说,要想做好价值投资,绝对不能忽视企业高管。

坤鹏论:为什么巴菲特选股先选人?因为企业的安全边际是管理者-自媒体|坤鹏论

二、强将手下无弱兵,将怂可以怂一窝

正如戴维斯对于管理层的研究如同研究数字一样,“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强有力的领导层才能真正让投资者夜夜安眠。”

企业是人的组织,事是人干的,钱是人赚的。

所以,企业行不行,必然先得是人行不行。

群龙必须要有首,否则散沙一片,企业里面的人行不行,关键看老大。

世间有个吸引力法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优秀的CEO,强将手下无弱兵。

差劲的CEO,将怂怂一窝。

任何公司的成功都离不开优秀的管理层,这是华尔街公认的真理。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投资者,甚至包括专业投资者,往往都是嘴上重视,实则轻视。

现实中,一颗高管老鼠屎,坏了企业整锅汤的事情,比比皆是。

当然,人无完人,金不足赤。

坤鹏论认为,不少伟大企业的领导层往往是这样的奇妙互补型组合:

一个天才般狂热创新型的领导+一个冷静但执行力极强的管理型副手。

创新型领导天生自带领袖气质,总是像打了鸡血般热血澎湃。

他们对于新事物新点子,第一念头就是:试试试!

所以,他们也往往给人特别善变的感觉,一天一个主意,几个月一换方向。

如果公司至少有一位让创新型领导绝对信任的管理型副手,这样的公司最终成为伟大的公司概率很高。

因为,管理型领导善于在管理中创新,优化企业管理、结构与成本。

更重要的是,在创新型领导不顾一切奔腾时,及时勒一勒缰绳,浇一浇冷水,防止企业被直接带到悬崖下面去。

乔布斯和库克、马云和蔡崇信、张勇、彭蕾等就是这样的经典组合。

并且,优秀的管理型领导都善于“帮助这个决定成为最正确的决定”,甚至大概率地让它真正实现。

有人说,最终能幸存下来的人,既不是强者也不是智者,而是能适应变化的人。

管理型领导往往是公司里最能适应变化的人。

三、企业管理者的诚信

对有些人来说,欺骗股东是收入的来源之一。

如果企业不行,它并不会让我们亏钱,因为我们可以不投它,大多数情况下,造假才是令投资者亏损的最大原因之一。

谈到诚信问题,巴菲特的这番话堪称经典 :

“我的一位朋友说,在用人时,他们看重三件东西 :才智、干劲和品德。如果没有最后一点,那么前两点中的任何一点就足以让你烦恼不堪,的确,如果你的雇员没有品德,你就祈祷他又笨又懒吧,否则,如果他既聪明又能干,你就有无穷无尽的麻烦了。”

我们常常在股票价格上寻求安全边际,但是,如果没有卓越和诚实的管理,这种边际将化为泡影。

历史上这样的故事不计其数 :伟大的企业最后葬送在糟糕的管理上。

芒格的父亲曾用自己工作中的遭遇教育他,骗子和坏人“总是没完没了的惹官司,他总是到处制造麻烦、总是手伸得太长、总是不检点。”

同样,企业管理者如果不诚信,他就永远不会诚信,因为人性是改不了的。

让我们想一想,上市公司的所有造假和欺骗都是谁主使干的?

不可能是会计,不可能是中层,更也不可能是员工,他们虽然有操作权,但他们没有决定权。

坤鹏论最烦的就是,那些动不动就把问题推给下属的领导,就仿佛之前的决定不是他最终签字拍板的一样。

所以,如果一旦发现某家公司存在严重的财务造假,而且它的CEO和高管们不更换,建议你一直远离,坚持不投。

因为投资就是尽力躲避风险,而这样的管理者就是企业最大的风险。

正如屋子里面有了蟑螂,基本很难灭绝,同样,此等管理者只要造过假,其造假因子就像蟑螂一般无法根除,只要在其位,他总会继续造假。

要相信,一句谎言要用没完没了的谎言来圆,因为谎言从本质上是圆不回去的。

客观讲,现实中真正道德败坏、十恶不赦的人其实并不多见。

许多人看上去坏,更多是自私的体现,他们基本属于很难控制住这个人性的人。

造假是走捷径,造假犹如吸毒,吸毒和走捷径一样,都会让人上瘾,而且很难根除。

要相信,人的底线真的如纸一般薄、一般脆弱,一旦突破,只会越来越低。

你投资的是公司,所以要牢记那句名言:选股如选妻!

现实中,你绝对不会要一位吸毒、欺骗、懒惰、外表光鲜内心丑恶的妻子,选股也该如此。

永远铭记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的那一句:“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如果记不住,那就请牢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所有通过造假走过的捷径,都不会是死路走不通那么简单。

那是,最后都要连本带利,甚至是加倍、或是用自由的代价退回去。

所以,巴菲特才会这样说道:“如果一个企业的经理人品质恶劣,根本不具备值得自己敬佩的优良品质,无论他们的企业发展前景多么诱人,长期投资也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坤鹏论:为什么巴菲特选股先选人?因为企业的安全边际是管理者-自媒体|坤鹏论

四、财务造假背后几种典型管理者

有人专门跟踪上市公司造假几十年后得出结论:

组织结构上有漏洞或监管不力的公司为财务造假提供了绝佳的温床。

在那些好公司里面,高管之间存在一种可以相互自由批评和提出反对意见的文化,这听上去和好的婚姻十分类似。

而在不健康的公司中,一个独裁者可以对其他人为所欲为,这和坏的婚姻有什么两样?

如果这个独裁者想要编制一些误导人的财务报告,投资者就面临着极大的风险。

在一个充斥着恐惧和威胁的公司文化下,谁敢去阻拦CEO呢?

对于投资者来说,在高管之间存在足够的核查和制衡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1995年,伯克希尔并购了黑尔斯博格钻石公司,在这次并购中,巴菲特写道:

“杰夫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管理者。事实上,如果不是杰夫在管理企业,我们是不会并购这家公司的。购买一家没有优良管理团队的零售企业,就像购买了没有电梯的埃菲尔铁塔。”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爬上去很难,即使上去了,估计也会累死或是累个半死!

巴菲特绝对是有感而发。

当年,也就是1956年,他通过逐步买进控股了生产风车、水泵等以风或水为动力的灌溉装置的公司——邓普斯特·米尔机械制造公司。

​那时候,他家制造的风车,是平原之上到处可见的巨大景观,也是移民垦荒种田的必备大型投资。

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这家曾经很牛的公司却遭遇到了电力的打击,停滞不前,关键是管理层极不给力,得过且过,不思进取。

“每个月,就像堂·吉诃德带着自己忠实的侍从桑丘一样,巴菲特和忠实的莫内恩都会驱车来到平原上的肮脏小镇比阿特利斯。但是,巴菲特并不能完全控制邓普斯特机械制造厂,它需要一次彻底的整改,不过每天应付鸡毛蒜皮的小事并不是他的特长。”(《巴菲特传:一个美国资本家的成长》)

但是,每次该公司的管理层都口是心非地答应,然后等巴菲特回到奥马哈之后又把一切都抛到脑后。

最终,巴菲特忍无可忍,直接炒了原管理层鱿鱼,聘请了新CEO哈利·巴特勒。

换手如换刀,邓普斯特公司在巴特勒的经营管理下,积极回款,将存货和设备变现,并把企业现金配置到了巴菲特看中的低价股票上。

1963年底,通过一次私募收购,巴菲特按照每股80美元的价格实现了退出,一共赚了230万美元。

可以说,正是这一次的投资,让巴菲特更加认清了企业管理者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投资者肯定希望公司高管团队中的成员是坚强、自信并且高尚的。

当公司CEO或CFO有不当行为时,他们会去阻止这些行为并将其报告给公司董事会和审计师。

但是,如果一家公司内部缺乏这样的核查和制衡关系,比如:由一群家庭成员和朋友占据关键高管职位,这种公司非常容易使得公司变成一丘之貉,狼狈为奸,造假对他们来说会很容易达成共识。

再比如:任何企业掌舵人都自带过滤器,独断专行的CEO必然会将企业管理层过滤成一群没有主见,阿谀奉承拍马屁的功夫远胜实际能力、不知所措的顺毛驴。

这极大提升了公司作恶的可能性。

还有些公司CEO纯属赌徒,甚至是重度赌徒,他们喜欢千方百计“制造数字”,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如果从赌徒心理的研究讲,这些人在临床上的共同特点是:

通常友善,好社交,多与自利者为伍,显得聪明、成功及勤奋。

个性上比较喜欢竞争,容易感到无聊,且经常在寻找刺激,显得过度自信。

当立即满足的欲望受阻时,变得要求多,焦躁,易怒。

他们这种高能量状态,低挫折忍受度,追求心理上的放纵等,使他们倾向于追求赌博的行动、挑战及竞争。

不信就去看看贾跃亭!

实话说,跟随这样的领导,人生风险极高,不小心就可能把自己给折进去。

投资者还要特别小心那些在公开场合吹嘘自己总能达到或超过公众预期的高管。

他们基本也是赌徒心理的严重患者。

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们往往好大喜功,总是设立高不可及的目标。

而当设定的目标足够不合理,当困难来临或是企业增速变缓时,这样的管理者可能会倍感压力,从而决定采用会计手法甚至是舞弊手段来保持原来的增长记录,而不愿意披露公司的增长神话已经终结的现实。

要让他们自己承认错误,基本是不可能的!

有句俗话叫,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

乐视注定因贾跃亭而被浓墨重彩地记录在中国股票史上。

贾跃亭,会计专业出身,流氓不流氓不清楚,但相当相当有会计文化是真的。

所以,他在财报上的花招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如入无人之境的阶段。

财报造假的低层境界是真假,财报造假的高层境界是明知是假,你还无法说人家造假。

坤鹏论简单举个例子,就像资产负债表中的“递延所得税资产”,经贾跃亭之妙手,就能让乐视的财报从亏损变成盈利,化腐朽为神奇!

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请留意坤鹏论的《由0晋身200%价值投资高手》专栏。

写了这么多,但坤鹏论最终还是要承认,辨识人是个相当困难的事,它甚至可以划为艺术的范畴。

艺术是什么?

它除了灵感、天赋,剩下的就是汗水换来的经验。

所以,对于我们这些普通投资者来说,多看多琢磨吧。

另外,看人最笨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走着瞧。

如果从历史长河里面看,时间不仅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更是检验人检验企业的标准。

时间是投资的良药,投资的良药就是在时间里。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世间最好、最公平的法官就是时间。

是骡子是马,都得多遛几年。

所以,巴菲特直接让出企业上半场,赚企业下半场的钱,财报一看就是10年,只选具有持续竞争优势的公司。

这里面的逻辑就是,听从时间这位法官给出的最客观判断。

从历史上,没有哪家企业造假牛到可以一直造就是超过10年。

企业下半场可能没有超高收益,就像有人说的,大象不会飞奔。

虽然大象不会飞奔,但大象却是实实在在的陆地万兽之王,几乎没有天敌。

只要不自己作死,它就不会死。

而且,就算是吃肉(净资产),它也比所有跑得快的动物加起来多得多。

价值投资选择股票的关键之一就是,既要活得长,还要长得大。

这样才能赚企业长寿的钱,赚企业规模的钱,赚企业复利的钱。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则坤鹏论要格外提醒,如果知道某家企业的管理层不灵或是CEO不成,就别飞蛾扑火了,远离才是王道!

这就是为什么股票投资关键是做减法而不是做加法。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