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时,我们必须时刻清楚自己该汲取什么,历史的经验在于它的逻辑,而非故事本身。——坤鹏论

坤鹏论:一本几十块的历史书里隐藏着价值数十亿的答案-坤鹏论

本文的重点清单

1.为什么读历史可以找到事物本质。

2.从人类历史看到人性本质。

3.为什么女性偏爱富家男?

4.为什么金融“以人性为本”?

5.为什么“纳斯达克之父”沦为“庞氏之王”?

6.从狩猎采集到农耕是人类最早的投资。

7.《枪炮、病菌与钢铁》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历史。


今天,坤鹏论继续谈如何快速参透事物本质的话题——从历史中挖掘本质。

这个方法不如之前介绍的两种来得快捷。

首先,历史谁也无法亲历,只能通过大量阅读这样的苦差事回溯。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很容易被错误的历史记载所忽悠,从而形成错误的观念。

因为,由人类操控的历史之笔是埋葬真相最卑劣且最有效的工具,拿着史笔的人不是被政客所用,就是陷入自己的主观情绪中难以自拔。

再加上浮躁的时代里,最受欢迎的东西往往是简介,我们淘汰整体而推崇碎片,必须导致我们的认知变得片面,甚至出现谬误,而且这种片面以及谬误在被当做真理传播并扩散。

所以,要想获得相对客观公平的历史,读一本并不够,通常需要几本书,甚至不同角度的历史相互对照着看。

就像之前坤鹏论写的美国股市百年历史,共计4万多字,但期间查阅过的书却有十多本。

一、为什么要读历史

戴维斯曾对儿子谢尔比这样说道:“你可以把会计当作兼职来学习,但你必须学习历史,历史会给你更宽广的视野,并教会你,与众不同的人会成就与众不同的事业。”

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曾说过的:“我的书房咖啡桌上摆的并不是彼得·林奇的《战胜华尔街》,而是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几本有关19世纪和20世纪的历史书。就确定未来而言,没有比历史更好的老师……一本30美元的历史书里隐藏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答案。”

而就坤鹏论自己实打实的经验讲,每每读完或是写完一个事物的历史后,眼前总会有一片透彻的清明。

因为,但凡事物的源起,都是要解决其最本质的问题,这也被称为初心。

只是后来走着走着,被人们搞得越来越复杂,结果反而将本质弥漫在其中,成了雾里看花、盲人摸象。

可是,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怎么变,本质不会改,初心不会变。

“……股票交易曾是欧洲最公平也是最虚伪的神秘行业,是全世界最高贵同时也是最恶名昭彰的行业,是世间最美好也是最下流的行业。股票交易是学界效法的楷模,也是骗子的化身;是智者的试金石,也是莽夫的坟墓;是可用的宝藏,也是灾难的根源。”

你说这段话出自何时何人?

它源自1688年出版的《混乱中的困惑》,作者是葡萄牙裔犹太人迪拉维加,讲的是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市场的运作。

看过这本堪称千真万确的重要史料后,你会相信,即使17世纪阿姆斯特丹的投机者如果穿越到今天的华尔街,他们一样能够很快融入其中。

所以,回溯事物的历史,不仅可以知其最纯粹的本质,还能学习到它的演变过程,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的是是非非、风风雨雨。

正如:马克·吐温所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有其韵律!”

这个韵律其实就是规律,就像坤鹏论一直强调的,经济无周期,经济有规律。

谁也无法测准经济会在某个时点发生什么,这就是无周期,但经济永远没有一帆风顺,总是在起起伏伏中螺旋式上升,这背后就是规律。

而读历史,就可以寻找到这样的规律,它是更高层次的本质。

而掌握人生规律是资本高手的基础。

正是有了对规律的粗浅理解,坤鹏论会对许多事情看得很开、很淡,很轻松。

比如:从来不追求超过20%的投资回报率,看到连续多年超过30%增速的企业直接Pass等。

因为,这两件事最起码是违背回归平均值法则的。

20%是顶级投资大师的水平;连续多年保持30%以上的增速,世间罕见,往往只能造假。

熟悉坤鹏论的朋友都知道,我写过不少历史的文章,比如:股票、期货、期权、债券、保险、概率论……

每次写完都是对我认知的一次洗心革面。

好,下面就举几个例子来看一看吧。

坤鹏论:一本几十块的历史书里隐藏着价值数十亿的答案-坤鹏论

二、从人类历史看人性的本质

就如以前坤鹏论在文章所说,人类进化约始于400万~700万年前,就取个最小数——400万年前吧。

而就在距今1万年前左右,人类才脱离了狩猎采集的原始社会,进入到了农耕时代。

将400万年到现在画成一条时间轴,我们就会发现,其实人类99%的时间都处于打猎采集的生存状态。

99.55%的时候,开始出现了农业。

那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不过是99.55%后面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连0.01%都算不上。

所以,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角度讲,现代人的人性和400万年前祖先的人性没啥区别。

因为,如此短暂的时间,人类根本就来不及进化。

比如:

稍有风吹草动的危险信号,赶紧撒丫子就跑,这就是恐惧的天性;

见到有利可图,绝对要贪得无厌地拼命收集,这就是贪婪的天性。

这两大天性保佑着我们的祖先能够获得更大的生存和繁衍的机会,最终人类以所有动物中相对孱弱的身体,成为了地球上最强的生物。

同时,只要是关乎生存和繁衍这两样最基本的需求,现代人所表现的人性和祖先同样没有两样。

可能最大的区别是,现代人善于掩饰,常常口是心非。

比如:作为繁衍主角的女人,本质上是功利的。

或者说,为了后代,女人天性青睐那些能够照顾孩子的男人,食物、住所和地位等资源吸引着她们。

而这些都归于财富,所以,女性会把未来伴侣的财富前景状况放在首位,即使放低要求,也得是那些有进取心和勤奋认真的男性,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未来富有。

三、金融就是“以人性为本”

能够深刻透析人性本质,并将其玩弄于股掌的人,都能成大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

从历史上看,往往后者居多。

因为这些人一样也是人,一样逃不出人性。

坤鹏论以金融为例。

就说货币,它的本质就是一个被人们赋予等价交换功能的东西,无好坏之分。

所以,货币无罪。

可是,人们总说,金钱充满罪恶,殊不知这个世界上唯一带着原罪的,非人性莫属。

所以,金钱又是洗不干净的。

自金钱诞生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了人类历史文明的创作者。

就像查尔斯·兰姆所说的,“金钱是能让我们去除了天堂以外任何地方的一份护照;同时,它也能向我们提供除了幸福以外的任何东西。”

它在时间的长河里谱写出无数颇具启发性的故事。

但真正精彩的篇章总是被埋没和忽略,我们总是喜欢将历史献给英雄,岂不知背后都是钱闹的。

可以说,人一有钱便张狂,东方人一有钱就喜欢关门享受,西方人有钱了则喜欢四处找事儿。

古罗马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家的生活富裕了,觉得闲得无聊,就经常东征西战,且屡败屡战。

但打仗打的就是金钱,很容易就打成穷鬼。

古代政权容易崩溃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经济不好,老百姓手里没钱花。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统治者都会选择稀释货币成色。

比如:公元150年左右的古罗马,由于疯狂稀释,导致货币的含金量连凯撒时期的2‰都不到。

千万不要以为老百姓都是傻子,其结果就是导致通货膨胀,小麦的价格涨了近200倍。

而且,由于使用的是金属货币,所以,物价不断飞涨,但可供的货币却越来越少,这在纸币时代绝对是悖论,但在金属货币时代却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再怎么稀释,由于连年战乱,各种金属被大量消耗,存量已经不能够维持正常的铸币需求,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经济面临彻底崩溃。

说一千道一万,古罗马帝国被通膨搞到日渐萎靡,最终倾覆。

所以,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说过:“研究希腊和罗马的历史,正是为了看清人类社会最令人敬畏的成就是如何自我毁灭的。”

很多时候,历史的轨迹就像多米诺骨牌,金钱则是制造这些骨牌的工程师,同时,第一张骨牌的推倒也往往是由它亲自动手的。

金钱是人类经济天平的砝码,它总喜欢充当经济危机的马前卒,但同时也常常扮演所谓“最后一根稻草”的角色。

坤鹏论:一本几十块的历史书里隐藏着价值数十亿的答案-坤鹏论

有句经典名言叫:“我们被金钱所奴役”。

细细深究,事实真的就是这么残忍。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确实生活在现代版的奴隶社会,但奴隶主不再是某个人或某个集团,而是金钱。

那么,如果我们是金钱的奴隶,谁掌握金钱,我们自然就会听命于谁。

而当世界所有一切都以金钱来衡量的时候,掌握金钱不就等于是掌握了世界吗!

马卡连柯说:“金钱是人类所有发明中最近似恶魔的一种发明。再没有其它东西比金钱上有更多的卑鄙和欺骗,因而也没有其他东西能为培植伪善提供这么丰腴的土地。”

金融这种玩钱的生意,如果不懂人性,必被人性反噬,资本大师都是了解世界各层人性的高手。

在金融界,资本运营制胜的法宝是“以人为本”,当然这是对外的宣传,在他们内部,那叫“以人性为本”。

真正的工程师造桥,金融工程师造梦,一旦变成恶梦,其他人帮他买单。

这个世界上还有个著名的行业也秉承着这个理念,它的从业者被称为骗子。

因此,从本质上讲,金融和欺骗没什么区别。

它们都“以人性为本”,都用无尽的忽悠让别人用掏钱的方式相信它们所描绘的未来。

今年是庞氏骗局100周年。

坐牢之前,庞兹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会是最后的那一个,也不是唯一的那一个。”

而后来的历史不断证明着,庞兹这句话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比如:上世纪90年代的庞氏之王——伯纳德·麦道夫。

麦道夫曾经浑身自带光环,被称为“纳斯达克之父”。

正是他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将电子交易引入纳斯达克股权交易所,并吸引谷歌、苹果等公司在该交易所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