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真的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在你人生失意或是郁闷看不清未来时,建议你读一读哲学,因为它所包含的并不是你所想象的枯燥学究无味,它就像一把把钥匙,为你解开一直困扰并难以解开的心锁。

——坤鹏论

坤鹏论:为什么索罗斯爱冒险 还能提出反身性理论?-自媒体|坤鹏论

毋庸置疑,巴菲特和索罗斯是当今世界投资界最耀眼的两杆大旗,不过,他们从投资哲学、投资策略等有着诸多不同。

巴菲特是人们心目中的股神,近乎神的完美化身,靠60多年稳定的胜多负少以及时间复利积累了840亿美元的身家,世界富豪榜排第三。

而索罗斯更像残忍的金融大鳄,虽然他的身家才83亿美元,全球富豪排名197位,但一提起他,似乎比巴菲特还要名气大些,而且他总是让人又怕又恨又羡慕,这就是传说中的羡慕嫉妒恨。

索罗斯除了投资业绩骄人,他的反身性理论也算蜚声海外,但是,深究起来,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它具体是什么,更不明白它其中蕴含的道理,甚至光这个词就让人感到无比的神秘,反身是个动作,还能变成性,简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今明两天,坤鹏论就来和大家详细地聊聊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

可以说,索罗斯玩弄风险的投资哲学和复杂的反身性理论,与其少年时期的经历以及对哲学的热爱密不可分。

一、童年埋下爱冒险的种子

1930年,本名乔治·施瓦茨的乔治·索罗斯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14年后,匈牙利被纳粹入侵。

不过,索罗斯一直表示,匈牙利被占领的那12个月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每一天都是新鲜、刺激,甚至是极度危险的冒险,因为作为一名犹太人,被发现后只有一个结局:死亡。

可见,爱冒险这一特性从小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索罗斯的性格中了。

当然,这里面还有其父亲的功劳,索罗斯这样描述他的父亲:“深谙生存艺术的父亲,他曾作为一名战争逃犯熬过了俄国革命。”

索罗斯的父亲名为蒂瓦达·索罗斯,在一战中服役于奥匈军队,后来被俄军俘虏并押送到西伯利亚,但他居然越狱成功逃离了战俘集中营。

在逃向布达佩斯的三年中,蒂瓦达·索罗斯练就了超强的生存能力,为了活下去,可谓历尽千辛万苦,不管有多么痛苦,他都闯了过来。

这段经历让孩提时代的索罗斯十分着迷,也为他种下了一生热爱冒险,甚至富贵险中求的种子。

正是三年的生死磨练,让蒂瓦达·索罗斯拥有了极强的忧患意识,在纳粹入侵匈牙利的那几年,他将大部分财产变现,避免了像其他犹太人家财全部被没收的境遇。

同时,他还为全家购买了假证书,于是,索罗斯化名桑德·基斯,并成为一名匈牙利官员的教子,同时,蒂瓦达·索罗斯还为每一位家庭成员安排了不同的藏匿处。

“他明白当时的形势,他知道一般的规则是不适用的。遵守法律是危险的,藐视法律才是生存之道……那对我的一生有不可磨灭的影响,因为我从一位大师身上学到了生存艺术。”

到底是什么生存艺术呢?

坤鹏论曾总结过,生存大师蒂瓦达·索罗斯给了索罗斯三条至今还在指引他的生存法则:

1.冒险不算什么。

2.在冒险的时候,不要拿全部家当下注。

3.做好及时撤退的准备。

索罗斯后来总结:“这对我的投资生涯也有一定影响。”

不过,坤鹏论认为岂止是“一定”,虽然他说的有些保守了,因为在市场中,生存是指保住资本,他从一位大师那里学会了如何在最可怕的危险中生存下来。

并且,就在索罗斯积累了数十亿美元的财产后,他仍然不停地和家人谈论生存问题,并且总有“一点点害怕”再度身无分文。

人们常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人类童年的经历真的会对他未来一生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与作用。

从索罗斯的童年经历,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索罗斯对风险和混乱状况如此着迷。

在他看来,金融世界中的平静和秩序永远是暂时的,所以永远有机会提出并检验某种在混乱中赚钱的假设。

坤鹏论:为什么索罗斯爱冒险 还能提出反身性理论?-自媒体|坤鹏论

二、思想之源:恩师波普尔的批判理性主义

有没有发现,所有厉害的人背后一定都会有一个厉害的老师,功夫熊猫的浣熊师父,巴菲特的恩师格雷厄姆,而索罗斯则师从批判理性主义创始人、维也纳哲学大师——卡尔·波普尔。

如果说童年的经历和父亲的教诲,赋予或是说激发了索罗斯爱冒险的天性。

而波普尔则给了索罗斯最强的思想武器,保证他在冒险时可以管理风险,胜多负少。

波普尔认为经典的经验主义及其“观测-归纳法”并不靠谱。

坤鹏论举个简单的例子以便大家更好地理解。

比如:有位科学家经过20年观察了100万只天鹅,得出理论——天鹅是白色的。

结果,突然有一天,人们发现了一只黑色的天鹅,相当于这位科学家20年的辛苦付诸东流。

于是,人们又经过10年的观察验证,推断出新理论——天鹅中1%是黑色的。

结果,突然有一天,人们发现了一只红色的天鹅……

谁又能无穷无止地观察天鹅,以证明“天鹅是白色的”亦或者“天鹅中有1%是黑色的”理论的绝对无误呢?

人们只能依靠仅有的数据来树立某个科学理论,然而,又不可能有足够多的实验数据,能证明它绝对无误。

因此,波普尔提出,科学与非科学的区别就是能否证伪,可证伪证是科学思维的条件,科学就是在这样一个不断地提出猜想、发现错误而遭到否证、再提出新的猜想的循环往复的过程中向前发展的,不断被证伪推动了科学的发展。

由于证伪的可能性一直存在,因此人无法验证“科学事实”,但证伪可以推动科学进步。

波普尔认为,所谓“科学理论”,也可以说是“迄今还没有被证伪的理论”,即使一个理论能够暂时逃脱实验的检验,即使一百万次实验都证实了假设,也不能保证一百万零一次的实验不会否定或拒绝假设,终有一天会暴露出来,从而遭到实验的反驳或“证伪”。

虽然所有科学理论都无法保证100%正确,它们包含错误,要经受经验的检验,但这不是科学的缺点,而恰恰是它的优点,它的力量所在,或者说,“可证伪性”正是科学之为科学的标志。

相对而言,伪科学以直觉和感性为基础,无法反证,不具备这一优点。

所以,当某个科学理论被证明是错的,科学家只能承认错误,而伪科学者都会给自己至少留有一条退路,比如:“不信我的人是可悲的人”、“我施法后才成了现在的样子”……

可以说,波普尔理论更深刻的意义是打破了权威主义,鼓励人们不怕错,错甚至才是推动前进的动力,要永远敢于质疑和证伪。

坤鹏论在对波普尔的可证伪性理论学习后,还有以下心得:

1.正如古人所说:“世事无绝对”,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永远正确的科学理论,经验真理不能被绝对肯定,即便科学规律也不可能摆脱疑云:他们可以被实验所证伪。

2.那些通过历史和经验归纳总结出来的东西,更不靠谱,有些根本就是在特定时间特定环境下才发生,不具备普遍意义。

3.只要有一个实验数据证明这个理论是错的,就足以证明整个理论不成立,哪怕有再多数据支持该理论,也无法完全肯定该理论是对的。

科学规律实际上是假设性质的,而真相永远有待检验。

4.科学理论和人类所掌握到的一切科学知识,都不过是推测和假想,科学家也是人,他们也存在人类常见的验证性偏见心理误区,为了使自己的理论能够在一定的历史、文化框架中得到解答,也就是找到普遍适用的方法和规律,他们也会在自己的科学研究中掺杂凭空想象的东西,从而保证可以自圆其说,形成自己的科学理论。

波普尔的理论对索罗斯影响深刻,他曾这样写道:

“当我阅读波普尔时,我也在学习经济理论,我发现在波普尔强调知识永远是不完备的同时,经济学理论却有完全竞争理论,并假设知识是完备的,我被两者的矛盾难住了。这使我开始怀疑经济理论的假设,这是我哲学上的两大理论启示。当然,我的哲学也深深地植根于我个人的历史。”

坤鹏论总结一下,索罗斯从波普尔的哲学中得出了影响他一生的真理和思想武器:世间就不存在完全正确的理论,甚至说,所有理论都可能是错的,而且不管是谁,都无法保证自己完全正确,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总是存在偏差和错误。

坤鹏论:为什么索罗斯爱冒险 还能提出反身性理论?-自媒体|坤鹏论

三、索罗斯的人生理想永远是哲学

1956年,索罗斯怀揣着波普尔的理论和5000美元走进华尔街,他想赚一笔钱后,然后再专心圆自己的哲学梦。

他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思考哲学和修改自己的著作。

终于在1963年,索罗斯将自己的手稿寄给了波普尔,希望得到他的点评。

但波普尔却断送了一个可能会出现的哲学新星,而把索罗斯推向了金融家的巅峰。

在接到索罗斯的手稿时,波普尔早已经不记得索罗斯是谁了。

后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波普尔对索罗斯的手稿并没有太多关注,只是鼓励他继续思考。

老师冷漠的回应对索罗斯的打击相当大,并使他搁置了自己的写作计划,回到华尔街继续赚钱,从此他很少再提自己的哲学家梦想,甚至自嘲是失败的哲学家,彻底投身金融。

但是,索罗斯的哲学家梦从来没有熄灭。

所以,索罗斯对金钱本身不感兴趣,在谈到父亲对自己的影响时,他说:“我学到一个道理,为赚钱而赚钱是无益的,财富可能成为累赘。”

而且,索罗斯的主要投资动机和巴菲特不同,巴菲特说投资是一种乐趣,而索罗斯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你得到了乐趣,你可能一分钱也赚不到,好投资是令人苦恼的。”

坤鹏论认为,这个分歧主要源于两人对风险的不同应对机制,巴菲特是不投资和降低风险,而索罗斯则是积极管理风险。

确实,投资真的不是索罗斯的人生理想,上学时,他一直梦想着成为像凯恩斯、波普尔甚至爱因斯坦那样的著名知识分子,这种雄心至今仍是他的动力。

他把自己作为对冲基金经理的早期职业生涯描述为“一段非常刺激和戏剧性的时光”,因为他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在现实世界中检验他的投资观点的。

“就在那时,我开始完善我的兴衰自反性理论,就是在那时,我将哲学应用到了现实中。”

正如他在《金融炼金术》中写道的:

“在我的商业生涯的头10年中……推销和交易证券是我玩的一种游戏,我并没有表现出真正的自我。

在我成为一名基金经理后,一切都变了。

我把自己的钱投到了我赖以谋生的地方,不能再让自我脱离于我的投资决策。我必须用尽我的全部智力资源,而让我惊喜的是,我发现我的抽象观点发挥了很大作用。说这些观点是我成功的原因可能些夸张,但它们无疑给了我一种优势。”

他发现投资市场是检验他的观点的绝好舞台,他梦想着通过在现实世界中证明自己的观点而成为万人景仰的哲学家。

但这可能永远只能是幻想,因为大多数学术界的哲学家根本就不承认现实世界的存在,在现实世界中检验哲学的观点真不是能引起理论界注意的好做法。

坤鹏论:为什么索罗斯爱冒险 还能提出反身性理论?-自媒体|坤鹏论

四、索罗斯用哲学的目光审视经济

正是有了波普尔哲学理论的指导,索罗斯开始审视和证伪经济学,结果,当代经济学让他失望透顶,甚至让他瞧不起。

首先,从最简单的角度看经济学,它应该是研究一个人、一批人(企业)、一群人(国家)应该怎么赚钱的“科学”。

但是,事实上,真正赚到大钱的经济学家却凤毛麟角,这就有点尴尬了,不能应用到生活中的“科学”简直就是个废柴。

其次,当代经济学有一个最基本的假设叫“理性人”,也就是人类能对自己行为的损益做出精确判断。

所以,索罗斯认为,从一开始经济学就误入歧途了,如果能精准判断出自己的得失,那跟上帝还有什么区别,什么都不用研究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毁灭。

再次,经济学又设置了一个最基本的模型——完全竞争,也就是无数一模一样的人,一模一样的信息,一模一样的商品。

主流的经济学,大部分都是靠历史数据来预测未来经济,但是如果真能预测准确,那经济危机就不会一拨接一拨不断“残害”人类了。

不管危机或大或小,但每次构成经济衰退的原因都不一而足,更无法预测。

有人这样讽刺道:“如果经济学可以预警经济危机,解决危机甚至还能防止危机,那么经济学应该改名叫《圣经》,这活儿就是上帝来干也颇有难度。 ”

最后,索罗斯得出一个结论:当代经济学的基础假设都是错误的,如果基础假设错了,后面再天花乱坠也都是误入歧途,整个经济学根本就是空中楼阁,毫无卵用。

坤鹏论:为什么索罗斯爱冒险 还能提出反身性理论?-自媒体|坤鹏论

五、索罗斯从哲学和实践中开始悟道

哲学家提出理论,但他们很少会将其用于实践,因为短暂的人生不允许他们浪费思考的时间。

而索罗斯是实干家,他一直思考如何将哲学发现转化为实践,从而证明自己的理论,再实现自己的哲学家之梦。

在苦思哲学问题的过程中,索罗斯认为他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思想发现:

“我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从根本上说,我们所有人的世界观都是有缺陷或扭曲的。于是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种扭曲对事件的重要影响上。”

索罗斯在把这个发现应用到自身后,他得出结论:“我也会犯错”,这不仅仅是一种观察结果,也是他的行动原理和最高信念。

大多数人都同意其他人会犯错,也会承认自己在过去犯过错,但没有几个人会在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公开承认他也可能犯错。

索罗斯曾坦诚地表示:“我和吉姆·罗杰斯的最大区别在于,吉米认为流行观点总是错误的,而我认为这种判断可能也是错误的。”

如果一个人能够开悟到这种地步,他就会始终保持警觉,因为他明白自己可能会犯错,这给了他无人匹敌的思想适应性和灵活性。

人不是神,人无法用上帝视角审视世界,所以,人必然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是不完全的,甚至因为只能看到眼前,所以犯错是常态。

“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最终,索罗斯将人对现实的理解不完全这种认知转化成了一种强大的投资工具。

他时刻保持着“可能错了”的态度去审视世界,审视投资,所以他会比别人更早发现端倪。

在创建量子基金(最初被称为双鹰基金)后,索罗斯通过研究其他人未曾注意到的市场当前趋势,以及将要发生的突变,并通过投资实践检验了自己的理论。

正是凭着人生的积累和哲学思想及证伪方法论的武装,索罗斯在华尔街还是打工仔的时候就崭露头角。

他对欧洲的了解以及哲学头脑发挥了作用,他善于利用推测和分析来弥补实际材料的不足,这也正是波普尔的方法论。

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向公司高层提交了一份业余时间杜撰的备忘录,描绘了房地产投资信托即将经历一个繁荣、过度发展并最终崩溃的过程。

老板靠这份备忘录两年内在一个地产循环之间盈利过亿。

这样的天才,谁人不爱,特别是在金融领域,资历是最不值钱的,赚钱的能力才是唯一标准,公司专门为索罗斯建立了两只基金:双鹰基金和老鹰基金。

索罗斯成为了华尔街欧洲证券投资者们倚赖的对象。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大金融机构,竟然对于他这个刚刚从欧洲来的年轻人言听计从,而且他写出的那些以猜测和推理为主,以实际材料为辅的研究报告,被准备到欧洲去投资的人当成了重要参考资料。

在这个时期,索罗斯成了华尔街欧洲经济情况的专家,成了投资热潮中的重要人物。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索罗斯在银行业发现了一种将要发生突变的趋势变化。

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被加以严格管制以来,银行一直被看作呆板、稳定、保守和无趣的投资对象。

热衷于谈论银行业的华尔街分析师是没有前途的。

但是,索罗斯发现,老式的经理正在纷纷退休,有MBA学位、充满进取精神的新经理正在取而代之,他认为,这些新一代管理者将以盈利为中心,唤醒整个银行业。

那么这将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趋势,也是蕴藏丰富的金矿。

1972年,索罗斯发表了一篇名为《成长银行的状况》的报告,预测银行股即将起飞。

他推荐了一些管理有方的银行,最终,银行股开始上涨,而索罗斯收获了50%的利润。

好了,今天就先聊到此处,明天我们继续详细解读索罗斯反身性理论以及他的应用案例。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创始人为: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6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8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20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