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海明威《永别了武器》

坤鹏论:前9个月央行放了多少水 贾跃亭和许家印闹离婚-自媒体|坤鹏论
裁剪图片

一、1~9月,央行开闸放了多少水

前两天降准,昨天坤鹏论突然萌发了统计一下2018年央行到底开闸放了多少水的念头。

首先算算四次降准放的水。

2018年1月25日,定向降准0.5%,释放4500亿。

2018年4月25日,全面降准1%(置换9000亿MLF),释放4000亿。

2018年7月5日,定向降准0.5%,释放7000亿。

2018年10月15日,全面降准1%(置换4500亿MLF),释放7500亿。

在这里坤鹏论向各位老铁道个歉,因为之前的文章中都将降准置换的MLF扣除掉,其实这个是不准确的。

因为置换的MLF是直接从商业银行交上去的存款准备金中扣除的,所以MLF还是被商业银行放出去了,如果算释放的货币总额时,应该把它们计算在内。

举个简单的例子:

A银行之前通过MLF和央行借了1亿,并贷了出来。

突然有一天央行说降准了,降1%,定在当月15日降。

而A银行按以前的存款准备金率本来要向央行交200亿,降准后只要交198亿就行了,多出来2亿。

这时候,央行说,你以前通过MLF借的1亿,可以用降准后多出来的钱抵掉,这样MLF就两清了。

但,之前A银行实实在在是把能MLF借来的1亿给贷出去了,也就是这1亿已经流通到市场了,所以计算释放的基础货币时,是不能把它刨除掉的。

这个降准并置换MLF的操作是今年央行的新创举,时间点就是4月25日那次。

银行要分两步走:

第一步,央行在规定的时间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第二步,在降准当日,持有未到期MLF的银行,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MLF,降准释放的资金略多于需要偿还的MLF。

简单地说,降准的同时,借了MLF的银行需要用少向央行缴纳降准相应比例的资金来偿还之前借的MLF。

另外,各位老铁有没有发现,降准的时间点总带着个5,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商业银行需要每旬进行一次法定存款准备金的补、退缴,即每月5日、15日及25日是商业银行按照规定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余额的时期,每个调整日所对应的存款基期分别是上月月底、当月10日与当月20日,在每个调整时点采用多退少补的方式进行调整。

采取降准并置换MLF有以下作用:

1.商业银行缴存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利率是1.62%,但从央行获得MLF的成本目前是3.3%,置换MLF使商业银行付息成本有所减少,从而有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2.能够从央行通过MLF获得资金支持的,一般只有国有五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在降准并要求减少的资金用来置换MLF后,这些机构在操作当日降准释放的资金都基本用来置换MLF了,所以增量释放出来的货币大部分会流向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增加了小微企业贷款的低成本资金来源。

所以,坤鹏论了解到,今年城商行的资金相当富裕,但其中不少城商行更愿意与腾讯等拥有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做类似现金贷的业务,或是想尽招数做房贷,并不太想给小微企业。

近日《证券日报》发表《多家银行因资金违规流入楼市、股市被罚》报道称,一些城商行“违规向房地产开发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个人综合消费贷款资金流向房地产业,违规发放个人住房按揭贷款。”虽然该报表示这些都主要发生于2016~2017年,今年比较少了,但坤鹏论更相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另外,还有些银行直接跑到比较大的P2P平台去购买资产,而这些P2P平台大部分的钱贷给的是年轻人进行消费,其实就是和现金贷一样性质的信用贷,利率尽管都卡在36%以内,只要做好风控,收益也相当可观,客观上讲,比给啥好资产也没有,还随时可能倒闭的小微企业,踏实放心。

坤鹏论:前9个月央行放了多少水 贾跃亭和许家印闹离婚-自媒体|坤鹏论
裁剪图片

聊了这么多,赶紧回归主题,还是接着算账。

4500+4000+9000+7000+7500+4500=36500,也就是央行在1~9月通过全面降准、定向降准,释放了3.65万亿的基础货币。

当然这个数据也不算太准,因为置换的MLF并没有资料显示它们都是什么时候借的,这其中也有可能有2017年的。

其次要计算的是从年头开始一直没断过的MLF所放的水。

据相关机构根据央行数据统计得出,今年1~9月,央行通过MLF等货币工具向市场净投放了至少7800亿。

合计下来就是:3.65+0.78=4.43万亿!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2018年1~9月,就在央行又是MLF又是降准的操作下,悄悄放了4.43万亿,而且这还没到12月呢!

如果按照上次坤鹏论的预测,年底前还要再来至少一轮降准,那历史上的那个4万亿都不算啥了。

到这里,相信不少老铁会问,这么多票票,怎么就没见到响呢?

就坤鹏论所知,之前多次提到的地方债今年至少要消耗掉1.5万亿,这部分地方债一块是借新还旧,另一部分则会用于大基建;这两年的全国棚户区改造工程,基本都是货币置换,也要消耗钱,2018年少说也得万亿以上的规模;还有国企是银行追逐的对象;再就是前面提到的类现金贷业务以及变着法做房贷,甚至大举买P2P平台的资产;还有一大部分直接趴在银行的账上一动不动。

反正银行不敢碰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

其实换位思考也能理解,贷款的关键是钱要收得回来,风控是核心,如果你是银行的信贷经理,贷不出去款,顶多被认为无能,如果贷出去却收不回,那是犯错,在无能与犯错间,谁都会选择前者,因为后者可是要背锅的,到时候不会有一个领导帮你背。搞不好就是行政处罚,扣奖金,降职,甚至开除,如果再被认定和借款人勾结恶意骗取贷款,那就是金融诈骗!

坤鹏论在《突然降准1% 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一文中曾提到过,按以往经验,宽松的效应是逐步递减的,而且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宽货币(按我国的货币乘数5.3计算,商业银行可以创造出4.43*5.3=23.479万亿)和紧信用的矛盾,也有人称之为大型流动性危机,又是信用危机或是信心危机,因为信用的本质是信心。

而这次危机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就是影子银行遭到压制,影子银行就是这些年创造流动性的主要幕后交易结构,将金融机构的钱引流到表外,为资本的贪婪和狂欢提供充足的资金弹药,实体经济虽然不行了,但正是有了影子银行的存在,钱可以流向房地产、创投、互联网的独角兽们,凡是可以快速钱生钱、高效投机的地方,都有它的触角,从而形成了最近几年主要的货币派生机制。

而影子银行一歇菜,击鼓传花,花没了,于是就造成了多米诺骨牌式的资金链断裂,这其中就有民营信用债市场的萎缩甚至消失,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爆仓,独角兽纷纷流血上市,最近城投债平台债的违约,大批P2P公司的跑路......

更不用说有太多的庞氏债务结构,明斯基时刻早就在金融周期的末端存在。

 

坤鹏论:前9个月央行放了多少水 贾跃亭和许家印闹离婚-自媒体|坤鹏论

小知识

什么是影子银行

影子银行系统的概念由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执行董事麦卡利首次提出并被广泛采用,又称为平行银行系统,它包括投资银行、对冲基金、货币市场基金、债券、保险公司、结构性投资工具(SIV)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影子银行”的概念诞生于2007年的美联储年度会议。

“影子银行”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后所出现的一个重要金融学概念。它是通过银行贷款证券化进行信用无限扩张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的核心是把传统的银行信贷关系演变为隐藏在证券化中的信贷关系。这种信贷关系看上去像传统银行但仅是行使传统银行的功能而没有传统银行的组织机构,即类似一个“影子银行”体系存在。

很多人对影子银行“谈虎色变”,认为影子银行就是逃避金融监管的“坏孩子”,但事实并非如此。影子银行是金融发展过程中正常的经济现象。影子银行的历史与商业银行的历史几乎一样久远。他们二者本质上就是一种“你吃肉我喝汤”的关系。

这不禁让坤鹏论又想起了那句名言:上帝给我们赠送的每一份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客气地讲,这些年,我们都多多少少参与进了一场蒙眼的金融狂欢,玩的是货币游戏,生意的本质——信用被抛在一边,真正为社会创造财富中流砥柱——老实人成了最大受害者,他们被伤到信心皆无,所以靠他们支撑的实体经济更是内外交困,内部自己没信心,外部不断受到四面八方上上下下的欺压。

尽管宽松的货币看上去很美,但却离实体经济很远,甚至到了银行既不想给,企业也不想要的地步,这是何等的信心沦丧。

正像坤鹏论有篇文章的标题——《有信心 人永远不会挫败 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它!

货币的本质就是信心!

二、新婚燕尔才半年,贾跃亭要和许家印离婚!

 

坤鹏论:前9个月央行放了多少水 贾跃亭和许家印闹离婚-自媒体|坤鹏论
裁剪图片

就在降准和股市的大热点下,新婚燕尔才半年的贾跃亭与许家印闹掰了,直接翻脸,对簿公堂,要解除所有协议,离婚!

而恒大健康则先发制人,10月7日晚18时02分,直接发公告控诉贾跃亭大手大脚,半年就花完了8亿美元,而且还没尽到义务,在没有完成协议中的条件就索要新一轮7亿美元投资,不给钱就要踢恒大出局。

坤鹏论不得不佩服恒大的公关,反应机敏,抢在第一时间将之公之于众,因为他们很明白,贾跃亭是热点,贾跃亭没信用是共识,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只欠“天时”,只要“时”上占了先机,就能赢得如今时间比真相更重要的媒体舆论。

果不其然,公告一发,众多自媒体人如饿狼突然瞧见了小绵羊,迅速扑了上来,贾跃亭的料都是现成的,把之前的种种坑人劣迹一组合,热文爆文立刻端上桌,口诛笔伐如铺天盖地般将贾跃亭骂得体无完肤。

于是,吃瓜群众知道了,信用全无的“坑王之王”贾跃亭又开启了坑人模式,这次坑的还是比孙宏斌更牛的许家印。

 

坤鹏论:前9个月央行放了多少水 贾跃亭和许家印闹离婚-自媒体|坤鹏论

​10月8日,FF在美国社交平台和微信平台发布公告回应称,我俩正式结合后,我付出了所有,完成了我的承诺,而且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在你“委派的财务人员审核下执行”的,结果钱花完了,你当初承诺剩余的5亿美元却不见踪影,不仅这样,你还恬不知耻地要享受着你的权益,比如:“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获取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甚至阻扰其他中意我的人给钱。你不打算过了,可是我在“实现梦想的道理上从未放弃”,“FF91这一变革性的新物种”坚决不能给你,咱们法院见!

直到今天,这事儿沸沸扬扬,还未水落石出,双方依然各执一词。

这事虽然闹得凶,但也就是一层窗户纸,但双方似乎都不愿把窗户纸说清楚,似乎都有难言之隐。

那窗户纸是什么?

就是双方公告里都提到的“补充修订协议”中的关键条件,以及FF是否完成了。

有媒体称,关键条件不多,就四大条,但具体是什么,目前的报道基本都是知情人士透露,没有准信,而且就连相对靠谱的媒体也是满篇的“接近FF的人士”、“接近贾跃亭的人士”、“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或许”、“又或许”......

所以,坤鹏论不想再狗尾续貂、浪费笔墨去猜测背后到底有多少个“或许”,因为不管是合还是掰,是老贾蛇咬农夫,还是老许鸠占鹊巢,都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其实只要知道以下几点就够了:

这事用媒体形象的表述就是:老贾背水一战,怀抱金童,高喊:老许你要不给钱,我就给咱儿子找个新爹!

真相的披露不会太远,因为FF已经告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结果总会有个结果。

房地产巨头们转型的决心和行动都很大,它们纷纷入主智能科技行业,为自己的大生态圈构建留好底牌。而新能源汽车更是被多家看好,比如碧桂园布局的新能源汽车小镇,又如去年宝能集团以65亿元重磅收购观致51%的控股权。

FF年底量产的承诺估计没戏了。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