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的演进中,人性几乎没有发生变化,变化的是环境。如果环境激活了人性中向善的一面,每个人都形成自我约束,展现出更多的道德感,集合在一起就是正能量。反之,就会乱象丛生。我们不要去谴责“恶”,要去反思催生“恶”的土壤,堵住激活“恶”的制度漏洞。

                 ——白岩松《白说》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上周,坤鹏论的《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被一位朋友斥责为太愤青,因为资本赚钱没错,而且市场化的资本可以完成优胜劣汰。

话音未落,杭州长租公寓公司鼎家宣布破产,这是今年长租公寓第一个爆仓的平台,留下了一地鸡毛。

十次危机九次地产,2008年金融危机的起源也是因为美国基于房产的金融衍生品玩得太哈皮,结果最后炸雷,波及全世界,我们那年靠印了4万亿“骄傲”地过关,谁成想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的问题,最终都会累计成天大的困难,让现在的我们背负了更沉重的危机,并且终究到归还的时候了,所以有些风险不能不防,特别是钞票深度参与其中的风险!

有人说,自如这些长租公寓运营商是独角兽,得稀罕着!是,万众创业前独角兽确实珍稀,后来哗啦啦泛滥成灾,连卖肉夹镆和煎饼果子的都敢喊自己是独角兽,再后来资本寒冬,大部分独角兽连匹驴都不如,驴还能拉磨赚钱呢!

这两年,什么奇奇怪怪的物种咱们没见过,只要有钱,什么样的怪兽立马能造出来,死了这批主要靠玩金融的长租公寓独角兽,一点不可惜!

如今,只要涉猎到金融,凡是想上规模,就必然要用到资金池,也就是统一收钱统一放钱,这样才有助于资金流管理,否则玩不大,但只要有不受监管的资金池,最后都要拆东墙补西墙,借新还旧,才能保证资金兑付,一旦出现资金断流,就会让整个平台崩盘。

P2P、共享单车等前车之鉴们没一个逃出了这个宿命。

如今玩长租公寓的这些家采取的是一样的套路,把从网贷平台和租客身上把钱全收走,然后租客跟网贷平台产生债权债务关系,自己却囤积了大量租金和押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资金池,资金池膨胀速度极快,每收一套房就是几万甚至十几万进账。

“住房租赁企业分为业主端的租赁和客户端的租赁,两端都是金融杠杆,那住房租赁经营就成了空手套白狼的生意。”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从本质上讲,这就是资本在借着房租搞资金池,甚至是非法集资。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有媒体粗算了个账,仅是租房的收益就能达到税前利润20%,这还是各项成本费用往顶级了算,接着再搞房租贷,自如算是比较良心的,年化收益也能达到11.3%。

从历史看,从市场化的角度看,凡是搞资金池,最终一定会出现资金断流,因为太暴利,有点臭钱的人都会涌进来,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共享单车就是个最鲜活的实例。

还有就是道德风险,坤鹏论经常说,不管是谁,每个人都是有价格的,守着庞大还没有监管的资金池,几个人能守得住?这个就别和我们争论了,P2P的跑路、共享单车的押金挪用和不断被爆出的腐败已经很好地证明了。

当然,和以上两点比起来,还有其他令资金断流的可能,但因为这事利润够高,多多少少可以掩盖。

像长租、以租代售的模式,本身就存在着一定金融属性(金融的核心是时间),如果好好经营会有不错的利润和发展。

最怕在金融属性之上再叠加金融,比如说二房东本身就是做房主长租需求vs租客短租需求之间的匹配(时间和资金),结果二房东+消费分期提前收全年款,那就会出现错乱啊,最后平台多出来的钱没好好经营就爆了......庞氏骗局基本也是这么来的......

所以,当初胡景晖的话真不是危言耸听,“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爆雷的后果呢?其实我们从鼎家的通知就能知道,基本是我破产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租客和房东你们要不等着,要不你们就去诉讼解决,爱谁谁吧!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认为,只要是关乎民生的行业本就应该细水长流,稳定地赚钱,但绝对不能赚暴利。

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说:

“一个行当,如果过度金融化、过度放杠杆,必然会造成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最后毁灭整个行业。共享单车如此,P2P如此,区块链如此,现在,连最古老最传统的房租租赁中介行当,也被快速金融化过度金融化了,而且快要爆雷了。

别忘了,2007年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就是源于美国房地产业与金融业联手给本来付不起首付的穷人放杠杆零首付,最终爆雷的次级贷款。看似不起眼的房屋租赁中介,假如把房主和租房人的不够高的信用经由金融工具放大N倍,进而由此不断加杠杆融资,那么,谁也不知道一旦爆雷金融风险会传导波及到什么领域、什么程度。谁能想到,因为楼盘摇号引发P2P挤兑爆雷、P2P爆雷又波及一批上市公司和银行、甚至影响到早期创业投资行业呢?至于P2P爆雷对整个社会消费购买力下降的影响,现在还没有统计分析,估计未来会慢慢显现出来。”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现在,中国真的不缺钱,因为印的很多,但流动性很差,坤鹏论曾说过,货币似水,再叠加上趋利的属性,凡有利就会无孔不入,而且即使是定向放水,只要定向的地方无利,结果就是七扭八转,最后还是拐进你最不想让它去的地方,比如:长租公寓。

周末有人总结了这些年资本做的恶:

资本让全国都是共享单车垃圾场;

资本造就了垄断者滴滴出行,多起命案;

资本催生了自如,贝壳,高价让租房困难;

资本催熟了互联网教育,教育变成快餐;

中国资本只关心规模化,从不进入科研,建立根基;

BAT陷入低级趣味,死拼流量,技术和创新更多靠喊;

攒屌丝的流量,圈屌丝的钱,要屌丝的命,一切为资本服务;

资本流不进具有造血功能的器官……

资本貌似已经快要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是,在坤鹏论看来,我们要想明白,所谓的投资人,投资机构,不过是别人吃肉他喝汤,衣着光鲜,人前牛逼哄哄,背后低头哈腰的代言人,我们要想清楚,他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谁才是拥有这些钱的真正主人,当你想透了,反而会觉得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也有其可怜之处。

人性其实都是丑恶的,几千年来,人类用各种各样的制度来制衡人性,保证自己不被自己灭绝掉,因此那句名言“所有赚大钱的办法,都写在刑法里”绝对是真理,而法不禁止皆可为,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靠的就是这个。

所以,美好的人性源自美好的制度。如果人性不美好,千万别上来谴责别人的道德,就跟有篇文章说的,“现实中谁都想当左晖”,透过现象看本质,更应该讨论背后的相关制度是不是出现了纰漏与问题。

但,讨论制度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像税收增长远远超过GDP增长这事,谴责税务部门一点道理也没有,如果你是税务工作者,你的职责就是让所有人和企业不偷税漏税,至于近两年税收增长如此之高,其实也是之前许多企业或多或少在偷税漏税,要不然早就死一批了,而现在税务部门搞了全国联网的大数据——金税三期,把全国所有发票信息统一到“金三”系统中,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票的轨迹监控所有企业的业务往来,防止不法分子利用虚开发票等手段偷逃国家税款,效果显著,显著到今年1~7月我国税收收入107709亿元,同比增长14%:

国内增值税38902亿元,同比增长14.9%;

国内消费税7773亿元,同比增长16.2%;

企业所得税29197亿元,同比增长13.4%;

个人所得税9225亿元,同比增长20.6%。

税务部门再也不怕完不成KPI了,金税三期如此强大到没朋友,所以有关部门决定从明年1月1日起,把日渐亏空的企业社保也统一到税务部门来征收。

我们的税务部门绝对没有横征暴敛,只是按照税收制度在更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所以,要想减税,甚至实施轻税制,关键还得改革税收制度。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其实,钱超发了,印多了,没关系,老百姓的收入同比增长也没啥,起码听起来让人傲气,以前的万元户太小家子气,现在统统千万元起,多好,税多交也没关系,收入多了多交点税也应该,但是,钱放水,税多收,偏偏老百姓的收入增长远远落在了后面。

于是,有个疑问一直回响在人们心中:钱都去哪儿了?

相信许多老百姓多多少少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多年工资不涨,现在甚至遭遇降薪失业,其实答案就在金融的本质:永远用你的钱为比你更有钱的人服务。

前些天坤鹏论看到一篇文章,里面讲了个通俗的小故事,虽然不全面,但基本能让人初窥端倪。

假设在某个地方发现了一座金矿,有人来投资开采,雇100工人,每年收入1000万。矿主把收入中的10%作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一年1万。工人得到这些钱只够他们填饱肚子,没有剩余的钱租房子,没有剩余的钱谈恋爱和娶老婆,只能挤在工厂的窝棚里。

矿主虽然一年赚了900万,但本地都是穷人,没什么消费能力和商业生意需求,生活条件也很差,他就只能把赚得的钱投到其它地方去。

这样发展50年以后,这个地方除了豪华别墅和一些小商业外,依然没有发展起来别的产业。金矿挖完后,矿主带着巨款走了,留给当地只是污染、失业和贫困。

虽然故事有点极端粗陋,但道理浅显易懂,这些年我们社会的收入增长并没有最大可能地分配给老百姓,而是最大可能地分配给了政府和资本所有者(资本家)。

而一国经济蒸蒸日上的关键在于消费,没有多余的钱,甚至是因为通货膨胀,手中的钱越来越不值钱,老百姓的消费自然要一缩再缩,这个世界上,几千年的历史中,政府和资本根本就从来不曾担当过消费主流的角色,只有老百姓才是。

当年,美国完成西部扩张后,在领土扩张上已没有回旋余地时,它发现了另外一个经济增长的金矿,那就是迅速成长的中产阶级,正是他们带动了巨大的社会内需,支撑起美国庞大的国内消费市场,拉动经济高速增长。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从数据统计看,美国的中产一直是社会的主流,虽然占比有下滑,但并不那么明显。

另外,美国对中产划分的比较细,只把4.1~12.5万美元收入区间的家庭算作中产,其实12.5~18.8万美元的上中产人群(upper-milddle class)也属于中产,所以美国中产阶级大致比例是49.9%+12%=62%。

美国是一个3亿人口的国内消费市场,但它从来就是一个主要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

中国有13亿人口,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但却年年内需不足,年年靠外贸和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这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了吧?

 

坤鹏论:长租公寓为什么比P2P更可怕 这些年印的钱都去哪儿了?-自媒体|坤鹏论

 

今年以来,为什么我们的消费还在明显下滑,在这个时间段,底层早就没钱了,中层还有点,成了群狼眼中的鲜肉,于是各种套路层出不穷,让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中产已经成为中惨,他们手里的钱快见底了。

坤鹏论认为,经济危机真的并不可怕,因为周期不可逆转,所以,只要政府真正把老百姓的收入和利益放在第一位,什么样的困难过不去?

根本不用喊共克时艰,大家都会抱着一团取暖过冬。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