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努力过后,才知道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

——宫崎骏《龙猫》

 

坤鹏论: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又迎来万亿利好!-自媒体|坤鹏论

 

之前坤鹏论曾说过,一切经济危机的本质都是债务危机,也就是借的钱还不上了,并且是大面积的还不上,如今,我国不仅仅是个人,还有企业,还有地方政府,简直就是债声隆隆,声声入耳,连绵不绝。

先看个人。

这个坤鹏论以前说过,本月初《警惕家庭债务危机及其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我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这还不算无法统计的民间隐形借贷,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已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历史少有,国际罕见。

8月20日,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目前我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到756.67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1%,与2014年的357.64亿元相比,信用卡逾期额度已经翻番,与2010年相比,增长接近10倍。

 

坤鹏论: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又迎来万亿利好!-自媒体|坤鹏论

 

国家为了拉动内需,让银行们玩命发信用卡,诱使年轻人拼命花明天的钱,抢着透支。

结果,18至34岁之间的年轻人中,平均每人每月储蓄只有1339元(数据来自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这点微末的储蓄,一场大病,一个意外,一次投资失败......都会让他们一夜回到解放前。

 

 坤鹏论: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又迎来万亿利好!-自媒体|坤鹏论

 

再看企业。

8月23日,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说,在去杠杆的过程中,不少集团公司接连爆发债务危机,经营风险凸显。这些大额风险爆发中无论是国有还是上市公司,都是前几年在信用环境十分宽松的情况下过度举债扩张的企业,有不少更是所谓的明星企业。

在此环境下,继前几年货币信用过度膨胀、债务力上升过多过快、不加以控制的情况下,不少企业因债务过重,甚至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这使中国银行业有可能面临新一轮不良资产大暴露的局面。

接着说说地方政府。

近日,财务部公布2018年7月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情况,截至2018年7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71557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

但是,此前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层在某次论坛上层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很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公布的数据,如果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隐性债务计入中国政府债务杠杆,中国政府债务其实在2017年年中已经占GDP的65%左右,也就是超过了国际公认的风险警戒线。

为什么两个数据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这是因为地方政府欠下的钱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显性债务,一类是隐性债务,后者才是地方债务的大块头。

这三者中最让国家头疼的就是地方债,目前地方政府自己的解决办法主要有:

借新还旧:用金融的术语是债务置换或者债务展期,将是存量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结束的截止日期,辽宁省今年内所发的地方政府债券,大多为置换债券,用于偿还截至2014年年底的地方债务本金。

除了辽宁以外,江西、云南、四川、福建、湖南等省份也有很大规模的“借新还旧”。

卖地换钱:2018年上半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7万亿元,同比增长43%,其中三四线城市是“卖地”主力军。

扩充税源:最近政府一直在琢磨扩充新的税源,比如最近风声越来越大的房地产税,估计这两三年是逃不掉了。

 

坤鹏论: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又迎来万亿利好!-自媒体|坤鹏论

 

超长期地方债:在2018年5月,财政部发文,首次宣布将发行超长期地方债,在一般债券、专项债券里,都增加了15年和20年超长期限的品种。

8月22日,20年期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一般债券在上交所成功招标发行,这是我国首只超长期限地方政府一般债券,也是首只保险机构认购超九成的地方政府债券。

那么谁是地方债的最大债主呢?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其实就是咱们老百姓。

银行购买了地方债的80%,用我们买“银行理财”的钱买的,目前银行理财的总规模大约是30万亿,再加上同样是老百姓交的保险资金,所以老百姓千真万确是地方债的主要债主。

另外,为了解困地方债,央行近日还调低了银行购买地方债的“风险权重”,从20%下降到0。

这意味着,地方债开始享受国债同等待遇,并且其利率还高于国债,就不知道银行会不会卖面子追捧了。

 

坤鹏论: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又迎来万亿利好!-自媒体|坤鹏论

 

前两天,坤鹏论聊了国家用“五六七八九”对中小企业的充分肯定和褒奖,并表示“对国有和民营经济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大中小企业”。

这次,国家的动作很高效,8月22日召开的“国常会”对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又出台了新的举措:

1.合理确定小微企业贷款期限、还款方式,缩短贷款审批周期,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稳健发展中小企业高收益债券、私募债。

2.提出建立“金融机构绩效考核与小微信贷投放挂钩”的激励机制,加快落实小微企业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政策。适当提高贷存比指标容忍度。支持发行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

3.增设小微信贷专项考核指标,使小微企业得实惠,禁止存贷挂钩、借贷搭售等行为。

坤鹏论提醒大家关注第二条那句“适当提高贷存比指标容忍度”。

贷存比是银行贷款占存款的比例,例如A银行有100亿的存款,贷款放出去70亿,那贷存比就是70%。

通常情况下,贷存比为50%,既至少有50%的存款转化为贷款,这是商业银行的盈亏平衡点,低于50%,就有可能发生亏损。

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贷存比越高表明银行资产使用效率和盈利能力越强,更高的利润率来自于增加贷款利息收入或减少存款利息支出。

其实理解起来并不难,银行的钱不是趴在账上光看不用的,只有把钱贷出去,才能获得利差,才能赚钱,理论上贷出去的越多,只要到期都能收回来,赚的利差才会越多。

但,为了防范风险,防止银行盲目扩张,我国1995年版的“商业银行法”规定,银行的存贷比不能超过75%。

于是,这个规定与存款准备金的作用类似。

因为有法律约束,75%不能突破,但现实中如果需要银行胆子更大些时,该怎么办?

2014年6月,同样是为了稳增长,咱们国家通过调整分子分母的“迂回”办法突破了75%的限制,比如:从分子中减掉一些贷款项目,在分母中增加内涵,放大其值,最终实现了增加贷款供应量的目的。

2015年8月,因为国家特别特别需要信贷大扩张,而75%又束手束脚,想越线,还得绕弯弯,干脆将其连同贷存比从“商业银行法”连根删除,将其转为流动性监测指标。

当然,存贷比监管指标依然是监测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的重要参考指标,对预防风险依然发挥重要预警作用。

虽然“国常会”暂时还没有具体说提高多少的容忍度,但我们可以先看看贷存比中的分母到底有多少,逼近180万亿!

加上前面提到的地方长期债,坤鹏论看到的了新一轮的宽松轰隆隆地来了,万亿级是没跑的!

 

坤鹏论: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又迎来万亿利好!-自媒体|坤鹏论

 

写到这里,不知各位老铁有没有深思过一件事,为什么国家总是在用金融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经济问题?

要知道金融从来不创造财富,它只是财富转移的游戏,并且是将财富从大多数人向少数人转移。

不管是超发货币,还是允许地方政府发长期债,还是卖地,又或者放松贷存比,扩充税源,全都是金融的套路,无不用其极,说白了,全都是割老百姓的韭菜,薅老百姓的羊毛。

难道是我们的财富太多了吗?

难道政府不知道这样滥用金融,会越陷越深吗?

金融造成的问题绝对不能简单地用金融解决,因为健康的金融是附生于实体经济,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搞垮国家的坏金融,因为人们只想着玩钱套利,躺着就能赚钱,谁还想站着工作呢?!

难道国家不知道应该双管齐下,一边用金融手段,一边用真材实料的轻税简政恢复企业信心,让他们从内心中愿意与国共克时艰?

在坤鹏论看来,最本质的祸根就是我们这几年金融的过度畸形发展,印的钱太多,超出了真实财富太多太多,我们欠的债更多更多,到目前为止,印的钱都填不了那么多亏欠那么坑,同时,印钱还拉低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通过它甚至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成为了我们前进路上的沟沟坎坎,一旦遇到不符合它们利益的事,就会百般阻挠,千般缠绊。

第二,现实是,我们的时间不多,客观上已经等不及实体经济用劳动、用生产创造真正的财富了,相对于越来越危重的经济基本面,加速而来的灰犀牛,即使完全市场经济,也显得太慢了!

另外,像最近以蒋锡培为代表的企业家所提出的建议,国家再高效审议,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牵扯到方方面面,甚至背后还千丝万缕着各方利益纠缠,都是系统大工程,制度好定,但还需要全国大大小小的官员真正落实执行,比如就减税这一点,不少官员把它等同于“减少财政收入”,2015年,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甚至威胁说“减税会触发地方财政危机”。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里根的那句名言:政府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政府本身就是问题所在。

坤鹏论认为,现在的态势是,几颗大雷的导火索正在滋滋燃烧,一旦有一颗爆炸,连锁引爆,粉身碎骨,对于国家这个拆弹专家,该怎么办?

似乎选择只能是一边延长导火索,争取时间,一边集合全力一起拆雷,甚至不惜局部爆雷,炸死个把人,也不能让大雷先爆,与此同时,抽调人力调研长效改革措施,并不断释放利好和信心。

所以,我们看到的情景是:

我们正在使出洪荒之力用所有能用到的金融手段延长时间,再用尽所有金融手段,甚至不惜依靠挤压底层劳动人民的基础生活开销,“团结”起全国人民共克时艰难。

领导曾说过:大道至简,中国历史上,但凡一个时代的政治比较“简”,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就会被后世称为“盛世”。

衷心地希望,它不只停留为名言,而是实实在在的落实。

唯有如此,才能万众一心共克时艰。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