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了《围城》里钱老先生的话,中国人真可怕,好东西,来一样,毁一样。而放到金融领域,金融创新跟犯罪的距离越来越小,前有理财计划,后有各种分期,然后又衍生出各种怪胎。

倘若国人把钻空子的功夫真用到发明创造上,中国人拿诺奖能赶上乒乓天团出征各类比赛。

               ——网摘

 

坤鹏论: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自媒体|坤鹏论

 

这两天为长租公寓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的中心思想是,资本会让这个市场变得更好,未来租房的价格因为市场竞争会降下来。

“别傻了,房租一定会大涨!”背后的意思和马云曾经说的那句“斗死了地主,农民也不一定会富起来”异曲同工。

坤鹏论对于租房要市场化赞同,但因为关系民生,绝对要给资本设置界限,不能让它们为所欲为。

前两天,国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直哭喊房不够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们竟然一下子拿出了12万套房,这还是北京,这一数字,超过了北京2016年全年的新房成交量,要说他们没有影响市场的力量,谁信呢?

“12万套房占整体市场租赁房源比例接近8%。如果这12万套房真不涨租金,那么北京市场的租赁价格将明显平稳。”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说。

8年前,以大蒜、绿豆为代表的多种农副产品在短期内轮番成倍涨价,“蒜你狠”、“逗你玩”由此而来。发改委等部门认为是游资在“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牟取暴利”,迅速派出人马实地调查取证,各地发改委也积极响应,某省还揪出两个炒作牟利典型给予了重罚。

而这些长租公寓运营商和背后资本玩的其实就是一样的套路,结果就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同样和大蒜、绿豆一样,是利用资本故意扩大供求矛盾,致使物价上涨,伺机高价出售,从中牟利的不法行为。

与此同时,大量囤积房源,也可以在统计数据方面制造房价环比上涨的恐慌数据,从而让租房者误以为当下租房市场都在暴涨。

坤鹏论看到那些洗地文中张口闭口,要市场化,政府介入好事变坏事,市场价格代表市场话语权,又叫市场语言,等等,难道囤积居奇垄断欺诈,坐起起价搅乱市场的市场语言对市场健康发展又有何益?这里的市场语言怎么弄得这么龌龊啊?

即便是封建社会或者资本主义社会,黑了良心囤积居奇,倚仗钱势坐地起价,亦为正当商人所不齿。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通过囤积居奇造出来的房租暴涨一样没有好处。

首先,房租暴涨比房价更容易挤压消费;

其次,房租是CPI的构成元素,而房价不是,房租持续上涨,必然抬高CPI,同时还提高生产成本和经营成本,从而进一步推升整个社会的通胀预期;

第三,租房是年轻人在大城市最后的退路,买房不成可以租房,但如果连房都租不起,这问题就大了,当租房中介真正垄断北上广深的房源时,那也正是年轻人彻底离开大城市的时候。

而当这种投机取巧的商业模式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挣得盆满钵满的时候,那些脚踏实地却举步维艰的实体企业情何以堪。

地方政府已被房地产绑架,如果租房再被资本绑架,真的是让人无语,资本的贪婪一旦导致民生恶化,后果很严重。

所以,囤积居奇比高租金还要可恶。

 

坤鹏论: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自媒体|坤鹏论

 

潘石屹说,“我做了二十多年的房子就反复算这个账,生意一定要有能够算的过的账才可以做。 按照银行的基准利率是4.9%,你可能4.9%贷不过来,拿不到。按5%、6%的银行利率把款贷过来建成公寓,你租出去,你的回报率最高超不过1%,所以这个生意是亏。”

但,在到了资本那里,账根本就不是这么算的。

有人说,长租公寓已经演变为金融游戏,而这个游戏往上追溯,政府似乎也脱不了干系,因为国家要放贷,而租房是个扶持的热点,这个坤鹏论曾在《房产中介大戏和房租猛涨 全是资本惹的祸》中说过,“在国家的支持下,长租公寓领域,金融创新一直在不断上演,资本市场对长租公寓的支持力度在增强,投资主体银行和保险资金,参与长租公寓的方式越来越丰富,用花式融资来形容并不为过。”

而且,就在去年,有媒体盛赞“1.9亿人租房人口是金融产品创新的宝藏”、“贷款租房,叫好还叫座”......

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真正的老大永远在幕后。

这两天资本的枪手没少大义凛然地宣传资本如何伟大,说这就是伟大的市场化,最终会还老百姓一个晴朗、便宜的租房市场。

呸!骗鬼呀!资本从来就不是救世主!“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更确切地说,资本无罪,也不滴血也不脏,资本背后的人才是!

什么事都要从根源上讲,财富永远是老百姓用劳动创造的,从来不是印出来的,货币超发本就是稀释(抢劫)老百姓的财富,如今银行和保险再把老百姓的钱交给资本,让他们通过房租再洗劫一次老百姓,坤鹏论想不通,这是哪个宇宙的道理!

老百姓交税给国家,最低最低的要求就是让政府保证自己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衣食住行,穿暖,吃饱,有房住,坐得起交通工具,这是最基本的民生,但凡想在民生上打坏主意,囤积居奇,强奸民生,牟取暴利,都要一棍子打死,别二话!

 

坤鹏论: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自媒体|坤鹏论

 

资本只要有利,就会无孔不入,曾被国家整治的现金贷并未因整治而死,今年反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并且较以前更茁壮,更抗冻,为了应对监管,它们改变为越来越小越来越散地继续存活,据说,活得都挺滋润。

去年12月1日,监管部门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从其中的禁止项可以倒退出国家允许的现金贷画像:

利率不高于36%;

不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贷款;

要有消费场景。

其中最重要的是场景,只要有了场景,再发挥聪明才智,其他两个真不是事儿。于是大家纷纷找场景,这么个挣钱的营生,谁都舍不得停!

租房就是现金贷的好场景,于是一些现金贷改头换面做起了房租贷、房租分期。

与电商分期、借条、手机回租之类现金贷场景相比,租房客,简直就是上天给的最理想客户,年龄不大,一般都有正式工作,有固定收入,有偿还能力,但偶尔也会缺钱。

而且,他们可比之前互联网上的现金贷客户优质了N多倍,即使逾期,住哪儿都知道,催收So easy!

于是,在第三方金融公司和长租公寓运营商的合谋下,许多人在不知不觉中房租变贷款,“我以为只是租了房,却莫名其妙背了一笔贷款”,钱也不是交给长租公寓的运营商,而是第三方金融服务平台。

而第三方金融公司则预先把一年或者两年的房租付给了运营商,运营商再用它继续拓展(收购房源),这就是金融的经典游戏,只要给它一个杠杆(少量启动房源产生启动资金),它就能撬动无数套房子,有媒体粗粗算了个账,乖乖地吓死个人,因为“自如蛋壳疯狂掠地的关键:1元房租能撬动12元贷款!”

还有就是,引入第三方金融公司,杠杆的风险基本全在租客身上,即使运营商倒掉,租客也要继续履行与金融公司的合约。

蛋壳公寓、我爱我家、自如和58同城等也推出了类似的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的分期产品。

实质上,这种模式下,租客在租房的同时,承担着现金贷的责任,即租客在和租房平台签下合约后,由第三方平台垫付了租客需缴纳的租金总额,而租客每月缴纳的房租,实际上成为了替金融机构偿还的贷款。

 

坤鹏论: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自媒体|坤鹏论

 

而细算下来,大家都很规矩,不管叫费用还是利息,都不超过36%,红线之内绝对不迈过去。

之前现金贷收超高的综合费率,那是因为要来弥补风控的缺失,也就是那些赖账不还的,比如:整个村都靠薅现金贷羊毛致富的那类人群。

房租贷,逾期不还率相当相当低,36%以内那简直就是暴利,如今有几个生意能到36%这样的毛利率?

坤鹏论在自如给房东的月度资产报告中看到,7月,4.6万自如客签约,309名逾期或违反自如条例被列进黑名单,算下来才占0.67%,大赞呀!

 

坤鹏论: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自媒体|坤鹏论

 

所以,你就会明白,为什么银行和保险都这么欢喜长租公寓项目,配合着变着花样地玩,一是风险超低,二是国家支持,这样的一举两得的好事,那是生怕抢不到自己的手里。

坦白地说,谁也不愿意让资金趴在账上晒太阳,特别是银行和保险。

同时,长租公寓运营商还要扒一层房东的皮,一签就是3到5年,中间第一年是120天的空置期,第二、第三年基本是两个月的空置期,这些都是不用付给房东钱的,每年给涨大概3个百分点,而且不管怎么给租房人涨价,他们给房东的永远都是合同中的价格,还是一月一付,像自如,一般会在给房东的价格上再涨1000~3000元出租。

对于有人说,房东出租个房子居然也成了贷款人这事,坤鹏论查的自如合同中没有,也可能是签署时间是去年,今年有所变化了。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长租公寓运营商们靠一套房子多重获利,先是房租收益,然后是房租贷这块合作金融平台给的返佣和提成,再加上在房东价上提高的租金,以及和房东签署3~5年期限,每年房租都会有相当可观的涨价预期,这相当于是期货的玩法。

难怪有媒体会说:“为什么中介哄抢租赁房源,因为贩毒都没它来钱快!”

据说,链家自如庞大的采购量已经帮它成为全国最大的床垫厂、门锁厂、家具厂大股东,又赚了一道钱。

坤鹏论突然想起来刘强东关于零售的十节甘蔗理论,占据的节数越多,吃到的利润越多,自如它们其实也在吞噬着租房业的十节甘蔗,而在租房中本来占据优势地位的房东,变成了它们的加盟商,自掏腰包买房,然后乖乖送过来被剥削,这就是资本和垄断的力量。

 

坤鹏论:长租公寓长了金融的嗜血獠牙 吸了租客吸房东!-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甚至怀疑潘石屹这么牛逼的商人,说长租公寓不赚钱,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其本质是换个角度以退为进为贪婪的资本们洗地。

据称,一直深耕北京的自如,已经实现盈利,而且随着租金的上涨,利润会越来越丰厚。

面对蜂拥而上的贪婪资本,有媒体人悲凉地问道:年轻人做错了什么活该被这么剥削?

而且,这还仅仅是开始,左晖说过,估计未来北京会有1000万人租房,按人均20平米计算,北京需要两亿平米的租房面积。

现在北京只有一亿平米。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