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受过极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们,聚焦在被称为“创业导师”的中年男人们周围,一起彻夜不休地燃烧生命,只为在一轮又一轮如何送菜送饭、洗车洗脚、美容美甲、搭讪艳遇、借高利贷、联结窗帘和电冰箱的挑战赛中博出更好的名次,然后击鼓传花,快速传给下一棒......

    大西洋和太平洋彼岸很多巨头公司的创始人,他们在骨子里并不是商人,而是geek。热衷于创造新奇的事务,热衷于解决难题,热衷于在某个极细分的产品上把质量和性能或功能做到极致,这是geek的天性......

    科技,在这一刻,非常残忍地拉开了国与国之间的差距。

 

有人说,上市就像一座围城,有的人想进去,有的人却想出来。

前几天坤鹏论刚在《马斯克要和股市说ByeBye 资本的恶果已熟》中提到,新能源汽车鼻祖——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正谋划着将公司私有化以逃离股市。

而在中国,特斯拉的门徒却忙着IPO上市。

其实两者的根源都在于钱,想出来的找到了钱,不想被股市所左右,想专心造车。想进去的恰恰没了钱,想去股市圈钱活下来。

 

坤鹏论:烧了百亿的蔚来缺钱要上市 房租狂吸年轻人的血-自媒体|坤鹏论

 

美国时间8月13日,刚刚还和小鹏赌了一把的蔚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招股书,计划最多融资18亿美元。

此消息一出,坤鹏论注意到,很多报道都以蔚来烧尽百亿为噱头起标题,融资总额超过24亿美元,两年半时间净亏损高达109亿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称,蔚来上半年本来想再在一级市场融资,但由于估值过高(200亿人民币),最终没能成功。

现在,你是不是有点佩服贾跃亭造车的执着和能力了?!

造车真的一点不容易,就像之前喊的震天响的新零售、无人超市一样,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牛人,一到实体和线下,总感觉接不到地气,不好好做产品,非要一再强调自己的互联网基因,互联网思维,三句不离“服务体验”,而蔚来则直接把互联网企业换成了新创的“用户企业”,而这被李斌称为蔚来模式,还号称世界第一家。

当然,随便造个词,永远都可以叫做世界第一,无非不想让人们拿自己和特斯拉比,甚至是贾跃亭的FF比,真比的话,还真比不过。

有媒体一针见血地称,“怎么越看越像小米的门徒?”

不过,坤鹏论一直极为看好智能汽车,因为它很可能是人工智能真正落地的最好抓手,就像智能手机是移动互联网普及的第一功臣,谁能成为世界第一批智能汽车的参赛者,谁就可以占据未来的一席之地,名利双收,甚至有可能成为世界级的伟大企业,就像如今的苹果!

坤鹏论常常在想,为什么许多人喜欢看历史,可能因为历史是现在的影子,现在不知未来会如何,但历史却可以告诉你历史的未来是啥样,而马克·吐温曾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有惊人的相似。

于是,聪明人总会在历史中找到当下的“惊人相似”。

 

坤鹏论:烧了百亿的蔚来缺钱要上市 房租狂吸年轻人的血-自媒体|坤鹏论

 

今天是腾讯发布半年财报的时候,昨天股市却给了腾讯新的下马威,盘中跌幅5.1%,是3月23日以来最大盘中跌幅。

大家得有多么不看好腾讯的二季度以及未来!

但尾盘有资金进场抄底,跌幅最终收窄至3.43%,仍创近4个月来最大跌幅,市值单日蒸发逾千亿。

据说,在内地资金在“夺路而逃”的同时,以摩根大通为代表的外资却开始大幅“抄底”。

 

坤鹏论:烧了百亿的蔚来缺钱要上市 房租狂吸年轻人的血-自媒体|坤鹏论

 

土耳其这两天闹得大家挺开心,许多人凑热闹完全是一种隔岸观火的态度,心里哈哈哈地取笑人家,咱们就不担心五十步笑百步吗?

有人发了个微头条说,假如经济崩溃,房子保值不?土耳其用亲身案例回答了一个世纪难题:买房能否抗通膨,土耳其汇率崩盘了,房子也卖不掉了。

智慧的网友评论得也很精妙:“钱成了废纸了,但房子仍然在,只要不明抢,仍旧是我的,卖不掉我可以等10年~15年,可是钞票需要重新在挣。”

当然,这个从容的前提是,没有房贷,或者不愁房贷。

还有网友说,“房子卖不掉还可以出租,不像贬值的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变成废纸,擦屁屁都嫌小、嫌硬!”

最后,有网友一拍大腿说:“房子买晚了!”

有时候,坤鹏论在想,凡事有弊必然有利,像每次货币宽松放水,大家都担心钱流不到实体经济,可是拼多多的横空出世,让我们明白了一个真相,这么多年下来,供给侧改革,去除落后产能,成效似乎并不那么明显,所以我们是不是该庆幸,这此年多亏放出来的钱没流到实体,要真流到实体,反而是麻烦,不仅落后产能继续落后地发展,产能更是严重过剩,最后一地鸡毛,一堆烂账,不知要出多大的问题,甚至积重难返。

多亏我们还有房地产。

就像前两天坤鹏论所说的,我们的实体最大的问题不是缺钱,而是整个生态出了问题,正像许小年所说的,放水已经解决不了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了,不刮骨疗毒,不再造生态,再大的水也洗刷不出新时代。

 

坤鹏论:烧了百亿的蔚来缺钱要上市 房租狂吸年轻人的血-自媒体|坤鹏论

 

近来,北京房租猛涨的新闻很是惊悚,说是自如、万科泊寓、龙湖冠寓、魔方公寓等一批长租品牌为了抢房源,不惜把租房市场搞得腥风血雨,一天一个价,根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官方网站上的统计数据,7月同比来看,北京平均租金同比上涨21.89%。

还有自媒体人说: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房价很贵,房租呢?

有些专家对房租如此个涨法也有些看不明白。

供给端,本来北京严格限购,去年以来二手房市场转冷导致的业主惜售心理,市场上可以租赁的房源应该变得更多了。

需求端,去年北京市人口流入净值在下降,大量低收入者也被政策推动离开北京,需求应该在减少。

这两个奇怪的经济学现象里,到底谁恶化了供求关系?

有人说,这是因为北京的租房市场消费升级了。

自从去年,北京开展清理群租房、违建房、地下室等存在安全隐患的低端租房产品之后,以品牌公寓为代表的中高端产品迅速扩张,抢占市场份额。

租赁公司,特别是长租公寓运营商,把一些中低端的租赁房源,比如城中村收购之后做升级改造,过去有可能是中低端房源,现在变成了中高端房源,所以租金有明显上行。

这些长租公寓运营商往往有着极强的后台,为了争夺市场,钱根本不是事,烧钱的互联网套路蔓延至租房市场,于是非理性的竞争推高了房租,甚至可以做到提价50%。

但是,和互联网羊毛出在猪身上不同,成熟的租房市场绝对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烧钱成本自然被转嫁到了租房客身上。

因为长租和房东一般一签就是三年以上,签下来就相当于占领了三年以上的市场份额,能不疯魔吗?

有人发贴抱怨:资本盯上租房,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

 

坤鹏论:烧了百亿的蔚来缺钱要上市 房租狂吸年轻人的血-自媒体|坤鹏论

 

还有个因素在于北京租房市场的供求关系其实并不平衡,目前北京约有800万人租房,而可供出租的房源仅350万间,也就是说约有450万人租房难。

另外,一二线城市的人口虹吸效应正在加剧,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三四线城市的萧条,人自然要向蓬勃的一二线城市迁徙,根据《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显示,近10年来,中国流动人口(非本地户籍)规模一直在增大,从2009年的1.8亿已经增大到2017年的2.5亿。

再加上90后开始大踏步地走入社会,于是租房市场中又多了一个“后”,据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统计显示,2018年7月,在北京的普租交易中,70后客户、80后客户、90后客户及其它年龄段客户的占比依次为23.3%、38.7%、27.9%、10.1%,环比6月的涨跌幅度分别为3.7%、1.2%、-4.2%、-0.7%。其中占比最大的仍是80后,其次为90后。

当北京房价高不可攀,再遭遇史上最严调控,我们看到大量70后和80后依然只能租房,70后在最好的季节没有买房,多少能怨自己木眼光,80后呢?这个承前启后的一代人,着实有点悲凉。

更令人担忧的是,数据显示,7月,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武汉、重庆、南京、杭州和成都,这9大城市的租金都比上个月上涨了。

房租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不可承受之重。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