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人生不对称,精彩的人生不中庸。

——坤鹏论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学习,是一件幸福的事。

坤鹏论在学习和分享《反脆弱》的过程中,除了学到不少新的知识,想通了不少纠结,还延展了更多认知。

比如今天分享的内容,让我又去阅读了塞涅卡的著作,从而学习到了不少来自这位伟大哲学家的思想。

学习,是一件私人的事,从属复杂性系统,具有反脆弱性。

所以,和其他反脆弱性强的事情一样,靠的是积累,才能不断加强反脆弱性。

而且,这些事情从来不可靠速度来衡量,甚至数量都不是最重要的。

读书,到底是追求读过多少本书?还是追求掌握了多少知识呢?

显然是后者。

但是,太多人只是买了大量的书,似乎买了=读过。

还有太多人的学习就是赶紧、赶紧、赶紧,别废话,告诉我答案。

于是,人类社会,人类历史,韭菜田永远绿油油,只因韭菜太茁壮。

一、曾经的罗马帝国首富和斯多葛主义

曾经的罗马帝国首富说,不还钱?就当送给他了!

罗马帝国时代,在意大利半岛,曾经有一个智者。

他擅长写散文来阐述自己的哲学大道理,同时他还是罗马帝国首富。

富到什么程度?

他拥有的财富共计13亿迪纳里。

什么概念?

大约在同一时期,犹大只为了30个迪纳里就出卖了耶稣。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这个超级富翁就是斯多葛学派哲学家塞涅卡(约公元前4年~65年,国内也有翻译为塞内加、塞内卡)。

同时,他还是政治家、悲剧家、雄辩家。

曾任帝国会计官和元老院元老,之后还担任司法事务的执政官及尼禄皇帝的家庭教师与顾问。

最后,因为其侄子——诗人卢坎谋刺尼禄事件,多疑的尼禄皇帝逼迫他承认参与谋杀,赐以自尽。

之前坤鹏论提到过斯多葛学派,它是由塞浦路斯岛人芝诺(公元前340~前260年)于公元前300年左右在雅典创立的学派。

斯多葛得名于雅典集会广场的画廊——斯多葛柱廊(又被称为彩色柱廊),它是雅典的艺术中心,用来展览当时著名画家的画作。

而芝诺主要在这里聚众讲学,还曾用斯多葛柱廊来教导他的学生,所以,该学派也命名为斯多葛学派。

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强调顺从天命,要安于自己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始终贬低世俗的财富,要恬淡寡欲,要视金钱为粪土,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幸福。

今天,在欧美,人们经常用“斯多葛式”来称赞某个政治家或运动员的沉着冷静和泰然自若的品质。

其实斯多葛学派创始人芝诺并非一开始就是穷人,他曾经从事海上业务融资活动,并且是投资者之一。

后来,在遭遇海难后,他称自己十分幸运,现在了无牵挂,可以全身心地研究哲学了。

塞涅卡也曾遭遇不幸事件,他所悟到的是——其作品不断反复出现一个关键词——一无所失

到这里,你就有疑问了,作为应该鄙视财富的斯多葛派传人,塞涅卡为什么还能成为最富有的人呢?

这就是为什么塔勒布要介绍他的原因。

首先,塞涅卡确实是个经商的天才,再加上从过政,还当过尼禄皇帝的老师和顾问。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背景,不富才怪。

其次,他确实信奉斯多葛主义,也是该主义的优秀诠释者,最强的是,他更是该主义的实践者。

客观讲,斯多葛主义主要还是靠中晚期的代表人物们扬名立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塞涅卡。

之后还有皇帝马可·奥勒留,他写的《沉思录》和爱比克泰德的《道德手册》是理解斯多葛哲学的绝佳入门书。

从古至今,哲学家以及世人,在做事的时候,总是以理论指导实践。

而现代决策理论的拥趸更是严格地遵循着以理论指导实践的单向模式。

所以他们热衷解决最复杂的,实际他们的理论却最不适用的问题,还美其名曰“做科学”。

但是,人家塞涅卡每一句话都是发自亲身经历后的肺腑之言, 他身体力行,专注于斯多葛主义的实践。

他甚至已经细化到如何旅游,在自杀时如何控制自己,或者如何面对逆境和贫困,以及如何理财。

也因为他专注于引导人们的实际决策,后世一些学者称其思想上不了台面,也就是不能上升到理论或哲学层面。

和其哲学意义相比,斯多葛派在世界历史中的意义更多还是体现在和基督教的密切关系。

可以说,它为基督教的诞生准备了土壤,其与基督教有着显而易见的共同之处:

倡导严格的和禁欲主义的道德;

鄙视一切身外之物;

世界整体是体现在一个至高无上者之中的——可以称之为天父;

提倡一种跨越种族和社会阶层的普遍的人间之爱。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二、塞涅卡的不对称性是反脆弱性和强韧性的关键

正由于后世对塞涅卡有太多并不客观的评价。

所以,很少有人关注到,塞涅卡对于不对称性的看法。

而这种看法恰恰就是塔勒布《反脆弱》的核心,同样也是人们生活的核心,更是强韧性和反脆弱性的关键。

并且,塞涅卡的斯多葛主义是与众不同的,并非二元论,一味排斥财富。

可以说,它在命运面前实际上具有反脆弱性,不仅没有被命运打倒,反而还能从中获益。

1.什么是不对称性?

首先,我们先要搞清楚什么是不对称性。

简单讲,成功带来了不对称性。

你现在失去的远远多于你得到的,所以,你会显得脆弱。

就像达摩克里斯之剑的故事,人真正达到人生巅峰,比如:做到了国王,对他来说,大多数时候没有什么好消息,只有接二连三的坏消息。

我们想想,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是最强韧的?

不是武功最强的,也不是最有权势的,而是无欲无求的人。

我们的古人说得好——无欲则刚!

为什么公务员、银行职员等比技术工人、出租车司机更脆弱呢?

就是因为他们牵挂太多,有欲有求。

所以,他们不仅有着强烈害怕失去的焦虑,甚至对于外在的穿着打扮、声誉都会非常在意。

在互联网时代,人的声誉比任何时候更凸显。

如果你在乎声誉,或者声誉对于你的工作很重要,那么它就会成为你的弱点,并且很容易被人利用攻击你。

所以,声誉同样也是三元结构,有脆弱性、强韧性和反脆弱性。

有个特别简单的方法就能检测一个人声誉的性质。

除了少数例外,大部分不修边幅的人往往在声誉上具有强韧性,甚至反脆弱。

而那些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甚至在沙滩上也衣冠楚楚的人,则极容易被有着他们的信息影响,他们的声誉非常脆弱。

这其中的道理就是越害怕失去,就越会去掩饰。

而且这些人往往活得非常拘泥,喜欢攀龙附凤,在不如他的人面前趾高气扬,在强于他的人面前低声下气。

就像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表示,要重新注入信心,那么它是脆弱的,注定失败。

越是召开新闻发布会安抚投资者,越会吓跑投资者,导致死亡螺旋或银行挤兑。

如果你没有债务,你就不会关心你在经济圈内的名声。

事实上,只有当你不在乎自己在经济圈内的名声,你才最有可能赢得良好的声誉。

正因为诱惑,人们才会将最多的钱借给最不需要的人。

而且,依赖于外部的认可是有损健康的。

因为,人们在给予别人认可时是残忍和不公平的。

所以最好的选择是,跳出这个被别人评头论足的游戏,在别人的态度面前保持强韧性。

有一位特别牛的科学家,成就非凡,是其所在领域最知名的人。

但是,他每周会花很多时间去查自己在科学界所拥有的地位。

要是哪个作者没有在论文中引述过他的文章,或者哪个委员会把他从未得到过的奖授予他认为不如他的人,他都会义愤填膺。

这就是一种依赖别人而活,甚至是依赖的不过是文字而已。

多么可怜!

一旦没有得到赞美,或看似不如他们的人从他们手中夺取了赞美,他们就会受到伤害,变得脆弱。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好了,让我们继续回到财富的话题。

财富是非线性的。

什么叫非线性?

那得先说说线性,线性就是从某一个点开始,沿着正向向前以一根直线的形态拓展,经过一个或是几个点,最终达到人们认为的“正确结果”,在答题中,也就是最终得到正确的答案。

线性思维,是人们做事情的重要依托,是人们应用技术的关键。

如果没有它,你每天都得学习新的习惯,那样的话,估计要生存都很难。

但是,线性思维的最大问题是片面。

经常会抓不到事情的本质,往往只见树叶不见树林。

虽然,看到了问题的导火索,却不见导火索背后的核心原因,导致真相离你想象的大相径庭。

非线性,它突破时间和逻辑的线性轨道,随意跳跃发生。

至今,它仍然没有一个科学的定义,甚至与科学不沾边。

实际上,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中的几乎所有已知系统,当输入足够大,都是非线性的。

因此,非线性系统远比线性系统多得多,客观世界本来就是非线性的,线性只是一种近似。

对于一个非线性系统,哪怕一个小扰动,象初始条件的一个微小改变,都可能造成系统在往后时刻行为的巨大差异。

其实,非线性思维日常生活中并不少,尤其常见于比拼智力的游戏。

比如:下围棋,势与地、厚与薄、死与活、边角腹、次序交换先后……

始终处于动态变化中。

财富的非线性表示就是,一旦超过了一定数量(输入足够大),并且你不需要的话,多余的财富,无异于沉重的负担。

塞涅卡曾这样描述过一个过着奢华生活的家伙:“事实上,他负债累累,无论他欠的是另一个人的债,还是命运的债。”

它会把人们的生活无限复杂化,惹上诸多随着财富增长而成倍增加的麻烦。

麻烦是什么?

主要是害怕失去!

这其中的道理就是科学牛人丹尼尔·伯努利通过数学计算告诉我们的——同样一件事,失去的痛苦要远远高于得到的愉悦,它们的关系是2:1。

后来,行为金融学家卡尼曼用实验证明,人们在做决策的过程中存在厌恶损失的倾向,失去一定财富给个人带来的痛苦是得到同等财富带来快乐的2~2.5倍。

这就是行为金融学中著名的“损失厌恶”陷阱,又叫“惧怕损失心理”,属于行为金融学的基石理论——预期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所以,当你成为富翁后,失去财富的痛苦要远超你获得额外财富的喜悦,于是,你开始生活在持续的情绪威胁下。

富人容易受财富所累,因为他的财富会控制他,让他失败,导致他应激激素的血清浓度升高,降低他的幽默感,甚至可能导致鼻尖上长出汗毛等诸如此类的不良反应。

从这个角度讲,始终贬低世俗财富的斯多葛派具有非常纯粹的强韧性,对于外部环境,无论是好,还是坏,他们都具有免疫力,不会因命运的决定而变得脆弱,或是因为它而强大。

因为他们信奉——我们太强大了,以至于不会失去什么,同时也没有贪婪到想从中获利,所以随机事件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他们。

塞涅卡也认识到,财富会让人们担心不利因素,所以,依赖于它会让我们自己背上沉重的负担。

更糟的是,依赖于具体情况(或者说具体情况带来的情绪),会让我们成为身外之物的奴隶。

这种现象就是不对称性。

简单讲,如果给你1000元并不能给你带来很大利益,但是,如果你丢了1000元,并感觉受到了更大的伤害,你就处于不对称之中。

这是个不好的对称,因为你变得脆弱。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2.塞涅卡如何对抗这种不对称带来的脆弱?

他提出的实用方法就是,通过心理练习来弱化财产在心目中的地位。

这样,当发生损失时,就不会受到刺激。

塞涅卡曾说过,财富是聪明人的奴仆,与愚笨者的主人。

所以,他打破了斯多葛主义的传统习惯,保留了财富所有有利的因素。

也是,如果以前的斯多葛主义者称,他们宁愿贫穷也不愿富裕,我们就需要对他们的态度表示怀疑,因为这很可能就是空话。

就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以此来解释自己贫困的处境。

塞涅卡一直是一个行动派,他表现出爱财富,却不让财富伤害他的行为。

他在《论恩惠》一书中这样写了以“一无所失”为指导的方法,并用簿记让自己明确效益:

“收益的簿记很简单,先将它们全部计为支出,如果有人归还了,则确认为利得;如果无人归还,那么我也不认为这是损失,就当我送给他了。”

这其实是道德式记账,不过也算是记账。

发现没有,塞涅卡通过这样转换概念,让自己内心对损失的认识进行了转变,对命运耍了花招——保留好的,剔除坏的;摒弃不利,留住有利。

也就是自私地将伤害从命运中消除,同时又以非哲学的方式留住了好处。

这种成本效益分析,实际上是一种有利与不利结果的不对称形式。

这就是最纯粹的反脆弱。

估计看到这里,有人会说,这不就是阿Q精神吗!

确实,但其中最大的区别在于,说这样话的人不一样。

坤鹏论认为,如果你是牛人,这样的成本效益分析,可以让你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你是穷人,那么如此想,只能让你越来越穷。

这里面其实还隐藏着一个道理,借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能不能收回来在很大程度已经不再是自己能100%控制的。

对于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特别是运气),过于纠缠没有任何意义,不如想想下次怎么才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比如:再也不借钱;借钱之前把风险管理好;多放贷,并把利率设得高高的,用超高收益覆盖损失(高利贷)……

同样道理,就跟坤鹏论常说的,许多新闻,99%和我们没有毛线关系,先不管它的真假,就说即使是真的,你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吗?!

可以说,上面所说的是从外界环境夺回个人自由的方法,特别是夺回对生活随机性的心理控制力。

塔勒布也曾实践过这样的方法,也就是把最坏的情况提前想好或是做好。

比如:他在选择自雇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提前写好了一份辞职信,并将其锁进抽屉,然后就感觉到了一种自由感,尽管他还得上班。

再比如:做交易员时,他感觉压力特别大,于是每天一大早,就假设最糟糕的事情已经真实发生了,剩下的时候就会感觉好受些。

这种把精神调节到对最糟情境状态的方法,比一些心理治疗方式更管用。

但是,一切顺风顺水的时候,人们很难坚持这种精神训练,偏偏这种时候才是最需要这种训练的时候,所以,塔勒布会按照塞涅卡的方式,在不舒服的环境中旅行。

坤鹏论还认为,古人说得特别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个是多读书,一个是多实践。

坐而论道,纸上谈兵,永远不如Just Do It。

是骡子是马,只有拉出来遛遛。

人就是这样,见多了,识也广了,自然心就大了。

《管子·牧民》中曾有句名言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从人类历史看过来,这是最符合人性的名言之一。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财富是最好的安全感。

当财富足够多,并让人认为可以一生无忧时,赚钱就变成了次要。

其中极少数智慧者开始意识到,博学比金钱更重要,等到年老时,博学就会成为智慧。

而塞涅卡恰恰说过:智慧是唯一的自由。

我们常说,钱财乃身外之物。

99%的人说这话,不过是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但也有1%的人明悟了它的真谛,其中大部分的原因则源于——曾经拥有。

总的来说,应对坏的不对称性,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情绪定位,淡化所拥有的东西在你心中的地位,这样任何损失都不会给你带来伤痛,世界的波动性也不能给你带来负面影响。

斯多葛主义的主旨就是情绪的驯化,而不一定是情绪的消除。

它不是把人类变成植物,而是将他们对情绪的关注转移到对产生情绪的核心根源的关注上,同时保持对情感的掌控力。

换到现代,斯多葛主义的践行就是能够将恐惧转化为谨慎,将痛苦转化为信息,将错误转化为启示,将欲望转变为事业。

塞涅卡提出了完整的培训计划,借助一些有效的小技巧来妥善掌握生命和控制情绪。

大家可以买来他的书学习一下。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前面说了,塞涅卡的文字是散文似的,而且语句优美,读起来满满的节奏和韵律,堪称世间的顶级鸡汤!

比如他在《论幸福生活》中有这样一段:

如果一个人弄错了道路,那么越是急切趋奔,就越是远离目标;

因为假如此路通向相反的地方,

那么他的全速前进只不过是日益加剧了他的背道而驰。

……

只要我们还在漫无目标地逛荡,

缺乏向导,

只是听从四处的吆喝声和混乱的喊叫,

那么我们的生活就必然葬送于错误连连之中。

……

但是在这一旅程中,大多数人常常走的路恰恰是最为欺骗人的。

所以,必须一再强调和警告:

我们绝不能像羊那样跟着前面的羊群,走上人人都走而非我们应该走的路。

但是我们最容易陷入巨大麻烦的原因,

恰恰是我们相信众人的看法,

认为最好的东西就是赞成者最多的东西。

事实上,跟着大众走就是依靠模仿而非遵循理性生活。

结果,人们在奔向毁灭之地的道路上尸骨累累。

这就像在大灾难爆发之际,人们你推我搡,每个堕落者都拉扯下别的人,前面的人害了后面的人。

一个人走入歧途害的绝不仅仅是自己,他一定会引起别人的堕落。

把自己托付给前面的大众,这是何其危险的事!

只要我们相信别人胜过相信自己,

那么我们在生活中表现得就不是判断,而是盲从;

这一错误会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

最终卷进所有的人,毁了我们大家。

他人之榜样,我们恰恰不要去模仿;

我们只有与大众分开,就能保持自己的完整性。

大众在保护自己的不义时总是反对理性。

这也可以在选举中看到:

当大众的偏好风向摇摆到反面时,那些曾投票选举某个官员的人又会惊讶为什么此人居然当选。

同一个东西此时为我们所宠爱,彼时又失宠;

只要盲目从众随大流,

结果就必然如此。

当我们讨论幸福生活时,你把这看成好像是投票可以解决的事,

说:“这一方好像人数更多。”这话毫无意义。

因为这只证明这一方是错误的。

人类事务并不是这样安排的——大多数人会选择较好的东西。

事实上,“群众的选择”恰恰等于“最差劲的选择”。

……

这简直就是逆向思维,这简直就是乌合之众的论述,这简直就是股市崩溃的概论……

所以,永远不要瞧不起古人,比起古人,很多时候,我们不是越来越聪明,而是越来越愚蠢。

坤鹏论:想获得财富?先放下财富!-自媒体|坤鹏论

3.基础的不对称性

让我们用一个规则来总结一下塞涅卡的不对称性。

前面我们知道了,财富往往会让我们在逆境中损失得更多。

比如:在黑天鹅这种属于命运安排的事件,你越有钱,失去的比能够得到的更多。

这就形成了一种不对称,而且是不利的不对称。

也就是,更多财富不是让你获得更多,而是失去更多。

回顾这个系列专题最开始的例子。

平时坚固的玻璃杯不喜欢晃动,因为其实本质脆弱的它很可能在晃动中碰撞或是掉落,从而成为一无所有,它是非常不对称性的。

而反脆弱的杯子,反而可能会在晃动或掉落中变成两个杯子,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这也是非常不对称性,是好的不对称性。

最简的判断标准便是用塞涅卡的那个词——一无所失,我获得的只有利益,那么我就是具有反脆弱性的。

所有反脆弱性的东西,都可以以此为判断检测和解释。

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更好地理解了,为什么不对称性能像波动性一样带来回报。

只要想一下,如果你失去的比得到的少,有利因素比不利因素少,你就会喜欢波动性,你也是反脆弱性的。

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公式:

脆弱性=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不利因素比有利因素更多=不利的不对称性

反脆弱性=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有利因素比不利因素更多=有利的不对称性

从而,塔勒布告诉我们的结论是:

如果潜在收益>潜在损失,你对波动源具有反脆弱性,反之亦然。

如果潜在的有利因素>潜在的不利因素,你可能会因为波动和压力不足受到伤害。

(未完待续)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