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应该因为火会伤人而远离它,而是要先成为火,然后想办法得到风的吹拂。

——坤鹏论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曾说过:21世纪没有稳定这回事,如果你想要稳定的身份、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价值观,那你就落伍了。

一、说在最前面的话

塔勒布在《黑天鹅》中为我们揭示了那些潜伏在世间万物背后,极其罕见而不可预测的事件。

那么,我们该怎么在黑天鹅降临后,更好地生存下去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塔勒布又写了升级版——《反脆弱》。

在这本书中,他极力为不确定性正名,让我们看到它有益的一面,甚至证明其存在的必要性。

因为,事物都有至少两面性,就像风会熄灭蜡烛,也能使火越烧越旺。

塔勒布建议,对于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沌,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

比如:你不应该因为火会伤人而远离它,而是要先成为火,然后想办法得到风的吹拂。

人们常说,危机,危机,危机就是危险中隐藏着千载难逢的机会。

《反脆弱》试图告诉人们,反着想,反着想,反着想自己该如何做,才能在危机中抓住机会,并获利。

之前坤鹏论曾聊过反脆弱,为什么又要旧事重提呢?

这是因为: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没有亲身经历的高谈阔论,全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永远相信,稳定时你所预想的危机和真正面临危机时,是完全不一样的。

后者对你的伤害远远大于你之前的所有预想。

有些痛苦,没遇到时,你总以为自己能从容笑对。

但真要事到临头,哭到最昏天黑地的可能就是你。

真正的强者永远是有准备的人,就像那句俗话所说,家里有粮,心里不慌。

正好这次黑天鹅般的疫情,给了我们每个人不小的冲击,再讲起如何应对,大家肯定印象更加深刻。

所以,坤鹏论就再和大家讲讲《反脆弱》。

实话说,它绝对不是那种可以一口气读完的书。

原因之一,其观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逆向、很新颖,甚至离经叛道,所以理解起来不易。

原因之二,书中牵扯的学科和知识太非常庞杂,烧脑。

原因之三,对于善于思考的人,其中很多内容算是把心中一直的疑问或是懵懂给解惑了,自然要放慢速度,细细品。

正像坤鹏论写的这篇文章,本来它只是一篇,结果却不知不觉越写越多,起码已经拆成了三篇。

而且,我还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再拆分,顺其自然吧。

学习知识的目的就是学习知识,而不应该考虑,今天这个知识学的太多了,不学了吧。

那不是真正的学习,起码不是以增长自我认知为目的的学习。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二、什么是脆弱?什么是反脆弱?什么是强韧?

1.米特拉达梯式解毒法

先讲个书中的小故事。

传说,小亚细亚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四世,在其父被暗杀后被迫东躲西藏,期间由于持续用药而不断摄入并不致命的有毒物质。

随着剂量逐渐加大,他竟练成了百毒不侵之身。

是不是有点中国武侠小说的套路。

《天龙八部》中的游坦之,被阿紫拿来当玩具和练功道具,抓住的毒物,都让它们先咬游坦之。

结果这哥们儿在被天山冰蚕咬了之后,成了百毒不侵,用毒大师丁春秋都对他束手无策。

后来,米特拉达梯把这个演化成为一项复杂的宗教仪式。

但是,这种对毒性的免疫力后来却给他带来了烦恼。

由于抗毒能力太强,想服毒自杀都做不到,后来只得要求一位盟军的军事指挥官杀死他。

这种对毒药免疫的方法被称为米特拉达梯式解毒法,得到了古代名医塞尔索斯的追捧。

该方法曾在罗马非常流行,一度还给尼禄皇帝弑母的企图增加了难度。

当然,这位母亲绝非省油灯,至少有一位丈夫是被她用毒药毒死的。

所以,在她怀疑尼禄会杀害自己后,就采用了米特拉达梯式解毒法,使自己对儿子下属能搞到的任何毒药都产生了免疫力。

据说,最终尼禄还是直接派刺客杀死了她。

米特拉达梯式解毒法对人类的贡献非常大。

它就是让人们不断接受小剂量的某种物质,随着时间推移,对额外的或更多剂量的同类物质逐步产生免疫力的结果。

这就是后世疫苗和药物过敏测试中使用的方法。

米特拉达梯式解毒法其实就是反脆弱的原型,可能有些不同,但离题不远。

2.遭遇风险的核心三元结构

由于讲的是人们该如何应对风险,所以,塔勒布先做了重要的一件事——定义。

他为几乎世间万物提出了一个新属性。

该属性根据事物(包括人类)遭遇风险后所表现出的特征进行分类,这就是塔勒布提出的核心三元结构。

在这个结构中,包括人在内的世间万物被分为三类:

脆弱类:代表是玻璃杯,平时挺硬、挺坚固,但是,遇到掉在地上的这种极端风险,后果很严重——粉身碎骨,甚至不可逆。

强韧类:代表是塑料杯,容易变形,但人家掉在地上,一般都完好无损,还有海绵也如此。

反脆弱类:比如一种特殊材质做成的杯子,当它掉在地上不仅没事儿人似的,还会变成两个小杯子。

用我们的俗话就叫,打不死的小强,越挫越勇。

正如尼采的那句名言:“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坚强。”

还有体育锻炼,人的骨骼和肌肉在负重和压力下反而会越发强壮。

简单说,抵抗外部风险的能力,叫“强韧结构”;从外部风险中获利的能力,塔勒布称之为“反脆弱结构”。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塔勒布还在书中用神话故事来比喻这三类。

达摩克利斯之剑——脆弱类:

西西里岛的暴君狄俄尼索斯二世命令阿谀奉承的朝臣达摩克里斯参加奢华的宴会。

但在他的头顶上悬着一把利剑,而剑是用马尾上的一根毛悬于房梁之上。

要重要再结实的一根马尾毛也是毛,它最终肯定会在压力下折断,接下来必然是鲜血四溅。

达摩克利斯之剑代表了权力和成功带来的副作用,必定有人会积极致力于推翻你的统治。

这种危险将是无声的、无情的、突如其来的,它会在长时间的平静后突然降临。

塔列布称,当你拥有更多的东西以致失败的成本更高时,黑天鹅事件便会与你不期而遇。

或许是成功的成本,或许是对你过分辉煌的一个不可避免的惩罚。

这就是中国古人所说的盛极必衰,以及全则必缺,极则必反的物极必反。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凤凰涅槃——强韧类:

这个典故很多人都知道,每次凤凰被焚毁,它都会从灰烬中重生,并恢复到新生的状态。

九头蛇怪——反脆弱类:

九头蛇怪叫海德拉,它的头中最大的那个是杀不死的,砍掉了,又会生出两个新的头。

显然,每次被砍头后,它变得越来越难对付。

传说,古希腊神话中最伟大的英雄赫拉克勒斯去杀它,海德拉故意昂着头,等着进攻。

赫拉克勒斯一刀砍下了最大的蛇头。

结果,两颗新头很快长了出来,十颗头摇摇摆摆,毛骨悚然。

那么,赫拉克勒斯是如何战胜九头蛇怪的呢?

他用熊熊燃烧的树枝灼烧刚长出来的蛇头,不让其长大。

接着趁机砍下海德拉的那颗不死的头,将其埋在路旁,上面压上一块沉重的石头。

最后,将蛇身劈为两段。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3.脆弱性包围在我们身边

脆弱性其实在我们生活中屡见不鲜。

比如:人到中年,看似个个事业有成,鲜衣怒马,其实很多人是生活工作压力集一身,甚至脆弱到不堪一击,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下班后坐在车里的男人”。

张爱玲在《半生缘》里曾写到:“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塔勒布在他的书中举了一个例子,让我们更为清晰地认知到脆弱性和反脆弱性。

有两个孪生兄弟,哥哥约翰和弟弟乔治。

约翰在一家大银行的人事部门工作。

乔治是一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25年来,约翰不仅有着丰厚的薪水,还有很好的福利,以及带薪假期。

每个月,他都会将自己的工资安排妥当,一部分还房贷,一部分生活支出,剩下一点点积蓄。

约翰对自己的生活满意极了,总感叹生活是多么美好。

结果,金融危机来了,他被裁员了。

其实,早在金融危机之初,他见到太多即将退休的员工遭受辞退,职业生涯就此终结,结果他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49岁的约翰,就像那只精美的玻璃杯,突然掉在地上,再也无法复原。

乔治和哥哥住在同一条街上,驾驶一辆黑色出租车,为了获得出租车执照,他花了三年时间努力记住大伦敦地区的街道和公路。

但是,他的收入存在极大变数,运气好的日子,一天能赚几百英镑,运气不好时则入不敷出。

但是,年复一年下来,他的平均收入和哥哥相差无几。

由于收入的起伏性很大,乔治总是抱怨自己的工作没有哥哥的稳定。

但是,金融危机来临后,结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乔治的工作反而更稳定些。

这个例子其实反映我们绝大多数人的错误,也就是我们认为随机性是有风险的。

有的人的工作今天赚一大笔,明天可能没钱赚,我们会认为,他的工作太不稳定。

其实恰恰因为这样的波动才能够让工作更稳定。

而像约翰,现实中不是没有,2009年,希腊政府宣布破产,大量捧着铁饭碗的公务员失业。

4.反脆弱是相对的,且要有度

首先,脆弱和反脆弱是相对而非绝对。

比如:技术工人比小企业更具反脆弱性,但是摇滚明星却比技术工人更具反脆弱性。

其次,事情的反脆弱性一般会以某个压力水平为限。

例如:对肌体的打击往往会让身体受益,但从10层楼上被扔下来,结果就是丧命。

再次,反脆弱性是针对一个给定情况而言的。

比如:一个拳击手的身体状况可能很强韧,但如果他失恋后,却可能成为一个感情脆弱,容易流泪的人。

还比如:许多女性非常柔弱,脆弱,但是,当她的孩子受到威胁时,她却会表现出超常的强韧。

三、反脆弱第一大敌是稳定

塔勒布认为,反脆弱的第一大敌是稳定。

他说,这个世界上最有害的三种瘾是——毒品,碳水化合物和月薪。

为什么月薪有害呢?

它人为地消除了随机性,虽然带来了清晰、稳定的收入,但是,它很脆弱,就像约翰一样,这种收入经不过大的冲击,随时可能变成零。

也正是一份可能不好也不坏、不痛也不痒,但很稳定的工作,让你衣食无忧,很有安全感,欲罢不能,舍不得离开。

这就是塔勒布所谓的瘾,真的会把人麻醉,这样的工作死磕一辈子。

它最严重的后果是,慢慢杀死你的斗志,杀死你的创新能力,让你没有了学习和改变的动力,就像温水煮青蛙,以为自己在洗舒服的热水澡。

正如坤鹏论以前举过的例子,工作造成的稳定性幻觉,让人们就像农场里的火鸡,活的时间越长,就越“确信”农场主的仁慈,直到感恩节来临的那一天。

所以,中年危机,根本原因还是,之前所谓的稳定,其实越来越脆弱。

坤鹏论:黑天鹅之际 你最该读读《反脆弱》-自媒体|坤鹏论

四、系统的反脆弱性以牺牲个体获得

塔勒布认为,“系统的反脆弱性是通过牺牲个体为代价取得的。”

系统指的是类似国家、公司这样的群体组织。

不管是国家,还是公司,在遇到经济衰退的情况,都是淘汰,国家淘汰没有竞争力的企业个体,企业淘汰没有竞争力的个人。

系统通过牺牲一部分最脆弱的个体的利益,提高整个系统生存资源的利用效率。

理解了这个,你应该对“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诗句有更深刻的明悟。

有人说,大公司多稳定呀。

确实,越大的公司运行得越稳定,越不容易死。

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大公司会将自己打造成一台大型机器,每个员工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螺丝钉而已。

所以,任何一个员工的个人利益都是小事,随时可以被牺牲,即使是CEO又如何,一样可以被甩出去背大锅。

就像曾经非常著名的“公司不是家”。

但是,公司需要人才的时候,却总是“真诚”地表示,人才,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

不过,这个也没办法,所有群体性的生物,都具有这样的特点,当遇到威胁时,任何个体可以被无情抛弃。

正如《枪炮、病菌与钢铁》和《人类简史》所说的,农业就像潘多拉魔盒,它开启了人类文明,人类越来越群体化,人类整体上越来越强,但并没有让人类个体更聪明、更幸福。

恰恰从开始农耕后,人们也自己给自己套上了枷锁,辛苦不堪。

而且,还要不断地遭受黑天鹅的侵袭,成为最受伤的个体。

关键是,除了二八法则中的那20%居于金字塔尖,80%的人成了整个人类社会的微不足道,出生是一个数字,死后还是一个数字。

大家可以去看看坤鹏论以前写过的《每天工作8小时太辛苦 这事只能怨咱的祖先!》。

另外,脆弱有个特点是——越复杂,越脆弱。

所以,公司最怕多元化,多元化成功的案例凤毛麟角,但是它给公司带来毁灭性灾难的却比比皆是。

而幸存者偏差永远让人类对于基本属于偶然存活、运气爆棚的凤毛麟角顶礼膜拜,从来不想它们身边倒下的那一片片死者。

再加上天生自负,每个人都坚信自己会是最后的凤毛麟角,结果多元化的错误不断地重复、重复……

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有其韵律!”

这个韵律的弹奏者就是人性。

(未完待续)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