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昨天,坤鹏论看到有人问,哪个经济理论能准确地预测未来?

这不禁让坤鹏论想起了以前曾介绍过的康波周期、基钦周期、朱格拉周期、库兹涅茨周期等,它们都是一些历史上极为著名的经济学家试图参透经济规律,以期达到准确预测未来的成果。

但是,更多的经济学者却说,经济学是一门解释经济现象的学问,它不能预测未来。

想想也颇有道理,就像刚才所说的那些周期,越是大周期大趋势似乎越靠谱些,因为可以用长度修正偏度,但基本也很难精确到两三年内,而越是短周期,越难以精准,因为会受到相当多的突发因素影响,而且时间跨度越短,人性的个体作用会越大,所以准确度很难保证,有时候甚至是离政府政策越近,预测才会越准。

还有些预测根本算不上预测,全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所以可以把别人曾走过的路告诉还没走过的人,坤鹏论的一位朋友曾说过,“我们做咨询研究,常常会把日本韩国以前发生的当做中国将要发生的贩卖给企业,特别是新技术趋势这块,非常神准,因为技术应用全人类大同,再加上民族特性趋同,预测不准才怪。”

 

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有一句话就能破,那就是,如果经济知识可以用来预测未来,世界富豪榜将会被经济学家们占领,可惜现实是榜上前列无一经济学家。

历史证明,恰恰越是专家越难发大财,因为他们毕生在追求验证真理,等他们想明白看稳妥要进入的时候,风口早过,泡沫已灭,发财的机会总是稍纵即逝的,从来不等人。

2014年9月9日,网商大会上,马云说:“中国真正优秀的经济学家没有多少,我的看法,经济学家首先是个数学家,他对数学的模式很有兴趣;其次,经济学家对昨天的数据有兴趣,而企业家是对未来有兴趣,所以你让一个对昨天有兴趣的人去判断未来,这是悲哀。”“假如企业家要去听经济学家的话,这些企业家一半已经死掉了。”

2014年12月8日,马云参加北京浙江企业商会换届大会,他在演讲中继续强调——企业家判断未来不能听经济学家。

“我们今天面临的困难,今天的形势绝不是靠经济学家预测的未来,我自己对经济学家很尊敬,但我认为,我们企业家判断未来不能听经济学家,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企业家最能够感受到时代的变化,经济的变化,如果你这个时候还去听经济学家的预测,你的灾难就大了。”

 

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马云为何突发这样的言论,而且还接连两次?细品他的发言,可以参到一些信息,比如:在过去的2014年那一年,企业很困难,要不然盛产鸡汤善于励志的马云就不会在企业商会上给企业家们打气,鼓励变革、强调创新;那年企业家们很迷茫,迷茫到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转而迷信经济学家给出预测,指出明路;当时,有太多经济学专(砖)家在忽悠,大忽悠企业家们,连马云都看不过去了。

不难发现,经济越是困难,企业越是难做,越是培训、论坛、峰会的黄金期,各路专家一下子活跃异常,马不停蹄地四处巡回搞演讲、搞讲座、搞培训、搞几天几夜脱胎换骨班,你现在不行,是你的头脑出了问题,得治!听了我的课,上了我的班,你的思维就互联网+了、AI+了、区块链+了......

而马云2014年两次针锋相对经济学家,也是因为那一年号称“经济学家”的人群太多,还有很多经济学家利用社会公众的尊敬与信任大肆开办讲座敛财,误导公众、误导企业。

坤鹏论查了查,郎咸平那两年就相当活跃,“走进中清研 首次预测2014-2015中国经济趋势”、“2015经济新局势下企业突破之道”、《中国制造的危机与出路》、《萧条下的希望》......

又是巡回演讲,又是密集出书,还有电视节目《财经郎眼》的推波助澜。

 

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在马云连续抛出对经济学家的微辞后,躺枪的经济学家们纷纷表示,马云搞错经济学家与管理学家的区别了,经济学家只是观察人的行为,少有判断行为对错,更少有对企业家指手划脚,更别说总结商业模式了。

还有经济学家直接对怼:“一个企业家如果因为听经济学家的话死掉了,那说明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

 

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很多经济学家是反对用经济学理论来预测未来的,他们认为影响未来的因素太复杂,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学科的知识就能胜任预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与行为经济学代表人物罗伯特·希勒曾共同撰写了一本叫《动物精神》的书,他们认为,大部分的经济理论都忽略了人类的“动物精神”,所以很难预测准未来。

什么是“动物精神”?

两位大师级的作者认为,它就是人类经济决策的非理性,信心是否充足、公平感、腐败和欺诈、货币幻觉以及作为人们参照物的“故事”,这些都是动物精神的具体表现。

其实经济学家对动物精神的阐述,最早源于凯恩斯著名的《通论》。凯恩斯认为,大多数经济行为源于理性的经济动机,但也有很多经济行为受动物精神的支配,人类并不总是理性的。后人发扬光大了凯恩斯的政府干预经济理论,但忽略了其对动物精神的论述。

坤鹏论一直认为,专业化分工只适合工业生产,思想理论如果也专业化分工了,那么就会让人离真理真相越来越远,比如:经济是一种人类深度参与的社会活动,人是主角,而人性之复杂,光是社会学、心理学、行为学等都研究不透人自己。

如果抛开人只研究经济本身,就会谬误重重,甚至陷入盲人摸象的误区,摸到鼻子就说经济是长长的,摸到腿就断言经济是粗壮的,虽然它们都是经济的特征,但却不是全貌。更可怕的是,用这样的结论来预测未来,指导国家政策,那简直就是贻误大局。

有些时候,坤鹏论感觉,经济学家甚至还不如传销大师和骗子牛逼,牛逼的传销和牛逼的骗局,都是真真正正将经济学、心理学、管理学、社会学、行为学等完美糅合的商业活动。

有专家就曾这样说过:“准确预测长期经济潜在增长率并非单纯的学术课题,而是和政策规划紧密相关,如果政策基于过高的预测来制定和执行,则会带来包括货币超发、通货膨胀、投资过热、资产泡沫、产能过剩、环境污染、贫富差距等一系列恶果。”

 

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再比如买房子这件事,有位朋友曾对坤鹏论说,自己要特别感谢老婆,因为老婆对于房子近乎疯狂的热爱,使他们家早早就买了房,而且不止一套,如果当初不是老婆的坚持,如今可能还在望房兴叹。

而她老婆既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金融大拿,就是喜欢房子,无它。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特别有趣,里面提到一位拥有9套房的老太太讲了自己的买房理论,她说:“甭听那些专家叨叨,专家们从经济学,政治学,统计学,社会学各种角度解读房价。但没人从中国人的文化心理解读房价,你研究过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吗?中国人,尤其女人,就喜欢房子!”

“不管是丈母娘也好,小媳妇儿也好,女婴儿小宝宝也好,都是女人!是女人她就喜欢房子,小宝宝也有长大的一天,没办法,这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古代一听地主婆,就十分向往。现代也一样,一个坐拥几套房产的人,踏踏实实当包租婆,就是有底气。中国,只要有中国女人,就不会对房子没需求。”

昨天,坤鹏论和一位朋友闲聊,他说,当年自己的母亲听他在电话里抱怨北京西直门的房价都涨到9000一平了,二话没说,连自己的老公都没打招呼,坐着飞机飞奔过来,果断出手在西直门附近买了一套房。

原因?

“北京的房价肯定要飞涨,必须买!”他的母亲斩钉截铁地回答。

现在回头看,朋友的母亲比任何专家都要牛,但人家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国女人。

如果用坤鹏论微薄的心理学知识来分析,女人天然缺失安全感,所以她们一辈子都在追求幸福的港湾,除了老公宽厚的臂膀,就只有房子了。

房子给女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是别的任何东西替代不了的。

住着自己的房子和住着租来的房子,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男人往往喜欢抬头仰望天空,他们是抽象的生物,女人则偏爱关注身边与现在,她们是具象的生物。

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费尽心思去设计、装修,然后拖着老公数个周末在居然之家、宜家不知疲倦地荡漾,这就是女人的幸福。

房子装修好,她们会任劳任怨地不断擦拭打扫,搞些小装饰,放些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小摆件,乐此不疲,这就是女人的幸福。

不信我们可以调查一下,中国家庭买房的冲动有多少就是老婆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中国女人对房子的冲动,比魔鬼更可怕!

 

坤鹏论:马云说企业家要是听经济学家的,一半已经死掉了-自媒体|坤鹏论

 

既然经济学不能预测未来,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经济学家要口吐莲花呢?

首先,自古以来,平常人类就对能预言未来的大能怀着敬畏之心,人类对预测的追逐来自于生存本能,我们的祖先们需要时刻防备丛林内的野兽和变幻莫测的自然灾害,具有观察力的准确预言者广受推崇。而且进化让这种本能融入我们的基因,代代相传。

另外,作为智慧生物,我们在心理上也不愿接受需要面对充满随机而无法预测的未来,所以对于知名专家的预测,即使内心的理智明白他们也时常不准,但谁都控制不住每次仍然静心聆听。

其实,就算是普通的我们,只要稍稍在一些领域有所认知,也会不由自主地在亲朋好友间进行各类预测,就算命中率不高,只是偶尔准确,那心里的美妙感妙不可言。

经济学家也是人,一样有七情六欲,特别是外面一片发大财的,甚至不少发财的人也就个初高中水平,而自己还清守学问,有多少人能守得下,耐得住?!

驱动人类发展的是妒忌,驱动专家市场化的同样也是妒忌!

做学问未到大境界者,大多虚荣,喜欢别人追捧,给两句奉承话就飘飘然不知了东西南北,再加上上下嘴唇一碰,就有名往头上安,还有钱送上,摸着厚厚的信封,名利双收,满足!

于是,一些经济学家也发现,搞预测挺好,准了万人叫好,地位上升,出场费翻番,不准也不掉半毛钱的肉,过两天照样被人X老师,X老师地叫着,而成为大师似乎也不难,只要对的次数多于错的次数就够了。

现如今,迷信遭人厌弃,但披着科学外衣的迷信却令人痴迷,被视为学术权威。

这些年不少经济学家深入市场,大搞特搞科学迷信,为了就是自己一辈子研究的那个腌臜东东——钱。

“因为这些专家自己都不知所云,所以任何人的观点都同样有道理。”

所以,经济学家预测未来,特别是5~10年内的预测,外加经济环境恶劣时,听听就好,大部分都属于摸象,信了就输了!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25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3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3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