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恐惧常常大于危险本身。

——西尼加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可以说,这个世界就是一块充满危险之地。

我们的生活中总是危机四伏,天灾人祸想躲是躲不过的。

而我们的一生,不管是谁,几乎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多多少少都会遇到点霉运。

这就是人生,就像那句鸡汤所说的:人生就像心电图,一帆风顺就挂了。

为了生存,我们的祖先在进化过程中锻造出来了躲避恐惧和痛苦的天性。

同样为了生存,人类害怕失去已有的东西,这种情感已经大大超越了得到的欲望。

研究显示,同样一件事,失去的痛苦要大大高于得到的愉悦,丹尼尔·伯努利经过计算告诉我们,它们的关系是2:1。

而世界上最好的生意便是顺应人性,甚至放大人性,于是,保险业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金融产业中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一、人类最早的保险雏形

人类最早的保险源于何时,以何种形式开始?

如果把保险的含义扩大和放宽,那么人类最早的保险形式可能是原始社会部落的殡葬协会,这种协会通过储存资源,保障部落成员死后可能举办一场体面的葬礼。

如今,在东非一些最为贫穷的地区,这种协会依然是当地唯一形式的金融机构。

保险可能有很多定义,但是有句定义说得相当经典:保险就是为应对未来可能遭遇的困境提前做好储蓄。

而保险的关键技巧是,明确储蓄数量以及如何动用这些储蓄。

所以,我们的祖先从远古时代开始,依靠直觉懂得了集中资源共同使用是一种合理做法,因为只有群居才能保障真正的安全。

这种天性中的警觉即使到了农业社会也一成不变,最典型的就是丰年储存粮食以备灾年之需。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公元前2500年左右,古巴比伦国王命令僧侣、法官、村长等收取税款,作为救济火灾的资金。

古罗马帝国的士兵组织,以集资形式为阵亡将士的遗属提供生活费,逐渐形成保险制度。

大约在公元前1792年,古巴比伦第六代国王汉谟拉比时代,为了援助商业及保护商队的骡马和货物损失补偿,汉谟拉比法典中规定了共同分摊补偿损失之条款。

公元前916年,在地中海的罗德岛,国王为了保证海上贸易正常进行,制定了罗地安海商法,规定某位货主遭受损失,由包括船主、所有该船货物的货主在内的受益人共同分担。

公元前260年~前146年间,布匿战争期间,古罗马人为了解决军事运输问题,收取商人24%~36%的费用作为后备基金,以补偿船货损失,这就是海上保险的起源。

公元前133年,古罗马成立的各雷基亚(共济组织),向加入该组织的人收取100阿司和一瓶敬人的清酒。并且每个月收取5阿司,积累起来成为公积金,用于组织成员丧葬的补助费,这是人寿保险的萌芽。

生命保险的雏形也早在中世纪就已经存在。

佛罗伦萨商人贝尔纳多·坎比的账簿中就记载了关于教皇尼古拉斯五世、威尼斯总督弗朗西斯科·福斯卡里以及阿拉贡国王阿方索五世等人的生命“保险”。

虽然以上这些还不是保险的组织形成,但已经具有了保险的稚嫩雏形。

二、最初的所谓保险其实就是赌博

1.商船船基保险

坤鹏论听过不少保险讲座,大部分专家说,商船船基(船身)保险——船舶抵押契约是保险业作为商业分支的最初源头。

历史第一份这样契约的签订时间可以追溯到14世纪早期的意大利。

从那时候起,安全保险方面的条款开始出现在商业文件中。

但是,这种协议的本质其实相当于给商人提供条件性贷款,如果真遇到意外,可能就会被取消,所以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保险凭单。

比如:在《威尼斯商人》中,安东尼奥的船队虽然上了这种保险,但显然他并没有获得保险,最终身陷夏洛克的阴谋诡计。

直到14世纪50年代,真正的保险合同才开始出现,那时的保费按照投保金额的15%~20%收取。

15世纪后,该比率进一步下调至10%以下。

让我们看看现存的一份那时的保险合同,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同意承担源于以下方面的风险:

“上帝、大海、人类战争、火灾、投弃以及国王、城市或其他人导致的延误、报复行为、被捕,和其他可能发生的任何损失、危险、灾难、受阻或困厄,但包装以及进出海关除外。”

有没有一种很强大的感觉?

但是,你要明白的事情是,承诺越多,越大无边,其背后很可能就是没承诺,纯忽悠,诱你上钩。

当时承保人并非专业的保险人士,他们也是商人,同样也从事着各自领域的贸易活动。

逐渐,这种合同实现了标准化,并被纳入《商业习惯法》,一直沿用了几个世纪之久。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2.首家火灾保险公司

后来,更具专业特征的保险市场在伦敦出现,它的契机则是一场大火灾。

1666年9月2日~5日,伦敦发生了历史上最严重的火灾,大火连续烧了4天,包括87间教堂、44家公司以及13000间民房尽被焚毁,欧洲最大城市伦敦大约六分之一的建筑被烧毁。

1667年,牙科医生尼古拉·巴蓬在伦敦开办个人保险,经营房屋火灾保险,伦敦出现了第一家专营房屋火灾保险的商行。

1681年,巴蓬的商行通过合资,成为了世界首家火灾保险公司。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3.海运保险市场——劳合社成立

大约在巴蓬初建火险商行的同一时间,专门的海运保险市场也出现了。

它诞生于爱德华·劳埃德在泰晤士河畔开设的"劳合咖啡馆"中。

因为该咖啡馆临近一些与航海有关的机构,比如:海关、海军部和港务局,所以它就成为了当时从事远洋航运的船东、船长、商人、高利贷者、经纪人交换航运信息的场所。

由于这里海事航运信息灵通,许多海上保险的承保人和经纪人便以此作为经营保险业务的中心。

后来,咖啡馆的79名商人每人出资100英镑,于1774年租赁皇家交易所的房屋,在劳埃德咖啡馆原业务的基础上成立了劳合社。

英国议会于1871年专门通过了一个法案,批准劳合社成为一个保险社团组织,劳合社通过向政府注册取得了法人资格,但劳合社的成员只能限于经营海上保险业务。

直至1911年,英国议会取消了这个限制,批准劳合社成员可以经营包括水险在内的一切保险业务。

当年,劳合社中保险业务的财务基本都是量入为出,保险商每年募集足够的保险费,用于支付当年的保险支出,并从中赚取利润差额。

而这种量入为出的模式很容易就会造成因为赔偿过大而出现亏损。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如今的劳合社是全球领先的专业财产险与责任险市场,全球最为知名的特殊保险与再保险市场,英国的一家保险人组织。

该组织不直接经营保险业务,只是为其会员提供交易场所和有关服务,是世界上由个人承保保险业务的唯一组织。

目前劳合社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

2013年7月,中国平安以2.6亿英镑的价格买下了劳合社总部大楼。

4.量入而出的保险经营就是赌博

1710年,专门从事火险业务的英国太阳保险办公室成立。

10年后的1720年,专门于生命和海运保险的皇家交易保险公司和伦敦保险公司相继成立。

上述三家公司的经营和劳合社一样,依然建立在“量入为出”的基础之上。

据伦敦保险公司的历史数据显示,它的保费收入经常低于财务支出,特别是在战争期间,比如:英法战争,由于该公司也向法国商人出售保险,等于两边都得赔。

事实上,所有以上形式的保险,甚至包括那些缜密的船运保险,全都是一种赌博,虽然有了保险的意识,但离如今的保险体系相差甚远。

关键的关键就是,当时,还不存在对投保风险进行科学评估的足够理论基础。

三、保险的六大理论基石

其实,天灾人祸中没有多少是随机事件,比如:飓风的发生具有规律性,疾病和死亡同样具有各自的规律。

美国就曾有过这样一份统计显示,美国人一生中因包括各种自然灾害在内的自然外力作用而遭受的平均死亡风险为1/3288,因建筑物发生火灾而导致的死亡风险为1/1358,遭遇枪击致死的可能性为1/314,自杀的可能性为1/119,致命性交通事故为1/78,但可能性最高的还是死于癌症,达到了1/5。

既然如此,如果能够提前计算好规律和概率,并保证发生后储蓄能够承担相应的损失,那么这样的保险就不再是赌博了,如果再将庞大的保费资金运用于收益性投资,这个生意就简直是太美妙了。

坤鹏论认为,直到1660年左右开始,一些支撑保险的理论基础开始逐渐形成后,保险才真正算是在金融行业登堂入室。

支撑保险的理论主要包含以下六个方面的决定性突破,而这里面好几个坤鹏论曾在以前文章中讲过,这样看,多涉猎不同学科知识的优势就充分体现出来了。

当然,如果你不想过多费脑,可以直接略过下面这部分的内容。

1.概率

概率论给了保险强大的理论支撑,甚至可以说,它支撑着整个金融业,因为金融是机遇的游戏,而概率就是专门讨论和计算机遇的理论。

坤鹏论在《为什么赌场可以永远赢 为什么十赌九输》介绍过概率论的发展史。

17世纪,法国天才数学家布莱兹·帕斯卡在其《思想录》一书中曾提到过,“灾害造成的恐惧应当不仅仅与灾害的严重程度,同时还与事件的发生概率成相应比例”,他表示这一伟大见解出自波尔·罗亚尔修道院的一位修道士。

这句话对于保险业的进化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当然其中的关键是概率。

2.平均寿命

1662年,英国约克大学统计学家约翰·格朗特出版了他的《关于死亡公报的自然与政治观察》一书。

书中分析了60多年伦敦居民死亡的原因及人口变动的关系。

首次提出通过大量观察,可以发现新生儿性别比例具有稳定性和不同死因的比例等人口规律。

并且第一次编制了“生命表”,对死亡率与人口寿命作了分析,使人口统计学成为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

格朗特的著作中利用教区死亡记录数据来估计伦敦的人口,每年伦敦大约有13000葬礼,每十一个家庭平均每年3人死亡,家庭平均8个人,因此伦敦的人口约为384000。

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拉普拉斯于1802年用类似的方法估计法国的人口。

格兰特最重要的贡献是编制了世界上第一个死亡表(后来生命表的基础)。

不过,格朗特的数据并没有涵盖死亡人员的年龄问题,因此,无法获得本应从中导出的信息。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后来,卡斯帕· 诺依曼研究了17世纪90年代西里西亚口岸城市——布雷斯劳的城市档案,这些档案中详细记录了这个城市1687年~1691年间出生和死亡的人口,这为可靠估计不同年龄层的人的预期寿命提供了足够信息。

这些数据在提交到伦敦皇家学会后,引起了天文学家埃德蒙·哈雷的注意。

哈雷用布雷斯劳的数据构建了死亡率表,也就是记录着不同年龄组的死亡频率的表格,并在1693年把他的研究结果发表在《皇家学会学报》上。

根据1238个出生记录以及1238个死亡记录,哈雷得出了一个生命统计表,揭示了每年非死亡性“赔率”:“每年之中一名20岁男子的非死亡性赔率为100:1,而一名50岁男子的赔率为38:1。”

这成为保险精算数学的基石之一。

3.确定性

还记得坤鹏论在《为什么赌场可以永远赢 为什么十赌九输》讲过的瑞士数学家雅各布·伯努利吗?

他为保险提供了大数法则这个强大的理论基石。

雅各布在1686年与友人的书信中,提到了在网球比赛过程中预测结果的问题。

他一开始就意识到,这样的竞技赛事是人类而非机器在参与,因此简单列举所有结果绝无可能。

但他提出了一个很简单的观点:如果能收集到足够多的历史资料进行研究,那么就有可能分析这种包含不确定性的复杂游戏。

雅各布的想法是,就算你无法直接得知一件事的真实概率,也能在观察了足够多次的结果后大致估计出这件事的发生概率如何。

例如,如果有一枚两面不均匀的硬币,只要抛掷足够多次,就能越来越准确地知道它正面或反面向上的概率。

雅各布认为概率论是人类了解高深知识的捷径。

在所有为概率论做出贡献的著名思想家中,雅各布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位。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雅各布还举了个愚蠢游戏来进行类比。

有一把装满黑球和白球的壶,难道你需要把每个球逐个数出来才能确定黑球对白球的比例是某个分数,比如2∶1吗?

雅各布认为不需要,如果基本确定这个比例大致在201/100~199/100,他就能告诉你需要拿出多少球来查看以验证你的想法。

这样能让你理解吗?

如果需要思考一会儿,也是人之常情。

1704 年,伯努利曾在信中对伟大的数学家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解释了两遍概率论的概念。

而莱布尼茨是微积分的发明者。

雅各布的论证如今被称为“大数法则”(大数定律)。

简单地说就是研究的次数越多,你对壶中黑、白球比例的估计就越趋近于实际比例。

尽管这只是个简单的游戏,对实际问题的帮助可能也不大,但正如雅各布对莱布尼茨所说:

“如果你把壶换成一个老人或者年轻人的身体,而身体携带着的致病细菌,就好比是壶中装着的球,那么进行观察后,你就能以同样的思路,知道老者离死亡的距离比年轻人近了多少。”

在同年的后一封信件中,雅各布又说:

“即使死亡数是无限的,我们却能用有限次的观察估计出两种人死亡数的比例,反复观察会使估计比例逐渐接近实际比例,直至两者之间的差异难以被察觉,这个估计比例不完全准确,但从现实的角度而言已经足够接近。”

1705年,雅各布曾这样说道:“在类似条件下,一件事情未来的发生(或不发生)频率将会与过去得出的情况保持一致。”

对雅各布来说,从壶中拿球只是一个理解青年和老年之间死亡概率差异的模型而已。

但从对投机游戏进行的数学分析中得出的大数法则,让人能够在内心有把握的情况下预测死亡概率,从而得出青年和老年的预期寿命。

4.正态分布

法国-英国数学家棣莫弗尔告诉我们,任何迭代过程的结果都可以沿一条依据它们与均值或标准偏差之间的方差形成的曲线来分布,这就是正态分布。

他在1733年写道:“尽管随机导致了非规律性,但比率还是将会无比显著。经过一定时间,那些非规律性将在原本固有规律的周期性复现中变得微不足道。”

正态分布恰好坤鹏论也曾在《股市为什么总是八赔一平一赚》中介绍过。

在这里让我们简单理解一下,就像人的身高,以中国为例,大部分成年男子的身高平均值在1.7米左右,极端高和极端矮的情况极为罕见。

如果以身高为横坐标,以取得此身高人数或概率为纵坐标,得出来的分布曲线是钟形的,中间部分很高,越往两边,衰减越明显。

这样获得的平均身高能够代表整个群体的身高分布,这种就叫正态分布。

人类的寿命也遵循正态分布,68.27%的人相当集中,极端长寿和极端短命在庞大人群中微不足道,这使得保险公司能够简单而精确地测算出合理保费。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5.效用

又是一个坤鹏论以前讲过的名词,在《为什么股市里投1万 一年后变成了1.95元》有过详细讲解。

它的提出者是逆天数学家族伯努利家族的另一天才——丹尼尔·伯努利。

1738年,丹尼尔发表了名为《有关衡量风险的新理论说明》的论文,其中就提到了效用——“事物价值不能建立在其价格上,而应取决于它所产生的效用”,并且“财富方面的小幅增长所产生的效用与此前已占有的财产数量成反比。”

换句话说,和一个亿万富翁相比,100美元对于乞丐更具有价值。

效用可以用来描述人们赋予钱的主观价值。

丹尼尔称,人们本能地会选择争取最大的效用,而不一定是最多数目的钱。

比如:你朋友的财富是你的两倍,那么他赢了100元后,其喜悦可能只有你的一半。

同理,当他丢了100元后,其心疼度也只有你的一半。

再比如:当你在赌场赢了100万后,第二次再赢100万的话,你的欣喜只有第一次的一半。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另外,丹尼尔在《有关衡量风险的新理论说明》中还提到了风险和保险,提倡要用几何平均值来看待它们。

他举了个例子,一位做国际贸易的圣彼得堡商人,通过海上运输进货,这其实也是一种赌博行为,因为船有沉没的风险,商人就要面临是否购买保险的选择。

如果通过算术平均数计算,保险不是很理想的赌注,但是,如果这名商人的财富实力不强,他就应该通过购买保险来提高自己的几何平均值,即使保金的价格很高。

6.贝叶斯推断

英国数学家托马斯·贝叶斯在数学方面主要研究概率论。

他首先将归纳推理法用于概率论基础理论,并创立了贝叶斯统计理论,对于统计决策函数、统计推断、统计的估算等做出了贡献。

在他的《机会问题的解法》一书中,贝叶斯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给定一项未知事件已经发生和失败的次数,求证该事件每次测试时的发生概率介于两个指定数额之间的机会。”

然后,他又对这个问题做出了解答:“任意事件的发生概率都是依据事件发生预期所估算出来的价值与预期事件发生机会的比率”,这预示了一个现代公式,即期望效用等于事件发生概率乘以事件所带来的收益。

贝叶斯推断是一种统计学方法,用来估计统计量的某种性质,它是贝叶斯定理的应用。

贝叶斯推断与其他统计学推断方法截然不同。

它建立在主观判断的基础上,也就是说,你可以不需要客观证据,先估计一个值,然后根据实际结果不断修正。

正是因为它的主观性太强,曾经遭到许多统计学家的诟病。

贝叶斯推断需要大量的计算,因此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得到广泛应用。

只有计算机诞生以后,它才获得真正的重视。

人们发现,许多统计量是无法事先进行客观判断的,而互联网时代出现的大型数据集,再加上高速运算能力,为验证这些统计量提供了方便,也为应用贝叶斯推断创造了条件,它的威力正在日益显现。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举个医学的常见问题,与现实生活关系紧密。

已知某种疾病的发病率是0.001,即1000人中会有1个人得病。

现有一种试剂可以检验患者是否得病,它的准确率是0.99,即在患者确实得病的情况下,它有99%的可能呈现阳性。

它的误报率是5%,即在患者没有得病的情况下,它有5%的可能呈现阳性。

现有一个病人的检验结果为阳性,请问他确实得病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们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结果,约等于0.019。

也就是说,即使检验呈现阳性,病人得病的概率,也只是从0.1%增加到了2%左右。

这就是所谓的"假阳性",即阳性结果完全不足以说明病人得病。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这种检验的准确率高达99%,但是可信度却不到2%?

答案是与它的误报率太高有关。

而贝叶斯的理论和方法,如今已成为保险精算和风险管理的利器。

简而言之,现代保险业的真正先驱是那些数学家而非商人。

四、真正意义的保险基金——从赌徒升级到赌场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保险业最正宗的发明者来自苏格兰,两位极具数学天赋的牧师,他们在距今275年前的1744年,创立了世界第一个建立在正确保险精算以及金融准则基础上的保险基金。

在位于苏格兰爱丁堡老城中心山上的灰衣修士教堂中,有一位牧师叫罗伯特·华莱士,他有一位好朋友——托尔布斯教堂的牧师亚历山大·韦伯斯特,他们的共同爱好是研究数学。

那时候,苏格兰首都的卫生条件极恶劣,脏乱差,臭气熏天,从而还得了个“老雾都”的绰号。

而华莱士和韦伯斯特都对人类健康的脆弱性有着敏锐的觉察,通俗地讲,他们很珍惜生命,所以两人都活到了当时的高龄——74岁和75岁。

18世纪的欧洲,人均寿命相当低,伦敦的平均寿命才23岁,即使是19世纪,英格兰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也只有37岁。

那么卫生条件和环境更差的苏格兰,可能人均寿命比英国还要小得可怜。

华莱士和韦伯斯特认为,有一个群体尤其容易过早死亡,那就是已故苏格兰长会教会牧师的遗孀和子女,因为按照《安妮法》规定,他们只能获得牧师去世之年的半年薪俸,从那之后,就要独立面对穷困潦倒的生活。

所以两人决定搞一个保险基金来救助牧师的遗孀和孤儿。

他们认为,除了要求在世的牧师每年缴纳保险费,用于照顾他们去世后留下的遗孀和孤儿外,这些保险费还应该被用于创立一种基金,然后进行收益性投资。

这样,牧师的遗孀和孤儿将会获得投资所得的回报,而不仅仅是他们缴纳的保险费。

要使这个计划得以实施,并良好地运转下去,唯一要做的就是对未来将会出现多少遗孀和孤儿,以及赡养他们需要收入多少资金进行准确预测。

不得不承认,华莱士是位数学奇才,他还是爱丁堡哲学学会的成员,他向该学会提交的论文《论古代与现代的人口数量》,在某些方面的发现要先于马尔萨斯的《人口论》。

华莱士在一篇草稿中这样写道:“开始时可能需要她们的丈夫在世时每年缴纳3倍的保险费……”

随后,华莱士又开始研究他和韦伯斯特从苏格兰全境的长老会辖区搜集来的证据,并且发现“苏格兰在世的牧师人数似乎总是保持在930人的水平。”

“……通过对过去20年的数据进行研究,我们发现每年(930人中)约有27名牧师去世,其中18人留有遗孀,5人留有子女但没有遗孀,2人既有遗孀又有上次婚姻留下的未满16岁的子女;当遗孀全体数量统计完全时,3名领取养老金者又将去世或再婚,身后又抛下未满16岁的子女。”

起初华莱士估算任一时期遗孀的最多人数为279人,但他的另一位数学家朋友麦克劳林对此做出纠正,因为假定遗孀死亡率恒定并不属实,因为她们不可能全部处于同一年龄。

为了得出准确性更高的数据,华莱士转而求助于哈雷德生命统计表。

最后,华莱士和韦伯斯特终于完成了测算并开始实施他们的伟大保险事业。

根据这项计划的最终版本,每位牧师每年将会缴纳的保险费共有4种等级以供选择,这些钱将被用于创立一项基金,然后通过收益性投资赚取足够的收入。

最初的收益来源就是向较为年轻的牧师提供贷款。

而基金则根据缴纳保险费等级向新遗孀支付10到25英镑的养老金。

另外,基金的管理费也从收入中支取。

换句话说,“为苏格兰长老教会牧师的遗孀和儿女提供准备金的资金”是世界首个按照“极大值原理”运作的保险基金。

这种基金不断进行资本积累,最终达到利息和收益足够支付最大数量的养老金以及其他方面支出的程度。

但是,如果测算错误,基金可能出现超过或严重低于所需要资金数额的问题。

经过至少五次对基金增长率进行计算和评估,华莱士和韦伯斯特最终得出了一组预测数据,即从1748年初到1765年,基金总额将从18620英镑递增至58348英镑。

而事实证明,他们神奇地只出现了1英镑的偏差,到1765年,基金实际自由资本为58347英镑。

对于这样的成就,即使是现代的保险精算师们都可能会惊到下巴掉一地。

因为他们没有fsa资格,没有excel,也没有prophet,但他们计算的比我们精确100倍。

而且,长寿的华莱士和韦伯斯特幸运地在其有生之年亲眼见证了他们的测算奇迹。

他们所创建的苏格兰牧师遗孀基金是同类基金中的首例,该基金的建立绝对是金融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不仅是为苏格兰的牧师,同时也为渴望防范过早死亡风险的每一个人树立了模板。

甚至在该基金完全投入运作之前,爱丁堡、格拉斯哥以及圣安德鲁斯的各所大学已经申请加入了。

目前, 苏格兰遗孀基金是全球最大的退休金和保险公司之一。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其后的20年间,依照相同模式建立起来的类似基金在英语国家如雨后春笋般相继涌现。

其中包括:1761年成立的费城长老会牧师基金、1762年创建的英国公平公司以及1768年为苏格兰工匠的遗孀提供赡养费用的圣玛丽礼拜堂的联合公司。

到1815年,保险原则已经广泛流行并被老百姓广泛接受。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与拿破仑战斗的士兵们,他们在上战场前都会给自己投保,这样他们就知道,即使自己战死沙场,妻子和孩子也不会流落街头。

到19世纪中叶,投保已经和到教堂做礼拜一样,成为一种名望的象征。

就这样,一个原本计划用于保障几百位牧师遗孀的基金,稳步发展成为如今经营一般保险和养老基金的“苏格兰遗孀基金公司”,并且于1999年被劳埃德银行收购。

1930年,德国保险专家阿尔弗雷德·马内斯给保险下了一个简明的定义:

一种依托于交互原则的经济制度,建立目的是提供一种资金储备,这种需要源于一种发生概率可以预先评估的偶发事件。

可以说,现代概率理论诞生之前,保险公司只是赌徒,现在,它们则变成了赌场。

可能华莱士和韦伯斯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设计的保险基金在未来会一跃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投资者之一,也就是如今那些统计了全球金融市场的所谓“机构投资者”。

二战后,当保险公司获准开始投资股市时,它们就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购买到了英国公司的绝大部分股份。

到了20世纪50年代中期,主要英国公司中的1/3都已成为它们的资产。

如今,仅苏格兰遗孀基金公司的管理资金便超过了1000亿英镑。

保险费在发达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中的权重也在稳步提升,从一战前的2%左右增长到了现在的近10%。

正像罗伯特·华莱士在270多年前意识到的那样,规模对于保险至关重要,因为依据平均律和大数法则,人们投入基金的保险费越多,那么每年对将要支出的资金进行预测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尽管无法提前获知具体某个人的死亡时间,但保险精算师可以利用华莱士、韦伯斯特率先使用的原理,对一个较大的个人群体可能的平均预期寿命做出惊人准确的测算。

坤鹏论:保险就是开赌场 深度讲解保险的起源与历史-自媒体|坤鹏论

当然,除了投保人可能在世多长时间外,保险公司还需要了解他们的基金投资能够获得多少收益。

它们应当利用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购买什么呢?

是相对安全但利率较低的债券呢?

还是存在较大风险但可能带来更高收益的股票呢?

由此看来,保险就是日常生活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与金融领域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交集的部分。

不可否认,精算科学赋予保险公司一种相对于投保人拥有着固有的优势。

就像赌场一样,总的来说,相对于赌徒,赌场总是占有些许优势,而正是这样的微弱倾斜,在大数法则的照耀下,积少成多,赌场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正如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曾提出的那样,收益微小(不缴纳保险费)对非确定性巨大损失(灾难之后无法获得赔付)的赌博相比,人们更青睐于那种损失微小(每年缴纳保险费)对较少概率的巨大收益(灾难之后获得的保险赔付)的赌博。

现在你是否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开保险公司,为什么巴菲特对保险公司情有独钟了吧!

因为开保险公司,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开赌场,甚至比开赌场还要好。

在《2013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这样说道:

“保险公司现在收取保费并在以后理赔……这种现在收集保费并等到以后才可能理赔的模式让我们持有一大笔钱——我一直叫它‘浮存金’。”

巴菲特认为,保险浮存金有两个作用,它是一笔负利率资金,同时还是一个投资杠杆,同时巴菲特承认,这是伯克希尔成功的关键。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创始人为: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6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8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20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