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就像装满卡片的房间,无论你怎么推它,这些卡片总是同时立起来或同时倒下。
——哈里·D·舒尔茨
坤鹏论:股市里的人生大道理 谁也逃不出的回归均值法则-自媒体|坤鹏论
一、先讲个小故事
坤鹏论最近在一本书中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话说,20世纪60年代末,一批飞行教练到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培训,当时的心理学课程由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教授主讲。
在课堂交流过程中,这些教练激励飞行员的方式,引起了卡尼曼与同事阿莫斯·特沃斯基的兴趣。
传统经验认为,在教学上鼓励比处罚更有效。
但这些教练发现,如果飞行员因为某次表现出色而受到了表扬,他下一次的表现通常连一般水平也比不上。相反,因为飞得太差而受到批评的人,下一次通常会有显著进步。
于是,这些教练认为,在教学中不能激励,激励法无效,甚至会起反作用,而对错误狠狠批评才有效。
坤鹏论:股市里的人生大道理 谁也逃不出的回归均值法则-自媒体|坤鹏论
但这些教练因为自身认知有限而犯了一个错误。
他们不知道在统计学上有个著名的统计回归概念,它又叫回归平均值、均值回归、回归均值。
19世纪的英国,有位叫弗朗西斯·高尔顿的科学家,他还是达尔文的表兄,就是他发现并命名了统计回归现象。
1886年,高尔顿发表了《在遗传的身长中向中等身上的回归》,他从实验中发现,个子特别高的人,生下的孩子通常没有那么高,个子特别矮的人,孩子通常不会那么矮。
他解释说,任何一连串的重复活动,其结果通常都会接近平均值或中间值,比如:打网球时连续挥拍24次,如果有一个球打得特别好,下一个球就可能点拖泥带水。如果不小心打了一记坏球,下一个球通常会打得漂亮一点,这就是几率的本质。
回归平均值揭示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第二次的表现和第一次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让我们再回到飞行教练的教学方法,卡尼曼通过研究发现,任何飞行员只要某一次飞得特别好或特别差,下一次的表现都会更接近他的平均水平,这就是统计回归的原理。因此表现不佳的飞行员,无论他是否受到教练的批评,下一次总会表现得出色一些。突然一鸣惊人而受到夸奖的飞行员,根据统计回归原理,他下一次的表现可能会差一点。
由于飞行教练不懂这个道理,因此错误地认为惩罚能使飞行员表现得更加良好,而奖励的效果却适得其反。
于是,卡尼曼向这些教练指出了他们的理论缺陷,后来的以色列飞行员也因此受惠,不再白白遭受教练的暴脾气。
后来,卡曼尼和特沃斯基移民到了美国,成为了经济心理学的大师,是美国行为金融学的翘楚。
坤鹏论:股市里的人生大道理 谁也逃不出的回归均值法则-自媒体|坤鹏论
二、小故事里的两个大学问
从这个故事中延展出两个值得思考的知识点,坤鹏论分别聊聊。
1.为什么要不断加强认知
不得不承认,科学家确实厉害,人家总能从平淡的生活中发现大学问,卡曼尼和特沃斯基在这件事后,他们开始思考一个重要问题:人在各种生活领域中,到底是怎样作出判断和决定的。
通过进一步研究,他们发现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也会像飞行教练那样因为错误的直觉,或是现有的资料过于复杂,难以得出科学的结论。
而人类天生就具有自负的特性,总认为自己比实际厉害许多,面对未知时,他们总是急于下结论,这就导致社会中错误重重,比比皆是。
卡曼尼和特沃斯基发现,人在面对生活中的各种情况时,经常根据一些毫无意义或微小的样本来做决定,比如:有个投资人看到一家新开张的连锁店前,顾客排成了长龙,因此决定买这家公司新上市的股票,结果却使他大失所望。因为他看到的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虽然有这么多人在排队,却并不表示这家餐厅真的受欢迎,甚至可能是服务效率太低的缘故。
当初,彼得·林奇曾建议读者,投资从身边做起,逛街购物就能发现“你身边的大牛股”,如果自己经常见到某家公司的商品,或是某家店很火热,就可以购买它们的股票。
结果,不少投资人听了他的建议,却赔得很惨,后来彼得·林奇不得不修订他之前的说法,告诉人们不能简单照搬,绝不可草率,还要好好调研公司。
卡曼尼和特沃斯基进一步研究发现,人们的判断和决定并不见得完全合乎理性,人在面对判断和选择时,会使用许多自我认知的方法来简化和解决一些难题,他们将这些“自我认知的方法”进行了描述和分类,并把这称为“判断启发学”,也就是大多数人本能地在脑子里采取的捷径或经验法则。
这些准则可能是直觉反应,比如:餐厅排大队表示生意很火,也可能是被社会一般认知所强化的想法,比如:到了一定年纪,必须要攒钱买套房子;在股市泡沫或是房市泡沫时,人们都相信股票和房子都不会跌。
后来,卡尼曼因为对判断和决策制定的理性模式提出挑战而荣获2002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
他的研究打开了社会心理学、认知科学、对理性与幸福的研究以及行为金融学的新局面。
卡尼曼还将多年研究和思考成果写成一本书——《思考,快与慢》。
坤鹏论:股市里的人生大道理 谁也逃不出的回归均值法则-自媒体|坤鹏论
在书中他告诉人们,我们的大脑有快与慢两种作决定的方式。
常用的无意识的“系统1”依赖情感、记忆和经验迅速作出判断,它见闻广博,使我们能够迅速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
但系统1也很容易上当,它固守“眼见即为事实”的原则,任由损失厌恶和乐观偏见之类的错觉引导我们作出错误的选择。
有意识的“系统2”通过调动注意力来分析和解决问题,并作出决定,它比较慢,不容易出错,但它很懒惰,经常走捷径,直接采纳系统1的直觉型判断结果。
而坤鹏论总结下来的结论则是,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实在太重要了,知道得越多,你的愚昧就越少,不得不感叹芒格老爷子的建议实在是闪闪放光的真知灼见:
“我去学习各学科中所有的重要道理,因为真正重要的大道理占每个学科95%的份量,所以对我而言,从所有的学科吸取我所需要的95%的知识,并将它们变成我思维习惯的一部分,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当然,掌握了这些道理后,你们必须通过实践去使用它们。这就像钢琴演奏家,如果不持续练习,就不可能弹得很好。所以我这辈子不断地实践那种跨学科的方法。”
“让它们在你们的头脑中形成一个思维框架,在随后的日子里能自动地运用它们。”
另外,坤鹏论认为,卡尼曼和特沃斯基的研究结果还告诉我们,凡事不要急着妄下结论,往往你的下意识判断都不会太正确。
让子弹飞一会儿才是王道。
就像前两天央行降准1%,许多自媒体甚至是专家开始高呼:央行大面积放水啦!
他们真应该好好去补补货币银行学的课。
央行降准确实增加了基础货币,但这块货币本身的额度是很有限的,只有通过商业银行的信用扩张才能真正增加市场的货币供应量,也就是真的要把钱贷出去,如果商业银行不能有效扩张信用,那货币之水就不会太泛滥。
从去年开始,央行没少通过各种手段增加基础货币,但代表货币供应量的M2增速却一直萎靡不振,徘徊在历史最低位水平,一直就没超过两位数。
其实现在银行不是没钱放,甚至不夸张地说,现在市场上除了银行有钱谁都没钱。
经济不好的情况下现金为王,于是所有人都收缩流动性把钱放在银行里,啥也不干,结果银行有钱也放不出去。
有人调侃道:这是一个好人不借钱,借钱都是坏人的年代。
有老铁说,为什么08年不一样?因为那时候银行被逼着随随便便放贷,好人坏人都能贷,那才是大放水。
但如今,放贷可以,但坏账新增不能超过百分之二,这是什么概念?
可以说,目前就是最牛逼的银行都做不到新增贷款的坏账不超过2%。
所以,我们要明白,国家还是坚定地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到第一位,现在的货币政策更多是一种防范风险的考虑,确保稳定形势不要剧烈波动。
各位老铁!五个坚持、六个稳一定要好好学习,起码2019年不是求增长。
国家的大局是用时间换空间,稳定中慢慢调整。
还有人说,放不放水,你不要总盯着神仙手里的水龙头,关键要看自己手里的水盆接到水了没有。
降准之后,老百姓最应该关心的是:
银行有没有新上什么信贷产品,利率有没有下降;
观察水到底流到哪里了,不需要看政策变化,只要看相应的市场成交量的变化;
如果想春江水暖早点知,就去看每次最早动作的地方,它们正在发生什么。
真实世界,真的没那么多计谋和逆转,盯住结果往往比揣摩上意靠谱得多。
坤鹏论:股市里的人生大道理 谁也逃不出的回归均值法则-自媒体|坤鹏论
2.回归均值更是一个法则
回归均值这个大道理,我们的老祖宗也早有总结,比如:
盛极必衰,衰极则盛,否极泰来,物极必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
在前面提到的《思考,快与慢》一书中,卡尼曼用了专门的篇幅介绍回归均值效应,他通过大量临床试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只要两个数值之间的相关度不高,就会出现回归平均值的情况。”
这里就出现了第一个要提醒的知识点,回归均值现象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统计学总结的结论。
所以,尽管回归均值可以解释生活中很多现象,但人们理解起来却非常困难,因为我们的大脑对于两件事之间关系的理解,总是喜欢用因果关系把它们联系在一起,一定是某个原因引起某个结果,如果一件事从因果关系上无法解释,我们就很难理解了。
明白了回归均值,你也会对许多事情释然,比如:孩子考试成绩和平时的成绩起伏比较大,我们不必激动,要相信这次只是偶然,不论你激动与否,下一次的趋势都是回归平均值。
再往大了说,人生的一次偶然失利,真的不要太过在意,因为它决定不了一生。
回归均值在金融方面更加出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
它在股市中证明了,一种上涨或下跌趋势不管其延续的时间多长,都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最终回归均值的规律一定会出现:涨得太多了,就会向平均值移动下跌;跌得太多了,就会向平均值移动上升。
同时,在自然界的惯性、人们的心理作用、投机作用等加持下,有时甚至会矫枉过正的令人措手不及。
股市中不少技术派很喜欢回归均值,他们通过它来选择股票的买入和卖出点,并认为它比图表更科学,因为精确的数值是从历史数据得出来的确定买/卖值,而不是试图用图表解释价格变动。
不过,到目前为止,均值回归理论仍然不能预测回归的时间间隔,也就是回归的周期呈“随机漫步”。而且,不同的股市,回归的周期也会不一样,即使是同一个股市,每次回归的周期也不一样。
巴菲特的好友——西格尔教授曾对1970~2001年这32年世界主要股市的数据进行了研究,他发现大家的回报率相差无几,英国为11.97%,美国是11.59%,日本是11.12%,德国为10.88%。
这说明股票的收益率也存在回归均值,市场不会偏离价值中枢时间太久,市场的内在力量会促使其向内在价值回归,即使没有政府利多或利空政策的作用下,股价也会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自然向均值回归。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定政府行为对促进市场有效性的作用,因为市场偏离内在价值后并不等于立即就会向内在价值回归,很可能会再出现持续地均值回避,政府行为会起到抑制市场无效和促进市场有效的作用,在促进市场有效方面政策行为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
1985年,理查德·塞勒和德邦特在《股市是否反应过度》的论文中提出了行为金融学最重要的发现之一:以3~5年为一个周期,一般而言,原来表现不佳的股票开始摆脱困境,而原来的赢家股票则开始走下坡路,这也是均值回归原理在股票投资中的一个应用。
坤鹏论:股市里的人生大道理 谁也逃不出的回归均值法则-自媒体|坤鹏论
另外,根据统计显示,基金也逃不出均值回归。
基金通常在其投资策略即将失效时,业绩最好,除非你能洞察先机,否则你看中的基金,很可能已经涨到了顶点,因此,虽然你紧紧地追赶潮流,却只赶上了末班车。
许多投资人就是这样在表现很差的基金即将起飞前,把资金抽出来,却投入快要涨到顶点的当红基金,如此周而复始,始终尝不到赚钱的甜头。
各位老铁,看完今天的文章有何感触?
坤鹏论的最大收获是: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