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看待经济周期就像古代埃及人看待尼罗河洪水泛滥一样。这种现象间歇性发生,它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但它的根本原因还未被认清。

        ——约翰·克拉克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债务总额为237万亿美元,截止到2018年第一季度,这个数字飙升至247万亿美元,全球债务已经占全球GDP的318%,创了人类历史新纪录,有专家说,这是世界各国政府为了救经济而实施的新自由主义所致,要消化这些债务,八到十年的时间都不够。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人类自诞生以来,每一个影响世界的颠覆性技术背后都是科技,后来,科技还与经济周期直接挂钩,每一次科技革命,都会让人类大踏步前进,并进入新一轮经济繁荣期。

所以,现在这个时间点非常尴尬,互联网技术正在成为传统,而新的伟大技术尚在襁褓,我们妥妥地处在了科技的洼地时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青黄不接,没有新科技衍生的新主导产业,经济也失了颜色,发达工业化国家也不过是在做再工业化。

自从退潮以来,许多所谓的“未来已来”的新技术,绝大部分成了“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

而被寄予厚望、要让人们大批失业的人工智能,率先开始了失业的节奏;区块链在国家整治下,显了原形,失了颜色,甚至堪称一场天大的笑话,美国媒体刻薄地说:“存在两种区块链,一种是在实验室里尚待进一步开发的技术,另一种存在于中国人的话语里,成为了吓唬其他中国人的工具”;共享经济随着摩拜卖身、ofo生死一线臭了,早已无人谈起。

可悲可叹,中国高科技不行,但炒概念的功力却在这几年得到了长足进步,最高潮时,离神话也就一线之遥,那时候许多投资人边看商业计划书,边摇头,边重复着那句口头禅:“这个BP不性感。”

其实他们的言外之意是,不够神,没法忽悠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与情色沾边的事,其他实事从来都不性感,而且一旦性感,就说明没干实事。

语言只能在小说中创造新技术、新世界,但真正的新技术、新世界从来都不是靠嘴说出来的。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有专家说,我国经济至少会经历三年的调整期,这还是个理想状况。中国经济在2018年会碰到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时刻,好像整个经济从晴空万里到所谓至暗时刻,就在转眼之间。

当然,至暗这个词别想太多,它是和以前顺风顺水的时候比,相对的形容词。

而且,周期性,人力无法与之抗衡,即使是政府的力量,也显得渺小,顺势而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不管是八到十年,还是至少三年,反正2019年不用抱太大希望了,连人民网都出现了“过十年苦日子”、“共克时艰”,你该知道未来有多么严峻了吧。

所以,坤鹏论建议你赶紧看看自己的寒冬计划,最少做个三年的备着,准备的时候尽量悲观,做事的时候全力以赴,唯有知道了自己的底线,才能从容不迫直面惨淡的人生。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昨天,坤鹏论看到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华民教授的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值得反思:

未来的主导产业肯定不是互联网,应该是生命科学产业。从工业文明的发展历史来看,主导产业必须是最终品。互联网不是最终品,只是工具体系。工具体系无法成为主导产业,就如工业化时代,作为工具体系的流水线无法成为主导产业一样。

今天的中国可能存在一个巨大的战略性错误,那就是期望依靠互联网带动经济走向繁荣。为了依靠互联网来推动经济增长,就会发生资金错配的问题,即有限的金融资源都涌入到不产生真实产品、带来利润的互联网领域,然后借助互联网把实体经济都干掉了。互联网本身不创造真实财富,互联网领域普遍推行的盈利模式,就是所谓的“羊毛出在猪身上”,这里所说的羊毛就是互联网行业的利润,由于他们本身不创造真实财富,所以利润就只能来自于被鄙视为“猪”的实体经济,结果,互联网行业的羊毛剪得越多,作为实体经济的“猪”就死的越多。

虽然坤鹏论也身处互联网行业,但对上面这段话还是蛮认同的,之前我们也曾多次说过,互联网根本就不是这轮技术革命的终极大BOSS,人工智能才是,而华民教授认为BOSS是生命科学产业,这点就不争论了,反正像互联网这样的信息技术永远且应该是为生产服务的,比如:生产者可以更高效地获取市场信息,提高内部信息流通效率,促进产品流通,提升自己的产品竞争力和盈利水平,当然,互联网还为劳动者提供了精神层面的享乐,也算是辅助生产的功能,人毕竟只有休息好,心情好,才能更好地创新、创造和劳动。

坤鹏论认为,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不是互联网,互联网的科技性和泡沫性使它成为了最好的作案工具,真凶是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与政府对金融的宽容与放纵。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毋庸置疑,中国互联网是商业模式创新的典范,这方面绝对是世界之最,这个创新需要不需要?需要!但千万不能洪荒之力都用于此,甚至挤压、偏废了实体,那最终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坤鹏论之前曾在《赌球赌的是人性 人民币催熟的独角兽危险啦!》中提到过,互联网公司一轮轮融到的钱中除了海外资本、民间资本,更大规模来自于银行卖给老百姓的理财产品。

而这部分银行的钱则主要通过各种理财产品卖得,它们先是汇集在一个庞大的资金池中,然后通过投资非标资产给到投资基金,投资基金再将其投资到互联网企业。

想了解详细怎么回事的老铁可以看一下刚才说的那篇文章。

但是,钱再怎么超发,都是有数的,给你多,自然给他就少了,前些年的怪现象就是互联网领域的杠杆太高,钱多得可以随意撒币,而实体经济嗷嗷待哺,却总也盼不来资金雪中送碳,这就是严重的资金错配。

资本乐呵呵地看着互联网公司拼命融资烧钱不赚钱,这是因为他们没几个真心想的是企业做得如何如何好,虽然嘴上各种天花乱坠,但心里盘算的是什么时候赶紧上市,自己套现获得超高回报后走人!

而我们那些高大上的天使投资人,不管是著名的还是非著名的,大部分就像华民教授所说的:“中国出不了天使投资人,因为我们不理解做事的意义。天使投资是美国的特产,因为美国人在做有意义的事情。它要去成就一家伟大的企业,所以它就要做天使,不是恶魔。恶魔是什么?别人公司盈利了,我趁火打劫,控股投资然后并表,中国大部分做投资的就是这样。这就是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的区别,也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区别。”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认为,不管商业模怎么千变万化,不要忘记商业的本质,前些年互联网公司谈的都是技术、流量、用户数,很少有人问成本是否可控,什么时候赚钱以及从哪里赚钱,好像互联网公司从来不想赚钱的事,似乎赔得越多越高明,这就违反了商业的本质。

有句很糙的真理是,商业的本质只有一个:赚钱,不以赚钱为目的的生意就是耍流氓。而我们不少互联网公司长期耍流氓,都耍成老流氓了。

互联网公司这两年醒悟过来了,也察觉到自己没有多少好日子了,于是马云吹响了向线下进军的新零售号角,但新零售也做了快两年了,到底有多少喜人的成果?

移动支付肯定没的说,大发展!但这明显是在和银行抢生意,不管支付宝再怎么挣扎,最终必须接入到国家的网联,没商量!

无人货架、无人超市基本哑了火,所谓的新零售杰出典范——盒马鲜生、7 Fresh等,其实不过是开了个超市,支上桌子,可以现买现吃龙虾,也就是海鲜露天大排挡搬进了屋里。

而天猫小店、京东便利店等都曾信誓旦旦要革夫妻店、小超市的命,但如今的发展似乎都不太顺利顺心。

甚至有些线下行业因为互联网公司和资本的介入,反而搞得还不如从前,因为急功近利,底线无限下拉,安全、民生、健康等问题频发。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从前,我们天真地以为,全球化将成为未来的永恒,世界大分工时代正在到来,地球即将变成村落,各国人民分工协作,其乐融融,互利互惠。

如果真是这样,即使自己没有实体经济,没有核心技术,没有自己的芯片,有了全球化,还怕什么?

但我们却忘记了,地球是以一个个国家组成的,先有国再有世界,只要有国家,就不会有永远的朋友,只会有永远的利益,所以全球化在国家立场、国家利益面前,是弱不禁风的,国家是人组成的,所以国与国就是人与人,人性永远是利己的,国家也一样。

结果,在贸易战面前,我们终于醒悟,世界大同绝对是虚无缥缈的,全球化是个愿景,更是一个遥远的远景,所以,没有强大的实体经济支撑,又在这个美元是世界货币的时代,打铁什么时候都须自身硬,否则全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最终都是要还的。

真心希望我们能被真正敲醒,亡羊补牢,知耻而后勇,只要踏踏实实砥砺前行,永远都不会晚。

资本寒冬,红利殆尽,互联网企业开始一个个走下神坛,身上的衣服越脱越少,有能力的赶紧IPO上市续命,即使哗哗流血也在所不惜,因为上了起码不容易死,不上的话,按他们烧钱的规模和速度,基本就是向死无生。

没有能力上市的,除了哀嚎几声,就是赶紧收缩,裁员是个标准动作,有人说先降薪,但做过企业的都知道,薪酬只是人工成本的一部分,企业付出的社保、公积金、房租、水电等,才是大头,减人才是王道。

这个时候,许多公司老总的口头禅变成了开源节流,但这个动作中开源才是关键,节流是没招的招数,而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开源真的很难很难,所以,坤鹏论认为,即使裁员了,对于许多互联网企业也不过是多苟延残喘一段时日。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昨天,有位老铁留言说,如今,中国真正的企业家太少了,坤鹏论好好琢磨了一下,不得不认同点赞。

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批富起来的主要靠的是交易型企业家,他们的特点是胆大嗅觉灵,善于发现和捕捉市场机会,尤其当市场中出现新的需求时,他会想方设法满足这些需求,在实现自身价值也就是赚到了钱的同时,也为社会创造了价值。过去三十多年中, 中国成功的企业家大多数是交易型的,他们对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近十多年,企业家的整体素质较以前有了很大提升,但不幸的是,我们迎来了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在泡沫和资本的推动下,不少年轻的企业家心浮了气燥了,什么热追什么,来什么风口就赶紧跟上,简直就成了追风少年。雷军曾经说过,“风口上,猪也能飞。”但是,一旦风口变了,猪就会纷纷摔死。

据统计,2017年中国约有100万家中小企业倒闭,平均每分钟就有2家企业倒闭。

尽管谁都知道创业是九死一生,甚至是九点九死零点一生,但天性自信的人们,总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九点九都是别人。

于是前仆后继,前浪还在垂死扑腾,后浪已经蜂拥而至。

在他们眼里,只要融到资,有钱就行,还要什么自行车呀!

创业的本质是做企业,企业管理是一门学问,如果你完全没有资源、没有经验、没有管理能力,公司马上就会亮起红灯。

结果,CEO比比皆是,真正可以称得上企业家的没几个。

所以,不客气地说,这届投资人不行!这届创业者更不行!这些年的创业潮就是56年的大跃进、大炼钢铁、亩产万斤,靠钱堆谁不会呀!

 

坤鹏论:难道互联网是这轮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自媒体|坤鹏论

​北京时间2018年9月12日晚,蔚来汽车在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就像之前小鹏汽车所说的:“智能汽车在于运营而不在制造。”

蔚来汽车的营销也是异常的高调和烧包。

蔚来汽车的NIO House(体验中心)均选址城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

王府井东方广场的北京蔚来中心,据称年租金8000万人民币,蔚来汽车一口气签约6年;

杭州的蔚来中心,紧邻西湖东岸,开设在杭州湖滨银泰in77购物中心内,是目前唯一一家坐落于世界级景区的NIO House;

而位于华南最高大厦“深圳平安国际金融中心”的NIOHouse,更是大手笔。

坤鹏论真想不明白,既然造车,为什么不把宝贵的钱花在研发上?

据说,因为李斌说,蔚来汽车还要做世界上第一家以经营用户为中心的企业,即用户企业。

但是,作为企业,最对得起的用户只有把产品做到极致!

一位网友这样评论道:“用户企业的确很牛逼,但不新鲜。典型的用户企业早就有,那就是传销。”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