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有一个经验,就是不要轻易去提这个加税的建议。因为这建议很容易被政府吸收,政府最容易听的意见就是加税的意见。你不减,只加不减怎么调整国民收入分配,讲了很多年国民收入分配当中居民比例低,但是加税很容易变成政策,减税非常困难。

             ——周其仁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昨天看了黄渤的《一出好戏》,坤鹏论认为,它很大程度借鉴了著名经济学普及图书《小岛经济学》,只要你读过就会理解,为什么鱼在电影中穿插始终,张总将扑克牌指定为小岛货币,他意图建立起小岛的经济体系,甚至后来出现四张红桃2,也在隐喻着张总搞货币超发。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刚说了腾讯财报炸雷,昨天腾讯的股价就再次下跌3.04%,盘中最高下跌到5%。

尽管腾讯的财报不好看,但也有亮点,比如:

腾讯视频的订购用户数达7400万,同比增长121%,而竞争对手爱奇艺截止6月30日,会员规模达6710万,其中付费会员为6620万,被腾讯视频远超。

财报中称,腾讯线下商业支付笔数保持快速增长,同比增长280%,月活跃账户已超8亿,日均成交量同比上升超40%,而阿里曾披露,截至3月31日,支付宝年活跃用户数为8.7亿,注意一个是月度,一个是年度,那么,腾讯在月活用户上已经超过了支付宝。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此前人们都在批评腾讯投行化,而其财报显示,腾讯上半年花在投资并购上的金额约为794.6亿元,与一季度投资的540亿相比,二季度投资并购金额为254.6亿元,有下降。

794.6亿元与收入和利润一对比,很惊人,也就是腾讯上半年花在投资并购上的钱是其总收入的53%,净利润的约两倍。

由于投得太猛,上半年腾讯的债务净额为353.01亿元,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都是为正的。

昨天,彭博社的一篇报道,引发了全球游戏行业的大震荡。

该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已经冻结了网络游戏版号的备案和审批。

其实版号已经停发很久了。

广电总局版号审批已暂停了至少四个月的时间,游戏行业预计缺失了近3000款获准进入市场的新游戏。

所以,如果腾讯不投投投,单靠游戏,那么它的股价可能跌得更狠更惨。

有区块链的朋友这样评论道:游戏圈也必须区块链化+国际化,要不然就是分分钟的事。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8月13日,国库司发布1~7月收支数据,其中税收收入增速是14%,个税收入增速是20.6%,9225亿的个人所得税是2014年全年税收的两倍,以及2015年整年的税收,如今我国距离万亿税仅一步之遥。

经济不灵,大部分老百姓收入下滑,消费降级到山寨横行的拼多多都能跑到美国上市,这可好,税却蹭~蹭~蹭地增,远远把GDP甩到了后面。

难怪有专家愤愤不平地说:论薅羊毛,我们真的没有输过。这狠劲,新羊毛都没时间长了!

税到底是什么?

“税”(又称税赋、税金、税收、赋税、税捐、捐税、租税)指政府为了维持其运转以及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对个人和法人强制和无偿征收实物或货币的总称。各国各地区税法不同,税收制度也不同,分类也不同,概念不尽一样。

税其实可以简单理解为,大家要在一起干一件事,但得有人组织,有人干为大家协调服务的事情,没钱自然没人干,于是大家都拿出一部分钱(这就是税),谁(政府)负责组织和协调,谁(政府)就可以动用这部分钱。

所以,税对于国家和政府来说,是运营一国的经费,不能没有,但要有度,税牵扯到很复杂的制度,因为关系到每一个人,所以用牵一发动全身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历史已经证明,政府不能靠税收横征暴敛百姓,苛捐杂税猛于虎!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税收是国家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税收制度定得好,国家兴旺,百姓安居乐业,税收制度不佳,民怨沸腾,甚至导致政权更替。

因此,有人写了本书叫《一切历史,都是税收史》。

美国人查尔斯·亚当斯在他的《善与恶——税收在文明进程中的影响》中甚至断言,王朝兴替政权更迭,原因只有一个:税收制度的好坏。

当初,特朗普为什么能打败希拉里,其中的关键就是提出了轻税简政,要“狂”减税,不只中产阶级要减税35%,营业税也规划从35%减为15%,不只税轻了,税则也将简化。

曾经,世界一大票主流经济学家,没几个看得上特朗普,都说他从里到外不靠谱,结果到目前为止,从里到外不靠谱的却是这些经济学大佬们。

坤鹏论认为,为什么如今的经济学家会集体犯了错,其中的原因无外乎以下几点。

1.自以为掌握了经济规律,特别是有了凯恩斯的货币与就业理论的加持,就坚信政府挖坑然后埋坑的宏观调控政策,相信政府可以像管理动物世界一样管理经济事务,相信用数学模型就能驾驭莫测的人性。

有人这样评价道:“当下世界主流经济学家群体,在这里事实上已经成为左派自由主义的理性自负现象在主流经济学界的神经病效应。”

更可悲的是,我国大部分经济砖家,紧跟美国经济砖家,鹦鹉学舌,满口的名词和数模,无非是把自己先置于高高在上,蔑视众生,如果仅如此也没啥,你瞧不上我们,我们还看不上你呢!

但要命的是这样的砖家却能参与到国家经济策略的制定中,草菅经济与民生,拿我们验证他们生搬硬套来的模型,这不是开天大的玩笑吗!

而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似乎也正在延续他们的思路,不痛下决心刮骨疗毒,却放水续命,犹如放任强盗般的癌细胞大口汲取营养,最终长成无法根除的毒瘤,成了绝症,丢了性命。

以前,更有受此类砖家荼毒的人非和坤鹏论辩论说,不货币放水,不通膨,社会如何进步,人类如何发展,对此,只有也只能用呵呵来回应。

2.瞧不起古典经济学,视之弊帚,更把人这个经济活动的主体抛弃一边,就经济谈经济,把人当成了俯首听命的机器,好像发个政策就能指哪打哪,在他们的经济研究中,人连个配角都配不上,路人甲路人乙而已,不客气地说,他们视百姓如草芥,将其排除在外,对人民的意义从未沉思。

但是没有人,哪里来的经济,人性又是最复杂的,从古至今,人性的研究从来未停歇过,结果到现在,我们对自己的了解也还处盲人摸象阶段,就连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都还没辩论清楚。

古斯塔夫·勒庞在其《心理学统治世界》一书中写道:“纯粹理性的逻辑推导和理论,只适用于科学研究及一切客观知识的探究,只有情感和信仰因素才能统治人民,创造历史。”

经济学从来就不是一个客观知识和科学研究。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其实,特朗普的成功,并不复杂,他是企业家出身,他明白什么样的经济学理论才是最接地气的,也就是传统的经济学智慧,比如:亚当·斯密的经济思想、奥地利经济学派等。

奥地利经济学派之前坤鹏论曾介绍过,本文最初提到的《小岛经济学》就是其普及范本,和亚当·斯密一样,主张自由经济,政府不应该插手经济发展。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亚当·斯密是公认的经济学祖师,坤鹏论感觉非常有必要好好介绍一下他。

亚当·斯密(1723年6月5日~1790年7月17日)出生于苏格兰,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完成了拉丁语、希腊语、数学和伦理学等课程,后又赴牛津学院求学,但在牛津他并未获得良好教育,唯一收获是大量阅读了许多格拉斯哥大学缺乏的书籍,之后亚当·斯密回到苏格兰的母校——格拉斯哥大学任教,担任过逻辑学和道德哲学教授,还兼负责学校行政事务。

亚当·斯密从1768年开始着手著述《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简称《国富论》),该书于1776年3月正式出版,花费了他近8年时间的心血,光是修订就用去了3年,此书一经出版就引起了大众广泛的讨论,影响所及除了英国本地,连欧洲大陆和美洲也为之疯狂,世人尊称亚当·斯密为“古典派经济学巨匠”、“现代经济学之父”和“自由企业的守护神”。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就是亚当·斯密提出了著名的市场有“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无形之手)所指引,坚决反对政府对商业和自由市场的干涉,他声言这样的干涉几乎总要降低经济效率,最终使公众付出较高的代价。

亚当·斯密在写《国富论》前还写过一本《道德情操论》,该书是研究人性的,也获得了学术界极高评价,至今依然经典,而《国富论》中所建立的经济理论体系,就是以他在《道德情操论》的这些论述为前提的。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有研究亚当·斯密经济思想的专家得出这样的结论:大部分学者研究经济现象,所称的经济学不过是特定时代、特定场所的经济政策,亚当斯密以“人性”为出发点,把普遍性带入了经济学的领域,使之成为社会科学。以前,学者以增加人民财富作为富裕国家的手段,亚当·斯密则确立以改善人民生活为主的经济学观念。

坤鹏论认为,亚当·斯密提出的经济学观念才是好经济的本质,人民赚取财富的目的并不是财富数字的不断增长,而是生活品质的不断提升,财富要被用于生活才有价值。而他从人性出发研究经济学,更是抓住了核心,“资本从来都不是野蛮的,贪婪的,粗鄙的,邪恶的,从来都不是,人才是。”这句话背后所透露的就是,经济必须要与人性结合在一起研究才能戳中要害,抓住本质。

 

坤鹏论:经济下行税却猛增奔万亿 轻税简政才是出路-自媒体|坤鹏论

 

《国富论》提出了经济危机的原因不是生产过剩,而是信用扩张,如果银行发行信用券(相当于早期的纸币)时没有严格的法制约束,那么经济危机就很难避免。因此政府必须严厉法制,管控银行活动,看一看历史上大大小小的经济危机,都是个别人投机炒作,政府监管不利引起的。

亚当·斯密还严肃地提醒道:“警惕资本的膨胀和对社会资源的垄断,世界不应当、也不能被资本所掌控。”

现在看来,亚当·斯密早就在200多年前给经济危机开出了良方,只可惜人们从不吸取教训。

《国富论》中还有著名的税收四原则,坤鹏论理解下来就是国家要实施轻税制,而对当前我们万亿税的情况,呼吁减税也不过是浮于表面,关于税还是要紧抓核心本质,要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就要从税收制度上改革,而不是讨论要不要减税。

怎么改?从根源上改,从制度上改:

摆脱重税主义思维!

轻税简政!

放水养鱼!

养鸡生蛋!

有人总结历史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轻税是税制之纲,执政之魂,而重税是税制之弊,执政之害。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张曙光曾表示,目前中国的增值税是重税制度,未来应该从重税向轻税转型。我国宏观税负已经超过了33%,而税负过重加重了企业的负担,阻碍了企业的发展,轻税制将是有效和明智的税收政策。

一位去美国开分公司的朋友今晨在朋友圈写道:

“国内明年税务改革,企业成本大幅增加,那就准备裁减人员,大家都裁人,剩下的员工只能“共克时艰”......

相反,美国公司由于减税政策实施,企业成本下降,我们有了省下来的钱招募更多的员工,提升服务能力,今年二季度收入增长超过预期,三季度开始给员工调整薪水,幅度30%以上......

这不是段子,这是我们一家小公司亲身经历着的,我们和祖国同呼吸、共命运......”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