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押金不谈,说什么都是扯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上周坤鹏论聊了小蓝车团队解散,创始人李刚通过一封貌似诚恳实则没解决任何实质问题的公开信,彻底宣告了小蓝的失败。

为什么说只是貌似诚恳呢?

因为,李刚只字未提押金!!!

押金从道理上、道义上、法理上都是属于每个用户所有的,只是在用你的东西时暂时交给你,如果你的东西因我损坏,可以从押金中扣除来进行补偿,但我国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说,押金可以占为己有,挪作他用。

所以,如果你不能提供服务了,用户也不再用你的东西了,你应该把押金退还给用户,天经地义!

非常遗憾的是,我国现行法律对于押金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所以李刚可以毫无愧疚地对押金只字不提。

但是,当年初舆论和政府对押金众说纷纭时,关于共享单车的押金究竟会否被挪用,小蓝车可是有过承诺的。

今年2月的一次媒体访谈中,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表示,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

今年4月,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表示,小蓝单车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严格区分。

然而,招商银行总行、北京分行,上海分行和深圳分行却分别表示“该行与小蓝单车并无资金托管业务上的合作。”

是不是很扑朔迷离?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当然,你烧投资人的钱,烧没了,百姓们可能会被你们斥为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但,押金不一样,这是真真切切用户自己的钱,用户有权向你讨要!

所以,坤鹏论很不理解的是,李刚的公开信一出,居然还有人鼓掌喝彩叫好,特别是一些创业者,更是声泪俱下地表示感同身受。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99元对于每个人来说不多,但以今年2月小蓝车宣称的累计用户数量253万,每位用户99元来计算,其押金总数也达到2.5个亿以上,就算是因为支付宝的免押金活动,把这个数字减去一半,那也有1.25亿!

涉及如此巨额资金,发一封公开信,说一些“肺腑之言”,诉一下自己衷肠,告诉人们你很苦很受伤,然后呢?就这么算了?!

创业做共享单车没有任何人逼着你做!

做企业就要担起社会责任,担负不起就别创业!

关键的关键,你们的首席战略官陈怀远不是明确说过“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严格区分”吗?

既然已经严格区分,为什么不能退押金?这完全不合情理呀!

所以,押金这件事必须说清楚,不要躲,也不能躲,如果真的无法退还押金,还请拿出你们的财务报表公之于众,让我们看看押金到底去哪儿了!

还记得今年那一轮质疑共享单车押金的风波时,一位投资了共享单车的投资人,一涉及此问题,就跟被扎了一身刺般歇斯底里地上蹿下跳,口口声声说:XX融了那么多钱也不差点押金吧!要黑不是这样黑的!

但是,坤鹏论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ofo还是摩拜,在押金这个问题上,谁也不敢拍着胸脯说,我100%没问题!

坤鹏论现在非常理解当初有位投资人说的,想在共享单车创业,第一把融资就要融把大的,否则没戏!

因为,押金好收不好还!

但是,出来混迟早要还!

二、接盘侠拜客出行到底啥来头

不过,李刚是聪明的,如果现在彻底小蓝车不能用了,那么必然会遭受排山倒海般的非议和批判,关键是用户要回押金更加理直气壮,于是他找到了运营的拉盘侠——拜客出行。

拜客出行,这个神秘的企业,1个月里竟然接盘小蓝、酷骑两家总欠款7亿的共享单车!

当然,它不管退押金,只是代运营。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于是,有媒体开始深扒这家公司,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首先,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但都属于认缴,还没有实缴,只有两个自然人股东。

这三点在企业风控中都属于低分项,成立时间短,注册资本未实缴,股东还是个人。

不过,坤鹏论继续深挖下去发现,两个股东之一——谢秀珍还是四川拜客智能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这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是天津光宝车业股份有限公司。

再继续查一下去,更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

天津光宝车业是一家自行车制造企业,从百度上看,不太知名,它的大股东叫李素宝,不知是不是自行车行业的顶级大佬。而在他关联的7家公司中,有一家名叫“摩拜智造(天津)物联科技有限公司”。

当然,坤鹏论从工商信息中还不能一下子看出和摩拜有什么直接关系,这个待有心人继续调查了。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拜客出行其实也是共享单车的参赛队员,只是它的熊猫单车实在太烂,甚至被媒体评为“没诚意、四不像”,车子制造粗糙,相当山寨。

另外,它之前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6月28日《成都商报》还专门报道了熊猫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甚至有的熊猫单车用户押金直接被清零,显示未充值押金,无法退款。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真的想不明白,如此糟糕的企业如何能做好小蓝的代运营?

又或者,如今的拜客已不是以前的拜客,它其实是已被附体、开了挂的拜客!

下面让坤鹏论稍稍阴谋论一下。

不管小蓝再怎么弱,但用户量可是扎扎实实的第三,在这个流量和用户都是稀缺资产都可以立即换钱的时代,没人垂涎是不可能的!

不过,如果直接选择收购,那么连带着把债务和责任都一并收购过来了,谁也不愿意做帮别人擦屁股的事。

所以,之前什么共享单车之间收购没价值的鬼话,核心的关卡可能在这里。

那么,找到一家看似根本没有关联的公司,把要接盘的共享单车的运营接过来,于是用户和流量也就顺利到手,没有任何麻烦惹上身。

当然,坤鹏论多么多么希望上面是100%的阴谋论!

三、请教专家,用户的押金到底该怎么办?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杨立新认为,现在的问题在于,由于每一个债权人的债权数额很小,一般很少有人会去申报债权,但这样反而让卷钱跑路的不良企业逃避了法律制裁。他建议,最好的办法是向法院起诉,让破产企业依照合同退还押金。

但是,中国人天生不爱打官司上法庭,所以99元的押金大部分人最后也就放弃了,或者直接扛一辆小蓝回家,就当自取赔偿了,最终这事大概率的是消失在风里。

所以,小蓝的创始人李刚,肯定会选择忍字决,希望真的能像古人所传授的那样,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并且,在押金问题上,共享单车企业实际上在打法律的擦边球。事实上,这个擦边球也打得很漂亮,最近,新京报记者分别致电北京市工商局和北京市交通委的热线电话,得到的反馈均是,“由于当前押金池监管权责规定不明,尚未开展相关具体工作”。所以,你们用户还得找企业去撕逼,或是找这个世界上没知道的“相关部门”反映。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1.06亿。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数量或已超100亿元,其中还不包括用户提前充值的各类未消费余额。

坤鹏论呼吁有关部门,防微杜渐,尽快出台相关规定,并对其他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进行全面彻底调查!

四、没有敬畏心的创业者请马上离场!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说,创业者在最危难的时候如果敢于卖自己的房来渡难关、发工资、还欠款,这才是真正的创业者,值得投资,值得追随!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这几年的创业大潮中,这样的真创业者比大熊猫还要稀有。

当创业寒冬来临后,当资本大潮退却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丑陋的裸泳者,一幕又一幕的创业丑剧。

有的创业者花光了数千万,甚至是亿级的投资后,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歉意,没有对自己战略、经营的错误进行一点一滴的反思,他们的总结往往是:

投资人放了我的鸽子,钱没有及时到位!

互联网不就是烧钱吗?烧完了,没成,let it be!

BAT太凶猛了,我已无能为力!

......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坤鹏论:小蓝 信也发了,情也煽了,该退押金了吧?-自媒体|坤鹏论

还有为数不少的创业者,创业就是为了投机,骗投资人的钱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他们惯用的手法就是通过各种手段从公司中套钱、洗钱,甚至一众高管勾结在一起干着表面光鲜伟大,背地里丑陋不堪的硕鼠勾当。

创业,是很多有为青年的人生梦想。

创业,同样也是骗子与道德败坏者的财富盛宴。

他们最大的代盐是贾跃亭!

同时,坤鹏论在研究中国这几年的创业浪潮时发现,很多创业者缺乏最基本的敬畏心,互联网为他们披上了可以为所欲为的外衣,让他们从来不考虑规律、不考虑后果、不考虑社会责任、不考虑用户。

为什么互联网金融自开始之初,就充满了令人发指的乱相,P2P跑路、裸条、校园贷、现金贷,一拨又一拨地挑战着道德、法律法规的底线!

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在互联网金融中,如果你有敬畏心,可能很难发财,反而是胆大妄为者却大发横财,比如此前媒体曾有这样一段文字来形容现金贷的疯狂:

投机者蜂拥而入,除了动辄能把单月放款额做到50亿的头部公司,长尾平台更是数不胜数。“算上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小平台,估计有上万家。” 业内人士透露说,“不管是不是做过金融的人,都进来了,压根没有敬畏心。”

现金贷行业被冠以有“原罪”、逐渐污名化,与大量利率畸高的小平台脱不了关系——它们不在乎自己的品牌、行业的健康,只想赚笔快钱。

咱们再说回共享单车,收了用户数亿的押金,倒下时,说不还就不还了,如此云清风淡,就像从来没有收过押金一样,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在开始之初,这些创业者早就想好了退路?

最后,让我们退回到创业的源点,不管是共享单车,还是互联网金融,它们的钱从哪里来?

别说什么钱是投资人给的,那些光鲜亮丽牛逼哄哄的投资人创造不了一分一毛的货币,归根结底,钱是中国千千万万被视为吃瓜群众,屌丝们用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所以我们才是创业者的真正投资者,真正的金主,看到他们如此攫取、挥霍我们创造的财富。

你的心会不会痛?!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2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3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1.5亿。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