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论:支付宝AR红包成功偷袭腾讯 红包成为AR应用新市场-自媒体|坤鹏论

昨天中午整个办公室几百人到处窜,平时午睡的也不睡了,打游戏的也不打了,原因只有一个,大家都在找支付宝的AR红包,红包金额未必多,但重在乐趣,所以大家找的不亦乐乎。当然,藏的人也不亦乐乎,往哪里藏的都有,藏到老板门口的,藏到金鱼身上的,然后大家围着鱼缸敲,想让金鱼回到原来的位置,更有甚者给藏到同事身上的,于是我们就看到一个奇怪的场景:站好了站好了,手再往上一点,头往下低一点,再向左转一转,不对不对,手里还得拿着手机,好了保持住别动。

虽然VR市场一片萧条,连带着AR也都开始被怀疑,但新版支付宝的一个AR红包,让大家突然认识到,原来AR技术离我们这么近。Pokémon GO刚上线时,也确实有些人在玩,但用户量远远不及这次支付宝AR红包。

 

一、腾讯坐不住了

 

在抢红包的时候,坤鹏论就和同事们说,微信红包团队要么正在加班,要么正在挨骂,然后稍晚些时候,我们就看到QQ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公告,说LBS+AR红包是他们在11月份的时候就提出来了。然后呢?要等到明年1月份的时候才可以开始玩。这多少有点矫情的意思。

坤鹏论:支付宝AR红包成功偷袭腾讯 红包成为AR应用新市场-自媒体|坤鹏论

你有了一个想法,然后和大家说我是这么想的,但我还没开始做,这个时候别人做出来了,你再站出来指责对方,说这个想法是我先想出来的,你这是剽窃我的创意,这是一个不太高明的做法。该不会是腾讯相关团队被骂晕了吧。

坤鹏论确实相信,不管是QQ还是微信,他们也都在开发AR红包,因为缺少参考,所以研发慢一点可以理解,被竞争对手抢了先,咱们最应该做的是审视自己的产品设计和开发进度,然后进行适当调整。

换个角度讲,被抢先也未必全是坏事。

首先,验证了用户对AR红包的兴趣度,同时也培养了用户抢AR红包的习惯,就像当年微信红包培养了用户习惯,也间接为支付宝用户抢红包培养了习惯。

其次,支付宝AR红包在推出的第二天就被一群设计师破解了,坐在家里足不出户就可以抢到所有自己能看到图片的红包,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大的bug,或者陆续还会有其他bug被发现,这些都为自己产品和技术的提升和改进提供了参照物。

第三,坤鹏论一直认为支付宝在产品设计上的功底不如腾讯,特别是这次支付宝AR红包功能藏的很深,以至于网上有很多网友都在百度支付宝AR红包怎么玩。当一个新功能推出以后,很多人在查这功能要怎么玩,至少说明产品设计没那么成功。支付宝先推AR红包,相当于先把自己产品形态暴露给腾讯,这种情况下,腾讯反而可以从容应对,将自己产品打磨的更好,给用户一种超忽相像的感觉,凭借QQ和微信用户活跃度,只要该功能推出时间别压后太晚,超过支付宝AR红包问题不大。

与其花时间和精力矫情,不如加班加点把更好的功能提供给用户。

 

二、腾讯、阿里红包之争已有历史

坤鹏论:支付宝AR红包成功偷袭腾讯 红包成为AR应用新市场-自媒体|坤鹏论

很多人都知道,腾讯对标淘宝做了拍拍,对标支付宝做了财付通,但都不成功,以至于腾讯在2014年3月10日入股京东时,拍拍作为嫁妆一同送给了京东,财付通被腾讯保留。在这次电商的交手中,腾讯完败。于是腾讯转道开始攻击阿里核心业务——支付。对于没有支付基因的腾讯来说,微信红包立了大功。2014 年春节,微信拜年红包的推出一下子就让微信支付火了,从除夕到初八,超过 800 万用户参与了微信红包活动,微信一夜激增的千百万移动支付新客户,有网友说,微信一个晚上干了支付宝 8 年的活,而且还不花腾讯一分钱,可见微信红包对支付宝的打击有多大。从那以后,每年看春晚的时候支付宝和微信都会上演红包大战,大家又多了一个动作——摇红包。红包不在多,一分也是爱。记得去年春节之前,坤鹏论还写过一篇抢红包攻略的文章。

在此之前,支付领域基本上已被支付宝统一,其他支付像什么拉卡拉、连连支付之类的第三方支付,与支付宝根本不是一个量级,至于官方的支付比如银联,市场占有率与支付宝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直到微信红包的成功偷袭,让帮助微信培养了大量绑定银行卡的用户,使得微信支付与支付宝有了可以一争高低的本钱。据Analysys易观的数据,2016年第1季度,支付宝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上出现下滑,以63.41%的市场占有率继续占据首位,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位列第二,为23.03%。到了2016年第2季度,支付宝市场份额又下滑至55.4%,而财付通上升到32.1%,凭借微信和手Q两大神器,大有超过支付宝的势头。而这其中,红包功能立下了汗马功劳。

抢红包功能很普及,大家也都常玩,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到,这个功能已缺乏新意,大家抢红包更多是为了“红包”,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支付宝率先推出AR红包时,让大家突然眼前一亮,玩的不亦乐乎。

 

三、AR红包会更有市场

坤鹏论:支付宝AR红包成功偷袭腾讯 红包成为AR应用新市场-自媒体|坤鹏论

如果说之前的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是基于熟人,那AR红包更多可以基于陌生人,比如商场、线下店,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可以建立AR红包,开放给所有用户来抢,特别是一些新店,这是一个低成本吸引用户非常好的办法。也省得大家绞尽脑汁策划各种活动吸引用户了,红包是最简单、直接的营销方式,当然也是最有效的营销方式。

就在昨天晚上逛超市的时候,坤鹏论找到商场里一个商家的AR红包,商家正在装修,想通过这个方法刷一下存在感。

除商场、线下店以外,其实很多基于线下的活动也可以通过AR红包吸引用户,比如一些展会的展台。各大公司年会也有了更多乐趣。

虽然支付宝AR红包在推出的第二天就被设计师们破解,但这并不会影响AR红包的普及,说不定经过这次“破解”炒作以后,支付宝AR红包普及率会更快。

支付宝赶在这个时候推出AR红包功能,坤鹏论认为,确实有赶圣诞节和元旦的嫌疑,各大商场正可以好好利用一下AR红包,支付需要的不就是更多应用场景么,赶在平安夜前一天推出,微信即使眼红,也很难在一天时间内推出同类功能,可以算得上一次成功偷袭。

有人会说,那为什么不赶在春节的时候推出呢?像上次微信红包突袭支付宝那样。

腾讯已经说要在1月份的时候推出AR红包,真等到春节,可能就不是支付宝偷袭微信,而是微信偷袭支付宝了。

所以支付宝在这个时间当口推出AR红包,一定是精心策划出来的偷袭计划。

校园圈子偷袭没成,这是一招不成又来一招呀。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自媒体人可加QQ群交流,群号:6946827